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四百章 那小子还活着吗?

第四百章 那小子还活着吗?

    张环带着飞鱼快船队在江面上拦截漏网之鱼,在水寨打响战斗的一刻,陆续有彝兵的小船打算顺江而下逃走。

    对于这些小船张环提不起半点兴趣,直接撞沉了事。正在江面上无聊之际,发现自水寨驶过来一条高大的楼船。

    这条船足有三层高,上面雕梁画栋美不胜收。来了条大鱼,张环一下子来了精神头,当先驾驶自己的战舰将其他快船挡在身后。

    张环现在船头大声地下达命令:“都给我瞄准船楼!别给我弄沉了,谁打中水线就等着擦一个月甲板吧!”

    无聊的炮手们也来了精神,他们纷纷调正炮口对准了楼船。相距一里远的时候,飞鱼快船开始发炮。

    9磅炮的破坏力在这一刻体现的淋漓尽致,仅仅一轮轰击就在楼船的顶层开出数个天窗。

    张环对自己船上的炮手非常满意,他拿起千里镜一边观察敌船一边不住地赞叹:“多好的一条船啊!被你们这群粗汉给糟蹋了,下手要温柔,别给打坏了!只打三层……”

    他正观察中,突然发现三层的缺口出出现一个身影。这人身上的胸甲和带面罩的头盔看得张环就是一愣,当他看清楚这人双手来回的交叉在头顶挥动时,脑袋“嗡!”地一下变得老大。

    “误伤陆军?”这个念头刚刚升起,就听见船上的火炮再次打响。

    张环顾不得其他,转头对炮手吼道:“停止炮击!停止炮击!谁特木的再开炮,老子砍了他!”

    他的喊声吓住了船上的炮手,几名手持铁钳的炮手呆立在原地,不知今天小船长到底发什么疯。

    当张环再次转过头时,刚才的那发炮弹正好击中有人的缺口。那名长兴军犹如炮弹般高高跃起跌入江中,入水时溅起老高的一朵水花。

    “都特木的愣着干什么?还不赶快救人!”张环大吼一声,一跃就跳入水中,向着水下的身影游去,留下来了一脸懵逼的炮手。

    陶磊见到是己方的飞鱼快船就知道被对方误会了,海军的任务就是防止彝兵逃走。

    所以看见楼船经过肯定会炮击,他跑到刚才被轰出来的缺口,双手高高举起反复地交叉,希望船上的海军能发现自己。

    陶磊清晰地看见对方的快船上升起一股白烟,一颗炮弹向着自己打来。

    自己要死了吗?死在自己人的手里?这也许就是最大的笑话!

    脚下船板的碎裂将陶磊高高地抛了起来,头晕眼花的他被重重地砸在水面上。

    江水的冰凉让陶磊有些清醒过来,略懂水性的陶磊拼命地想要游上水面。

    但他身上沉重的铠甲和火铳让他如同秤砣般沉了下人,陶磊费劲九牛二虎之力才脱下头盔,此时他的肺里宛如火药桶般随时都会炸裂。

    看着从身边沉下去的头盔,陶磊心中一片冰凉。他徒劳地挥动手臂,缺氧让他的大脑反应有些迟钝,再也忍不住的他张开了嘴巴。

    江水顺着喉咙灌进陶磊的身体,他冒出一连串的气泡沉了下去。

    入水的张环就在寻找刚才落水的长兴军,夜晚的江水中要更加的黑暗,他转了几圈也没发现落水之人。

    突然前方不远处升起一连串的气泡,张环的眼中一亮。他拼命地向着那里潜了下去,没多久就看到水中一个身影在快速地下沉。

    ……

    飞鱼快船上的炮手停止了炮击,他们将船靠了过去,才看到满地的彝兵尸体。

    当他们看到倒在甲板上脸色发黑的长兴军尸体的时候,才知道自己刚才误伤了陆军。

    水手们纷纷冲进船楼,他们在三层发现了十个长兴军士兵。这些士兵已经累得坐在甲板上懒得起身,还有一个伤势严重的马景博躺在船板上昏迷不醒。

    水手们七手八脚地把长兴军运回自己的飞鱼快船,当他们打开底仓时每个人都惊呆了。

    一箱箱的银子、珠宝、玉石整齐地码放在底仓,看得水手们眼热不已。

    他们有些妒忌这些陆军,都是他们抢了本该属于他们的功劳。

    这时候有人才惊呼道:“小船长怎么还没上来!”飞鱼快船上的水手才反应过来,船长下水救人还没上来。

    他们纷纷跳下水,四处寻找张环。当张环拉着陶磊浮出水面时,已经累得没了力气。

    被人拖上飞鱼快船后,休息了一会才站在船头大骂道:“你们这群瘪犊子!老子下水救人也不下来帮忙,累死老子你们也当不上船长!”张环在水下先是脱下了陶磊的胸甲,才拉着昏迷的陶磊游了上来。

    水手们被骂的不敢还嘴,只是围在陶磊身边帮陶磊吐出肚子里的水。

    陶磊觉得自己全身好似被一万个人打了般疼痛难忍,睁开眼睛的瞬间看到的是一张张毛茸茸的脸孔。吓得他大叫一声,就要去摸腰间的刺刀。

    “特木的!阴间果然都是怪物,一个个长得都跟猴子似的!”陶磊心中想到。

    但他在腰间却摸了个空,正当陶磊打算跟这群怪物拼了的时候。一个略有些沙哑的嗓音在身后响起:“你醒了?真是不好意思,刚才误伤了你们,张环这里赔罪了!”

    陶磊转身看到一张年轻的不像话的脸,看到这张熟悉的脸陶磊才记起,这不是自己乘坐那条飞鱼船上的小船长吗?

    当下不确定地问道:“是你救了我?”

    张环尴尬地一笑:“那个!是的。不过你们也真是的,占领敌船怎么不挂出来日月旗啊?幸亏我发现及时,不然都得把楼船击沉!”

    陶磊苦笑了声才说道:“我率领伍中的兄弟追到江边,这条船正要逃走。情急之下我们一十三人跳上楼船与敌激战,刚刚肃清残敌,你们的火炮就打过来了,哪有时间挂旗!”

    听到对方十三人就敢杀上敌船跳帮作战,张环后退一步向着陶磊等幸存下来的长兴军重重地行了个军礼。

    其他船上的长兴军也对陶磊等人行军礼,这是对勇士的尊敬。虽然长兴军陆军和海军间存在竞争,但这并不妨碍他们用勇士的尊敬。

    陶磊等人还礼完毕才反应过来,惊呼道:“马景博呢?那小子还活着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