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三百六十一章 狠人中的狠人

第三百六十一章 狠人中的狠人

    张斗浑身一个激灵,迅速地附身低头。只要不被射中脑袋就死不了,被射中四肢只是受伤而已。

    接着利箭就从他身边一丈远的地方射过,张斗回头看见了保持射箭姿势的于弘志。

    只见于弘志双眼瞪的老大,几乎要把眼珠子瞪出眼眶。就那样呆呆地站在原地,一脸不可置信的表情。

    张斗心中一阵地鄙视,箭法差到这样也拿出来丢人现眼,太不可思议了。

    于弘志心中一片冰凉,他瞪大眼睛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一切。

    这时一名弓手刚想拉弓,就被一箭射中咽喉。张斗扭头看去,只见吴双不知何时从小屋内出来,手中还拿着一把弓。

    见到张斗看过来,不由得自信地说道:“大帅!您先休息下,这里交给我了!”

    说着从箭壶里抽出三支利箭,快速地分别射向三个弓手。三箭几乎是连续射出,根本没有瞄准的时间。

    三个弓手连续中箭,惨叫着倒在地下挣扎。此时呆滞中的于弘志才反应过来,从他嘴里吐出三个字:“血秀才!”

    刚才自己十拿九稳的一箭刚刚射出,就被旁边射过来的箭支给打偏了。不然自己也不会射的那么离去,仅仅是从这一箭上于弘志就看出发箭之人箭术上的造诣。

    再看到吴双的连珠箭法,他的脑海里闪出一个名字“血秀才”。这个人的名字就是大成军的噩梦,每个见识过血秀才箭法的人都感到绝望。

    面对箭法神准,还会连射的敌人任谁都会陷入崩溃。银安殿的弓手听到血秀才三个字就已胆寒,见到吴双再次向他们杀来连连后退。

    门口的于弘志“嗖”地一下就跳到殿外,王府已经待不下去了。有吴双在他们休想讨得到好去,如今之计只有逃走才能保命。

    他刚到院中就见到几个浑身是血的手下退了过来,其中一人见到于弘志的惨样失声叫道:“元帅!兄弟们顶不住了,您怎么也变成这副模样?”

    于弘志还没有来得及感慨,长兴军就冲了进来。他们将于弘志等十几个人围在院中,手中的火铳都整齐地对准敌人。

    “放下武器!”李柱的喊声断喝吓得包围圈中的于弘志等人一激灵,所有棒槌会的人都看向于弘志。

    于弘志分开身边的人走了出来,他高声地说道:“张斗何在?于某有话要说!”

    张斗也出现在银安殿的台阶上,“于弘志!死到临头你还有何话可说?”

    于弘志面向张斗,扯掉头上包扎的衣襟,脸上露出一丝惨笑。他的笑容配上他现在的样子,看得人毛骨悚然。

    “于某微末出身,最看不惯贪官污吏欺压百姓。乡间的士绅豪强又强取豪夺,根本不给百姓留活路。

    于某创立棒槌会之意就是要让棒槌会向棒槌一样砸醒无知的百姓,于某要让他们知道贪官污吏的心有多黑,士绅豪强手段有多狠。

    于某的棒槌会对付的就是这样一群恶徒,劫富济贫就是棒槌会的宗旨。只要天下还有贪官污吏,还有士绅豪强,棒槌会就不会覆灭。

    今日杀了于某!明日还有千千万万个于某站出来,张斗就凭你?就凭你的长兴军杀得了天下受苦受难的百姓吗?哈!哈!……”

    于弘志说完放声狂笑,突然手中多一柄尖刀,猛地刺入自己的脖子,又顺势一带围绕脖子割了半圈。

    随后鲜血从他脖子喷出,飞溅出三尺多远的地上。于弘志瞪着死鱼般的眼睛死死地盯着张斗,仿佛要将眼前之人记在心中一样。

    鲜血喷的越来越弱,于弘志也失去了力气。他双膝一软跪在地下,身子一歪倒在地下再不动弹。

    他的狠辣看得在场的所有人都心惊肉跳,这人对自己都能下如此的狠手,绝对是狠人中的狠人。

    剩余的棒槌会成员见到于弘志自尽,不由得高声喊道:“元帅!……”

    “元帅慢走!某来陪你!”一个大汉把刀搭在脖子上用力一拉,人也随之倒下。

    剩余的人互相看了一眼,也都纷纷自尽身上。整个过程长兴军都没有动手,都在静静地看着敌人自尽。

    于弘志死前的话深深地震撼了他们,天下的贪官污吏何其之多。士绅豪强又多入牛毛,长兴军能扑灭百姓心中的烈火吗?

    同时这些士兵有觉得自己万分的幸运,能够在长生岛安家,能够在海外分得田产土地,至少能让他们不再有后顾之忧,不再害怕贪官污吏的迫害。

    而在长生岛治理的地方又是百姓自己选举出来的村长来管理村子的大小事务,根本不会有大明这般的士绅豪强的出现。

    张斗看了要于弘志的尸体一眼,他有些怜悯于弘志。这样一个人,立志要除暴安良之人却选错了队伍。

    跟在徐鸿儒这群为了私利之人身边,除了灭亡没有第二条路可走,自己误打误撞发现了于弘志就是他的死期。

    吴双听完于弘志的话也陷入了沉思,大明真的就没有百姓的活路了吗?

    银安殿的小屋内,胡铁牛脸色惨白地躺在塌上。半边身子的衣服已经被解开,他的身子扭来扭去极为不自然。

    身边一个歌姬正在给他包扎,包扎时用力之大看得周围的几人一阵地摇头。

    美人在旁应该是种享受,而胡铁牛此刻却是在承受煎熬。美人每次包扎一圈都用玉指在伤口上按一下,每次胡铁牛都疼得大叫一声。

    “叫什么叫!刚被拖进来的时候不是挺精神的吗?现在装什么狗熊!”美女看到胡铁牛气就不打一处来,就是这混蛋的胡言乱语害的自己出丑。

    “大姐……”

    胡铁牛话刚出口就被美女给打断,“大什么姐!姑娘我今年刚十五,看你那一脸褶子还管我叫大姐?”

    胡铁牛的脸苦了下来,让他上阵杀敌没有问题。但是让他与女人相处就有些抓瞎,他嘴里咕噜了老半天才试探着说出一句,“小丫头?”

    “小丫头?姑娘我哪里小了,要不是王爷喜欢看奴家跳舞,本姑娘早都嫁人了!哼!”美女把胸脯拔的老高,把一对发育的很好的双峰起劲在胡铁牛面前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