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三百六十章 惊弓

第三百六十章 惊弓

    屏风倒下的瞬间,就有几只利箭射了过来。张斗几人纷纷向左右躲避,胡铁牛动作最慢,被一只利箭射中肩头。

    他“哎呀!”一声被弓箭的惯性带倒,老胡伸手抓住箭杆用力,硬生生将利箭从肩头拔下。

    鲜血在箭矢拔出的瞬间就染红了胡铁牛的肩头,胡铁牛眼睛一瞪冲向倒在地下的于弘志。

    “老胡给你们拼了!”

    于弘志见到浑身是血的胡铁牛冲来,吓得他就地一滚,想要爬起来逃跑。

    受伤的胡铁牛如同一只野兽,他一跃而起将于弘志扑倒。一只手抓住于弘志的头发用力地找回拉,张嘴向于弘志的脖子咬了过去。

    被抓住头发的于弘志偷眼向后观瞧,看到的却是一张血盆大口。他被胡铁牛的疯狂给吓到了,用尽全身力气向前挣脱。

    二人同时发力,只听见“呲!”的一声,于弘志的头皮被扯掉一巴掌大的一块,白色的头骨在纷乱的银安殿内显得格外醒目。

    于弘志的挣脱让老胡的一嘴没有咬在脖子上,却咬住了他的耳朵。疼痛下的于弘志顾不得许多,在他眼中胡铁牛就是野兽,还是吃人无数的洪荒巨兽。

    他不要跟这样的人待在一起,此时顾不得许多的于弘志一甩脑袋向前逃去。

    耳朵却留在胡铁牛的口中,老胡咬下于弘志的耳朵在嘴里使劲地嚼了几下就吞入腹中,咧开大嘴哈哈大笑:“味道不错!就是有泥没洗干净,怪不得老马愿意吃人!原来人肉是如此的美味!哈哈!!”

    他笑了几声就失去了力气,一屁股坐在地下。刚才的打斗让肩头的箭矢流出大量的鲜血,失血过多让他感到浑身一阵地无力。

    胡铁牛的疯狂吓住了射箭中的弓手,于弘志狼狈地逃回去大声喊道:“射死他!给老子射死这群混蛋!疼死我了!”

    于弘志的情况也不好,头皮没了一大块。鲜血顺着头顶不断地流淌下来,耳朵被人吃掉更是让他的脸上火辣辣地疼痛难忍。他连忙撕下衣襟包裹住脑袋,现在的他要多狼狈有多狼狈。

    弓手们听到于弘志的话才反应过来,纷纷把弓箭对准了坐在地下的胡铁牛。

    这时张斗手持一块碎掉的屏风挡在胡铁牛面前,数支利箭射在屏风上。

    “吴双!把老胡拉进去,要快!”听到张斗的话,吴双明显犹豫了下。

    他要是保护胡铁牛进入屋内,这段时间只有张斗一个人留在外面。张斗能顶住这么多人的攻击吗?

    地上的胡铁牛也说道:“大帅!不要管我,你和秀才进去吧!老胡替你们抵挡一阵!”

    张斗转头怒吼道:“吴双你还在等什么?你要违抗军令不成?”

    听到军令二字,吴双不再犹豫。他拖起地上的胡铁牛向着小屋就跑,张斗手持屏风尽量为他们挡箭。

    看到仇人被救走,于弘志眼珠子都红了。他大声吼道:“放火!烧死他们!”

    张斗听到于弘志的喊声,心中“咯噔!”了一下,最坏的结果终于发生。

    他率领着三人在银安殿抵挡于弘志的进攻,就是怕对方放火。躲进小屋内一旦被对方放火,就算不被烧死,也会被呛死!

    于弘志啊!于弘志!真当张斗怕了你不成?

    张斗偷眼看了下散落在地下的兵器,怒吼一声:“于弘志!拿命来!”喊完就顶着连续的箭雨冲了过去。

    见到张斗冲过来,于弘志大叫道:“射死他!快点!”弓手们箭如雨下,纷纷将手中的利箭射向张斗。

    张斗手中的屏风足有一人多高,宽度也有三尺。完全将他挡在其中,张斗手持屏风冲到弓手十步之内时,于弘志才反应过来。

    “笨蛋!散开!四面射击,看他怎么挡!”

    正当弓手散开时,奔跑中的张斗双臂发力,屏风向着弓手们站立的地方飞了过去。

    张斗自己的向后仰倒,人也在光滑的地面上向前滑动,在滑动中他顺手从地下捡起一把雁翎刀。

    弓手们刚想散开就看到飞来的屏风,他们顿时四散奔逃,再也顾不得向张斗射箭。

    别看只有一块雕花屏风,重量也有百十斤。这么重的东西砸在身上就是骨断筋折的下场,就连于弘志也连滚带爬地向银安殿外跑去。

    张斗在地上向前滑行了几步,在一个惊慌逃走的弓手身后经过。雁翎刀轻轻地在对方脚腕上一带,对方应声而倒。

    惨叫声顿时响彻整个银安殿,那个弓手丢掉手中的弓箭,双手抱住自己的脚腕不停地惨嚎。

    张斗并没有停下动作,他从地上一跃而起冲向离他最近的一个弓手。

    这人在屏风落下时刚向一旁闪躲,就听见同伴的惨嚎。他刚刚扭过头去,就看到冲过来的张斗。

    “啊!”这人只发出一个声音,高大一颗头颅就飞上空中。从脖腔中喷出的鲜血有三尺多好,人也摔倒在地不停地抽搐。

    张斗只是瞬间就连杀两人,让立足未稳的弓手们大惊失色。张斗转身再向他们扑来的时候,弓手们顿时四散奔逃。

    张斗如同扑入羊群中的饿狼一样,四处追杀着棒槌会的弓手。即使有人射箭反击,射中张斗的身上也不能射穿他身上的内甲。

    逃到门口的于弘志见到大杀四方的张斗,心中一阵地怨恨。就是此人破坏了他们造反的大计,就是此人击溃了大成军让他们成了丧家之犬,就是此人追杀到兖州让他最后的躲藏地点成了泡影,就是此人将自己精心策划的围杀计划破坏。

    决不能让此人活下去,有此人在一天白莲教的造反就不会成功。他悄悄从地下捡起一张弓,搭上一支利箭对准大杀四方的张斗。

    于弘志慢慢拉开弓箭,将利箭的尾羽靠在自己的脸上。脸上传来的痛楚更加重了他心中的怨恨,箭尖更是瞄准了张斗的头。

    只要他松开弓弦,这一箭必然会要了张斗的性命。于弘志深深吸了一口气,屏住呼吸让自己的手不再随呼吸上下起伏。

    张斗刚刚斩杀一名弓手,一声弓弦响声在银安殿内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