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三百九十七章 暗哨

第三百九十七章 暗哨

    马景博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下了一跳,“暗哨!”他的脑海里突然出现这两个字。

    刚才不是已经将暗哨清除了吗?怎么靠近寨墙还有暗哨?马景博将自己的身子伏低,仔细向声音的来源观察。

    就在他前方十步左右的地面有一个不起眼的凸起,声音就是从那里传出。

    马景博小心翼翼地向前爬动,生怕弄出声音吵醒里面的彝兵。当他爬近了才看清楚那里的情况,地面凸起的地方竟然有一个巴掌大的孔洞,呼噜声就是从这里面传过来的。

    马景博小心翼翼地绕过凸起,终于在后面发现了不同。原来彝兵在这里挖了个大坑,在坑上铺上木板,再盖上土。

    里面的空间刚好能容下两个人藏身,他们通过空洞就能观察到外面的情形。

    马景博暗道了声好险,盈亏彝兵太过大意,竟然在里面睡着了,不然长兴军的这次进攻肯定会被对方发现。

    马景博放下炸药包,从腰间抽出匕首小心地摸了进入。里面的一个彝兵躺在地下呼呼大睡,另一个彝兵则是趴在空洞前打着瞌睡。不时睁开迷离的眼睛向远处看看,然后继续低头瞌睡。

    就在一个彝兵再次睁开眼睛向远处看的时候,一把锋利的匕首出现在他左侧的脖颈。

    马景博左手捂住彝兵的嘴,在彝兵吃惊中右手的匕首抹过敌人的脖子。

    静悄悄的夜晚里,从脖子上喷血的声音听得格外清晰。“滋滋!!”的声音惊的马景博大气都不敢出,睡梦中的彝兵被几滴血淋到脸上。

    他迷糊地睁开眼,用手抹了把脸上的液体大声地骂道:“滚蛋又特木在这里尿尿,你小子还尿到老子的脸上,老子今天飞阉了你不可!”

    地下的彝兵边骂边起身,迷迷糊糊地伸手抓住马景博身前彝兵的尸体向怀中一带,伸手就是两个耳光打了上去。

    马景博顺势松手,人也到了彝兵的身侧。

    彝兵抓过尸体后感觉有些不对,怎么对方还向自己尿尿。自己都已经站起来,还能尿到自己的脸上,难度还不是一般的高。

    这个彝兵猛然惊醒,他睁开睡眼仔细打量眼前的同伴。月光下同伴的脸苍白无比,最重要的是同伴全身无力,要不是自己拎着早已躺在地下。

    他看到同伴脖颈上还在冒血的伤口时,头发都竖了起来。“敌……”袭字还没等出口,他的声音就嘎然而止。

    马景博的匕首再一次划过敌人的喉咙,彝兵剩下的话全部变成“珂珂!!”的声音。

    虽然马景博出手够快,还是让暗哨发出一丝声音。他紧张地向寨墙上观察,好在刚才的声音很短,没有引起上面守军的注意。

    马景博再次向寨墙爬去,很快就到了寨墙下。他从身后拿出一把小巧的铲子,轻轻地在寨墙下挖出一个小洞,将炸药包放进去盖上土,点燃后快速地向着暗哨那里的坑洞跑去。

    此刻的他根本就没有顾及寨墙上的彝兵是否能发现自己,已经安装完炸药包就不怕敌人是否发现。

    果然寨墙上的彝兵看到了跑动中的马景博,当时就有个彝兵大声地疑问马景博。

    马景博听不懂彝族语言,根本就没有说话,他一头扎进坑洞把头地下双手堵住耳朵,把嘴巴长得老大。

    就在寨墙上的彝兵大声叫嚷中,寨墙随着一声巨响飞上了天。原本坚固的木制寨墙被炸开了数丈长的缺口,上面的彝兵更是坐起了云霄飞车。

    见到寨墙飞上天,长兴军在张斗的一声令下冲向了缺口。营寨中的彝兵也被巨大的响声惊醒,当他们穿上衣服跑到外面时,营寨里已经到处都是火光。

    长兴军在张斗率领下进入营寨后,先是发射了一轮神火飞鸦。鲸油点燃了木制的营寨,很多彝兵在火光中根本分不清东南西北。

    长兴军进入营寨就以伍为单位分成战斗小组来回地在营寨中穿插跑动,遇到彝兵手持长枪的枪盾兵就是一枪刺过去。

    一旦遇到聚集的彝兵,就是手榴弹侍候。火铳手们也换成了短铳,他们将火铳背在身后,双手各持一把短铳近距离支援枪盾兵。

    在组装到牙齿的长兴军打击下,彝兵很难组成有效地防御,被长兴军一个个斩杀在地。一时间彝兵的营地中到处都是铳响,到处都是逃亡的彝兵。

    陶磊率领他的手下直接杀向停在木寨旁的楼船,这里的几条楼船格外地高大足有三层,看上去就显得与众不同。

    “陶哥!三条楼船,咱们先打那条?”马景博问道,刚才他总算找到陶磊加入到偷袭彝兵的行列。

    陶磊胸有成竹地说道:“你小子怎么这么笨!哪条反抗的激烈就打哪条!敌人越重视,咱们越要抢过来!”

    在他们说话间就已经接近了楼船,两条楼船上的彝兵纷纷下船来阻击陶磊的队伍。

    剩下的那条楼船在彝兵招呼下,准备升帆划桨逃走。见到到嘴边的肥肉要跑,陶磊急道:“手榴弹!炸他娘的!”

    十几颗手榴弹向彝兵丢了过去,百十个冲过来的彝兵被烟尘笼罩在内。

    “杀!”马景博大吼一声,带队杀进了烟尘之中。长兴军与彝兵短兵相接,手持钢刀的彝兵顿时就被短铳打倒一片,接着枪盾兵的突刺更是让彝兵伤亡惨重。

    百十名彝兵没有坚持多久就一哄而散,他们再不想面对带着面具的敌人。

    这些人就是高效的杀人机器,彝兵们从来就没有见过如此凶残的士兵。

    眼前再无阻碍,陶磊率领众人向着要启动的楼船冲了过去。当他们冲到岸边时,楼船已经在水手的撑杆下缓缓离开岸边。

    马景博跑到岸边根本就没有停下,身子在空中一跃就跳上了楼船。陶磊也不示弱,脚下用力全力一跳也跃上楼船。

    其他的长兴军也有学有样纷纷向楼船上跳来,最终成功跳上楼船的只有十三人,其他人有的落水,有的见楼船已经远去停下了脚步。

    他们取下背后的长生铳,对着想要杀向陶磊等人的彝兵猛烈开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