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三百五十七章 炼丹的仙长

第三百五十七章 炼丹的仙长

    所有人都被胡铁牛的浑话给逗得笑个不停,根本就没有注意到上菜的仆人。

    这三人送菜的位置就在张斗身边,其中一人刚把托盘搭在桌子上,把托盘一掀,上面的两个菜向张斗的面门飞来。

    同时此人从托盘下抽出一把匕首能刺张斗的脖子,从匕首上泛着淡蓝色的光芒来看,肯定是被涂了见血封喉的毒药。只要刺破张斗的皮肤,张斗就会必死无疑。

    大笑中的张斗全无防备,酒菜飞来的时候他心声警觉。人也向后倒了下去,酒菜从他的头上飞过,菜汁淋了张斗一身。

    随后的匕首就刺到身前,张斗双脚用力,人继续向后倒飞出去。

    这一匕首正中张斗的胸口,发出“铛!”的一声脆响。张斗落地后在地下顺势一滚,卸掉摔倒的力气,人也从地上爬了起来。

    另外两个仆人也抽出匕首杀向张斗,胡吴二人刚才的注意力都在几个歌姬身上,没有第一时间阻止刺客的行刺,但他们成功将剩余两名此刻拦了下来。

    胡铁牛手持椅子呼呼刮风,将一个刺客逼得节节败退。另一个刺客也在吴双凌厉的进攻下左躲右闪,败亡只是时间问题。

    张斗进入银安殿自然不能再穿全身板甲,他早已换上了一身官服。刺客的一刀在他的官服上留下一条口子,所幸有内甲的保护,不然今天肯定是凶多吉少。

    刺客一击不中立刻快速向前两步,把掌中的匕首一挥再次扎向张斗的脖子。

    刚才那一下他已经知道张斗身穿内甲,凭他多年苦练出来的腕力都不能一击而破的内甲定然是珍贵的宝甲无疑。

    与其费力地刺中张斗的要害,还不送划破张斗的皮肤,让张斗中毒身亡来得实际。

    所以这名刺客把目标放在了张斗的头部、脖子和四肢上面,他不停地挥舞匕首,每一下都向张斗身上招呼。

    张斗也看出来刺客的用意,他连连后退中一把在腰间抽出来跟腰带。腰带的两头各有一块三寸长一寸粗细的铜棒,中间是用高锰钢打造的细小铁环编织成的链子。

    这是张斗身上保命的武器,他抽出腰带在身前耍了套双截棍法。腰带在他身上快速地飞舞,看得刺客就是一愣。

    他还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奇门兵器,见张斗耍的熟练无比也加了小心。

    张斗一边舞动腰带,一边在地上跳来跳去。在刺客再次将匕首刺来的瞬间,他手中的腰带动了。

    腰带带着风声打向刺客的头顶,刺客的匕首太短,只能收回匕首格挡。

    刺客的匕首向上一挡,正好放在腰带的链子上。前段的铜棍顿时转弯,在刺客的头顶蹭了一下。

    虽然只是蹭了一下,也在刺客的头顶划出一条深深地伤口。鲜血顿时染红了刺客的头顶,顺着额头滴滴答答地落了下来。

    刺客吃了一惊,他没有想到这种奇门兵器竟然如此厉害,自己一不小心就糟了道。

    此时一声惨叫传来,吴双已经空手入白刃,夺下对手的匕首刺入敌人的胸膛。

    胡铁牛虽然没有取胜,但那名刺客已经被他逼到角落。只要片刻定能打倒敌人,眼见两名同伴失败,自己已经没有了帮手。

    他把心一横向着张斗扑了过来,完全是抱着同归于尽的想法,不成功便成仁!

    张斗见到刺客拼命,将腰带轮起在空中划出一个圆圈,铜棍带着风声再次向刺客头上打去。

    刺客头上的伤口血流如注,鲜血已经淌进他的眼睛里。面对张斗再次打来的腰带,他把牙一咬,用自己的左手去硬抗这一下。右手的匕首方向不便,再次向张斗的肩头扎去。

    张斗的腰带打在刺客的左臂发出“咔嚓!”一声脆响,刺客的左臂顿时呈现出诡异的弧度。

    剧痛让刺客的动作出现变形,张斗一闪身就躲开致命一击。在刺客身边经过时,抬起腿踢在刺客的腰上。

    张斗的巨力不时那么好承受的,如果不是张斗想要就活口,这一下就能要了刺客的性命。

    刺客跌倒在大殿内,他使劲地扭动身体想要站起来继续找张斗拼命。但张斗的一脚实在太重了,刺客觉得自己自腰部以下都没了知觉,就好像从来没有两条腿一样。

    那边的胡铁牛也结束了战斗,他用椅子砸碎了刺客的脑袋。胡铁牛把椅子一扔,转身就像鲁王朱寿鋐走了过去。

    他的举动吓得鲁王惊声尖叫起来,“本王从来没有安排人行刺定辽伯,定辽伯!张斗!你要相信本王!”

    胡铁牛瞪着牛眼实在吓人,吓得鲁王说话的声音都带着哭腔。世子朱以派更是不堪,他早已瘫坐在地,身体颤抖个不停。

    张斗一摆手,胡铁牛不甘地停下脚步。对着张斗说道:“大帅!……”

    “铁牛去看看刺客的伤势,王爷不太可能对咱们下手!”张斗的话听在鲁王父子的耳中如同天籁。

    朱寿鋐更是激动地跑到张斗身边说道:“还是定辽伯了解本王,咱们勋贵皇家本是一体,本王怎么对你们下手!”

    张斗看了要地上的刺客一眼,转头又看向瘫坐在地下的世子朱以派。说道:“世子能告诉臣,刺客的身份吗?”

    听到张斗的问话,世子朱以派的身子颤抖了一下。他惊叫起来,“不知道!我怎么会认识刺客?你问错人了!”虽然朱以派嘴上说着不认识刺客,但他飘忽不定的眼神早已出卖了自己。

    鲁王朱寿鋐来到儿子身前,抬手就是一个耳光。他下手极重,打得世子朱以派扑倒在地,嘴角有丝丝血迹渗出。

    “爹!你打我?”世子朱以派没想到一向疼爱自己的父亲会动手打自己,捂着脸吃惊地说道。

    “逆子!到了此时还不从实讲来!”鲁王朱寿鋐气得须发皆张,知子莫若父。儿子的表现让他看出来此事和儿子脱不开关系,王府行刺定辽伯,这下黄泥落到裤裆里,怎么也洗不清了。

    世子朱以派见到父亲生气,小声地说道:“他们是儿子请来炼丹的仙长!……”

    “白莲花开,明王出世,无生老母,真空家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