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三百六十七章 进城税四匹马

第三百六十七章 进城税四匹马

    面对蓝贵田的请求,秦石沉默了。如今去渝城十分的凶险,稍有不慎就会命丧在那里。

    但是蓝贵田的态度十分坚决,袍泽兄弟的嘱托怎可辜负,最后秦石只能说道:“你此去多加小心!你家中老母我自会安排送去济州岛,你不必担心。我给你写封书信,翼明哥就在那里,你可以先去那里打听下情况。”

    “是!”蓝贵田躬身答道。

    夜晚的蓝家,蓝氏老夫人一边给儿子收拾行囊一边埋怨。

    “秦家也真是的!我儿才回来一天就又要出征,还让不让人休息了。要我说儿啊!这个什么长兴军咱们家不当也罢,那些田地咱们也不要了。你把媳妇接过来,咱们娘仨过太平日子不是更好?”蓝氏说着就把目光看向儿子。

    “娘!看您说的,儿子不过是去南坪关送信。根本不会有什么事,如果……万一……儿子要是赶不回来,您就跟少将军一同去北方,那里还有孙子等着您抱呢!”蓝贵田不敢看自己娘亲的眼睛,他害怕老娘看出来什么,边说边转头去整理自己的装备。

    蓝氏听到儿子提起孙子,刚才郁闷的表情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满脸的笑意,也没有注意到儿子刚才吞吞吐吐的话语。

    “送个信就回来,耽误不了几天。你快去快回,不要让娘等得太久。”蓝氏说完,又把一大块银子塞进儿子的背囊中。

    “娘!儿子送信而已,用不了这么多银子!”蓝贵田赶紧上来阻拦,这可是他送给老娘的银子。

    蓝氏拍开儿子的手说道:“你懂什么!穷家富路,多带点钱防身也好。在外边吃东西要小心,万一吃坏了东西不好找郎中,睡觉……”

    在母亲的叮嘱中,蓝贵田跪倒在母亲的身前说道:“儿子不孝!不能在娘亲身边尽孝,待儿子回来一定会好好陪您老人家!”说完又是重重的磕了一个头。

    ……

    南坪关如今已经成了兵营,往日开往的客商都跟少见。偶尔才有几个行脚商挑着货担经过,蓝贵田到了这里立刻到白杆兵的驻地去找秦翼明。

    说明来意后,秦翼明一阵地摇头。樊龙占领渝城后,就加固了城防。重点将二郎关和佛图关重新整修,更是在二关之间修建了数座连营。

    要想进入渝城就必须得走这两处地方,那里对过往的行人盘查十分严密,根本就混不进去。

    蓝贵田将装备放在南坪关,只穿了胸甲在衣服里面,向着渝城进发。

    他已经换上了蓝氏给他准备的畲族服装,一身黑色衣服,只在袖口和裤脚处有蓝色花边。

    身前更是在正中有一条黄蓝相间的花纹,这都是蓝氏一针一线亲手绣上的,是一个母亲对儿子的关爱。

    这身衣服本来是打算留给儿子结婚时穿的,但儿子已经成亲,蓝氏就让儿子将这套衣服带在身边,如今正好用上,蓝贵田穿上畲族服装成了一个真正的畲族青年。

    他身后还牵着四匹滇马,这种马的体型矮小,但它们的耐力极好,在蜀地没有这种马根本就运不了货物。

    畲族本就是放牧民族,他们的主要收入之一就是卖马。蓝贵田带上四匹滇马进入到大梁军队的控制区域,这里一侧田舍民居多有毁坏。

    田地都荒芜没人耕种,田中的杂草长得比庄稼都高。蓝贵田走在官道上,左右打量也没有见到任何一个百姓。

    他正牵着马向前走,就见到前方的官道上立起一座木寨。寨墙上人影晃动,有很多人在这里把守。

    木寨的建立刚好把官道堵住,除非人能从两侧的山峰上飞过去,不然根本没有过去的可能。

    木寨下的寨门洞开,十几个彝族人在来回地巡逻。他们老远看见蓝贵田走来,都把手放在腰间的钢刀上。

    “干什么的?”一个彝族士兵用生硬的汉语问道。

    蓝贵田虽然听明白这人说的什么,但他却装作似懂非懂,用畲族语言说了起来。

    听到蓝贵田口中的畲族语言,那些士兵明显放松了警惕。在他们看来,防备的应该是汉人。

    对于同样是夷人的蓝贵田放松了警惕,他们开始用彝族话交流了一番,对蓝贵田放慢了语速说道:“你要上哪去?这里已经被封锁了,不允许人过去!”

    蓝贵田忍住心中的好笑,连比划再用畲族说话,总算让守军明白了他的来意。

    蓝贵田说自己玩去渝城娶已经订婚的媳妇,身后的四匹马就是聘礼。

    听到蓝贵田只是孤身一人,他们的眼睛就亮了起来。附近的汉人不是被杀,就是被吓跑了。

    他们在这里与白杆兵对峙已经有些日子了,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几乎没有油水,跟驻扎在渝城内的彝兵根本没法比。

    他们都听说了,渝城内富裕无比。汉人又十分懦弱,只要把刀子亮出来,就会乖乖的把金银还有女人送上。

    这些日子他们都羡慕死城中的彝兵,好不容易遇到一个主动送上门的傻子,哪有放过的道理。

    一个彝兵把眼睛一瞪说道:“人可以过去,这些马就是进城税了!”

    蓝贵田当即着急道:“你们这里也没有城,收什么进城税?”

    “我说有就有,赶快过去走人,再慢点小心钢刀!”另一个彝兵将腰间的钢刀拔出一半,对着蓝贵田瞪起铜铃般的眼睛。

    “你们就是强盗!我不娶媳妇了,再也不来渝城了!”蓝贵田气哼哼地说道,他转身做出要离开的样子。

    “想走?晚了了!你给我过去吧!哈哈!!”彝兵大笑着将蓝贵田拦下,抓起马背上的背囊丢在蓝贵田身上。

    也不管蓝贵田是否愿意,将他拉扯着拽过木寨,大笑着转身就走。

    一个彝兵还大声嘲笑着说道:“等你回来的时候,出城税还是四匹马。没有马匹可以让你家的新媳妇陪咱们几个睡觉!哈哈!!”

    嚣张的声音气得蓝贵田现在木寨下破口大骂,只听见“嗖!”的一声箭响,一只弩箭射在蓝贵田脚下。

    蓝贵田“妈呀!”一声,转身就跑,逗的几个彝兵哈哈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