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三百八十四章 少将军怎么来了?

第三百八十四章 少将军怎么来了?

    傻笑的蓝贵田被虎子问得一愣,不知如何回答的他一巴掌拍在虎子的脑袋上,说道:“大人的事,小孩少掺合!”

    “爹!会被打傻的,打傻了儿子就不能读书认字,不能读书认字就不能当兵,不能当兵就不能……”虎子在那絮叨个没完,最后一拍额头惊呼道:“完了!先生被我用石头砸晕,会不会傻掉啊!”

    听到儿子的话,蓝贵田脸上的肌肉抽动了几下。他在心里替周秀才难过,让个孩子打晕,估计他也能排进历史上窝囊榜了。

    杨巧儿听到虎子的惊呼从仓库角落走了出来,问道:“虎子!什么先生被你给打晕了?”

    虎子低下头,支吾地半天说不出来个所以然来。杨巧儿把头看向蓝贵田,蓝贵田拉过虎子说道:“男子汉大丈夫敢作敢当,做错了事要承认,挨打要立正明白吗?”

    虎子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说慢:“爹爹下山来救娘亲,秀才公就在山上交儿读书识字。秀才公交儿子写人之初性本善,儿子学不会先生就要打儿子手板!”虎子一边说,一边用树枝在地下写下人之初性本善六个字。

    “儿子心里一慌就说尿急,跑去了小溪边捡了一块石头偷偷走到先生身后,砸在先生的脑袋上。然后跑下山找到爹爹一同救娘亲了,先生只是晕倒,没死!”虎子又补充到。

    听到儿子用石头砸晕了秀才公,杨巧儿一阵地头晕。这事要是传出去,没有人会再给儿子当先生了。

    她正在着急之时,蓝贵田“咦!”了一声,将所有人的注意都吸引过去。

    “虎子的六个字只有善字少了两点而已,其他的都对!我儿子还是个奇才!”蓝贵田高兴地说道。

    “蓝叔……嗯!贵田……嗯!额!儿子打了先生可如何是好!这事要是传出去,以后再不会有先生来教虎子读书识字了,这可怎么办?”杨巧儿觉得怎么称呼蓝贵田都不对,干脆直接说事好了,称呼之类的以后再说。

    蓝贵田听完“嘿嘿!”干笑了几声,引来巧儿的一个大大的白眼才说道:“巧儿不必担心,大帅在每个地方都设有学堂。只要孩子的年纪十四岁以下必须去学堂读书认字,不去学堂的人家要被收重税。所以巧儿就放心吧!虎子肯定能去学堂读书!”

    听完蓝贵田的话,杨巧儿又开始担心起来。“去学堂的花费大吧!不知道咱们家能不能负担得起?”

    蓝贵田听了更是笑出了声来,“学堂都是大帅出的银子,孩子读书识字分文不收,还会给孩子们提供一份午饭!”

    听到蓝贵田的话,老孙头也凑了过来。他惊奇地说道:“还有这等好事?大帅是大善人不成?他老人家莫不是救苦救难的观世音菩萨?”

    听完老孙头的问话,蓝贵田说道:“大帅是不是观世音菩萨我不知道,但他救苦救难却是真的。没有他我们数百人都得战没在浑河边,没有他十几万的辽民都得让建奴折磨死,没有他就没有长兴军的战无不胜,他就是每一名长兴军心中的神!”

    他们几人被困在仓库里,外面的彝兵却乱了套。赤尔头人被炸死,群龙无首的彝兵开始在打不打仓库上产生了分歧。

    部分彝兵认为敌人不过是四个汉人而已,根本就不足为虑。就是放走也并无不可,为几个人就要死一大堆人实在是不值得。

    另外一群人则是赤尔的死忠,他们觉得必须杀死仓库中的人为赤尔报仇。不然就是懦夫,怕了汉人的妖法。

    两方人争执不下,天色却渐渐亮了起来。最后大家一致决定放火烧死仓库中的汉人,这样大家都不用冒着还能替赤尔报仇。

    几个彝兵小心翼翼地爬上院墙,将火把丢到仓库的屋顶上。仓库顶棚可是茅草,遇到火迅速地燃烧起来。

    很快仓库就燃起了熊熊大火,蓝贵田几人被呛得连连咳嗽。再这样下去,就算不被烧死也得被呛死。

    仅仅一柱香的时间大火就逐渐的蔓延过来,房顶不断地往下掉着火的木头。蓝贵田看着杨巧儿说道:“如果今日不死,我蓝贵田一定用花轿抬你进蓝家大门!”说完蓝贵田抓起钢刀就冲了出去。

    虎子也紧随其后,老孙头也知道现在是拼命的时刻,也抓起彝兵留下的钢刀冲了出去。

    杨巧儿听到蓝贵田的话,满心都是甜蜜。她也跟着跑出仓库,今日就算要死,也要与大家死在一处。

    冲到院子中的蓝贵田大声叫道:“来呀!蓝爷爷在此!哪个不怕死的尽管放马过来!”

    他喊叫了几声却没有看见有彝兵杀出,正在他疑惑之际一个声音在院外响起。

    “看在下的戒尺,让你为虎作伥,让你欺负良善,让你为老不尊……”伴随着噼啪的戒尺声,还有杨老太爷那苍老的惨叫之声。

    “别打了!老夫错了!能别打了吗?老朽错了!……”惨叫声几句就再没了声息,院门处人影一闪周秀才手持戒尺走了进来。

    他不理石化般的四人,说道:“怎么样?关键时刻还得靠在下的戒尺,区区几个彝兵宵小也敢猖狂。在下一顿戒尺就把他们收拾的服服帖帖,怎么样?”周秀才说完还挑衅式地扬了扬眉毛。

    石化中的老孙头脖子僵硬根本转不弯,他僵硬着身体对蓝贵田说道:“小哥!你掐我一下,看看是不是在做梦!”

    “哎呦!”老孙头大叫了一声,只见虎子一脸坏笑地跑开。边跑边说道:“孙老丈不必客气,你能觉得疼就一定没有做梦!”

    蓝贵田也反应过来,走上前去说道:“秀才公!你怎么下山了?又怎么知道我们被困在这里?”

    “在下……”周秀才刚想长篇大论之乎者也一番,一个声音在外面响起。

    “蓝小子!哥哥们来的不晚吧!”话音一落,秦石、马宝、许连山等人从外面走了进来,他们的身上还沾有血迹。

    但每个人的脸上都露出笑容,蓝贵田看到秦石激动地走上前去,说道:“少将军怎么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