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三百七十三章 酒馆

第三百七十三章 酒馆

    小六子嘴上停止了议论,但他在心里无限地鄙视杨家老太爷。夷人来了第一个率领全庄的男女老幼出庄迎接,更是动用花轿将赤尔这个滚蛋给抬进庄子。

    不但献上自己的宅子,还把自己十四岁待嫁的孙女送给了赤尔暖床。

    赤尔没废吹灰之力就进入富裕的杨家庄,当场他就宣布杨家庄就是他的地盘,以后再有大梁的彝兵来就报他的名号。

    接着赤尔就率领百多名手下驻扎在杨家庄,除了派到石柱峰木寨上三人值守之外,剩下的人都在庄内逍遥快活。

    彝人看上哪家的姑娘,直接推门就进去。赶出屋里的男人就开始寻欢作乐,男人们在钢刀的逼迫下一次又在地低下头颅。

    他们都被周围村子的惨状给吓坏了,那些地方都被夷人轮番的洗劫。

    有些抢不到东西的夷人还杀人取乐,尽管杨家庄的人倍受屈辱,但他们还活着,这就足以让杨家庄的人感到幸福。

    虽然赤尔和他的手下经常祸害杨家庄,但赤尔也知道细水长流的道理。他不知道要待在石柱峰驻守多久,万一祸害狠了吓跑了汉人,日后还不得寂寞死。

    在杨家庄赤尔受到了帝王般的待遇,就连方便都随时有人侍候,日子过得舒服极了。

    他经常感慨大王的英明决断,怪不得要打下渝城。还马不停蹄地进攻蓉城,汉人就是会享受。

    住的房子比自己的吊脚竹楼强多了,汉人女子身上的白皙也不是族里那些黑瘦的婆娘可以比的。

    每天晚上更是换着花样侍候自己,这些日子自己已经想不起来从前在山林的日子。

    唯一让他不顺心的就是那个女人,自己要让那个女人受尽折磨在痛苦中死去。

    ……

    杨家庄门口的两个青壮刚谈论完屠村的事情,从远处就有一个老者背着背囊向这里走来。

    等走近了小六子才看清楚老者的岁数已经不小,足有五十多岁。头发已经不知道多久没有清洗,上面布满了灰尘和杂草。

    身上穿的衣服更是比乞丐服强不了多少,补丁罗补丁不说,还被树枝划的一条条的。

    老者的脸上全是皱纹,双手更是长满了老茧,一看就是经常下地干活的庄稼人。

    “干什么的?杨家庄不许外人进入!”小六子没等老者到近前就高声喊道。

    老孙头老远就看见庄门口的青壮,心中就是一动。还能让青壮把守庄门,看来这里的人已经投靠了夷人。

    还好蓝贵田没有冒冒失失地闯过来,不然还真的容易惊动庄内的夷人。

    老孙头赶紧换上一副笑脸,快走两步说道:“两位小哥请了!老朽是逃难之人,家里人都死光了,一个人逃进了山里。最近饿得实在受不了了,才从山里出来找点吃的,还请两位小哥行行好,让老朽进入可好?”

    四哥看到老孙头的样子也不像个有钱人,立时说道:“我们杨家庄不收留外人,你还是赶紧离去吧!要是惊动了里面的军爷,那可就走不了了!”

    听到这个青壮的话语,老孙头把头低下。眼睛来回的转了几圈,再抬起头时手上已经多了两串铜钱。

    “两位小哥辛苦了,这点东西不成敬意,两位小哥拿去喝茶吧!”老孙头说着将铜钱塞进二人的手中。

    小六子刚要说话就被四哥给打断,他把手中的铜钱垫了垫说道:“就这么点钱?打发要饭花子呢?”

    老孙头见到有门,脸上露出一副为难的神色。他的脸色变得凝重起来,最后一拍大腿。从怀里摸出一对银镯子,颤颤巍巍地递给了二人。

    四哥见到银镯子眼睛顿时一亮,脸上更是露出了笑容。嘴里说道:“老头!有好东西早拿出来啊!这年头兵荒马乱的,在外面随时都会送了小命。也就我们杨家庄还能太平无事,你的运气来了,以后不会再提心吊胆的担心小命了!”

    小六子留下看住老孙头,四哥则是跑向庄内的门房。他来到门前轻轻地敲了两下门,不一会就有一个光着上身的彝兵走了出来。

    四哥赶紧将银镯子递了过去,“大人!来了个老头打算在庄子休息,这是那老头孝敬您的镯子,还请大人笑纳!”四哥递上镯子,点头哈腰地说道。

    “不错!你很不错,以后再有这样的事,记得多要些银子。去吧!哈哈!!小美人,来看看大爷给你弄到了什么!”彝兵大笑着关上房门。

    四哥回来就说道:“老头,进了庄子要靠边走。冲撞了军爷可是要被砍头的,自己机灵点,别连累了我们兄弟!”

    老孙头千恩万谢进了杨家庄,杨家庄没有受到破坏,还如同平时一样,只是街面上的人明显减少。

    除了逼不得已,没有人愿意在街上走动。老孙头行走在街道上显得格外的显眼,他不自觉地靠着一侧走路。

    看到前方有家小酒馆时,迈步走了过去。当他来到门口之时,发现门口已经跪着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人。

    “小哥!为何在此跪着啊?”老孙头问道。

    那人一拉老孙头,快速地说道:“不想死就赶紧跪下!把头低下去!”

    老孙头被这人弄得有些打懵,跟着跪了下去。正在老孙头想要站起之时,酒馆的门打开了。从里面走出三个彝兵,彝兵走到男人身前丢下一块腊肉。

    “爷爷赏你的,你媳妇不错,下次我们还回来!哈哈!!”三个彝兵哈哈大笑着离去。

    从酒馆里面走出来一个二十多岁的妇人,妇人边走边整理衣服。见到自家男人还跪在地下,就是一脸的鄙夷。

    “人都走了咋还在地下跪着?就你那胆吧!媳妇被人睡还得在门口跪着,我都替你丢人!”妇人的几句话说的男人面红耳赤,低头就要走进酒馆。

    他一抬头看见了正在石化中的老孙头,就把火气都撒在老孙头身上。

    “哪里来的要饭的!我们这里没有多余的吃的给你,快给老子滚。再多看一眼,当心老子的拳头!”这人火气极大,把自己小鸡腿似的胳膊在老孙头面前来回的挥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