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三百五十一章 以酒解酒(为枫林晚箫加更)

第三百五十一章 以酒解酒(为枫林晚箫加更)

    杨国胜从济南府离开直接就去了徐家庄矿场,只有先让四处闹腾的胡铁牛停下来,才能坐下来慢慢谈。

    他的到来并没有受到刁难,只是交出随身佩戴的兵器就被领进徐家庄矿场。

    当他来到矿场时被惊的目瞪口呆,原本就是一个山沟里的庄子被修建起了木制的营寨。

    营寨前的空地上却有数千身穿黑衣的士兵在训练,在杨国胜看来动作已经很整齐了的士兵却被军官用竹杖连续地抽打。

    被打的士兵也不敢有怨言,老老实实地挨训。一旁的士兵也没有情绪上的变化,仿佛这是理所应当的一样。

    更有许多士兵脱光了脊梁在烈日下站得笔直,整个人仿佛木雕泥塑般一动不动。

    手持竹杖的军官则是在士兵中来回的巡视,不时用竹杖在士兵的腿弯处敲打。

    发现没有用力将腿绷直的士兵就是竹杖伺候,士兵挨打后继续站好。

    一旁的队列训练更是严格,看得杨国胜啧啧称奇。如此精锐的士卒还要这么辛苦的操练,怪不得长兴军如此的能打。

    看到这里他彻底佩服起长兴军来,一群刚放下锄头的泥腿子,也能在短时间内练出精兵的模样,怪不得能在建奴环视的长生岛站稳脚跟。

    杨国胜的到来没有让胡铁牛感到意外,张斗已经传信过来。让他暂时先停下在济南府的动作,看看赵彦的反应再说。

    胡铁牛亲自带人在寨门处迎接杨国胜,二人见面杨国胜就是一脸的苦笑道:“胡兄!你这是又闹哪样?害的兄弟我大老远的从藤县跑回来,光鞋子就磨破了好几双,等下可要赔兄弟鞋钱!”

    胡铁牛哈哈一笑,跟着说道:“鞋钱都是小意思!今日定要与将军一醉方休。小的们摆上酒宴,换大碗!”

    杨国胜来不及说话就被胡铁牛拉上酒桌,上来就一大碗长生岛用来消毒的高度酒。

    看见胡铁牛端起酒碗就干了下去,身为武人的杨国胜也端起酒碗。

    烈酒入喉杨国胜就觉察除了异常,此酒虽然清澈透明却辛辣无比。烧刀子跟它比起来就如同米酒一样,有心吐出来的杨国胜看到喝干酒碗的胡铁牛。一咬牙把这碗酒喝了下去,喝下去后顿时就感觉胃里一阵的翻腾。

    要不是他赶忙吃下几口菜压下酒气,恐怕当场就会出丑。

    “好!好酒量!能一口气喝下此酒的人不多,是条响当当的汉子!”胡铁牛一挑大拇指说道。

    杨国胜平复了好久才喘匀了气息,酒虽烈但却格外的醇香。他端起酒碗又回敬了胡铁牛一碗,二人在酒桌上开始拼起酒来。

    当杨国胜醒来时已经躺在了床上,屋外已经月明星稀。早已是深夜时分,自己已经记不清怎么来到的房间。

    最后的印象好像是骂人来的,至于骂的谁早都忘记了。他甩甩头有些懊悔,自己来徐家庄矿场是有事情要谈,怎么喝的酩酊大醉。

    不过现在夜已经深了,也不能谈事情。只有等到明日再说吧!

    第二日一大早,胡铁牛就拉着杨国胜去吃早饭。还没有动筷一大碗酒再次倒上,还没等杨国胜拒绝。

    胡铁牛就在杨国胜耳边小声地说道:“杨将军!只有以酒才能解酒,这是某的不传之秘,一般人都不告诉他!”

    一顿早饭过后,杨国胜又被抬回房间。夜里杨国胜醒来时,入目的又是熟悉的房间,又是熟悉的深夜。

    摸着空空如也的肚子,杨国胜有种扭头就跑的冲动。太吓人了!大清早的就以酒解酒,这是要命的节奏。

    次日,胡铁牛准时来到!一见面杨国胜手拉着门框死活不出屋,再来一次以酒解酒他就要被醉死在徐家庄矿场。

    要是那样他的名字一定会名垂千古,被生生醉死的将军他还是第一个。

    面对着胡铁牛的巨力,杨国胜的手一点点被拽的送来。杨国胜的眼泪掉了下来,带着哭腔说道:“胡兄!咱们先谈事情,再饮酒不迟!”

    “不行!到了老胡的地盘哪有饿肚子谈事情的道理,必须要吃好喝好!”胡铁牛一脸正经地说道。

    杨国胜眼看着又要被拉出去,一咬牙说道:“胡兄!再要拉着杨某,张金才就要到兖州了!”

    他的话让胡铁牛停下手上的动作,把牛眼一瞪说道:“你说什么?”

    此刻的胡铁牛也不拉扯杨国胜,目光直视杨国胜说道。

    杨国胜也不再隐瞒,把赵彦的打算说了个干净。

    首先为了化解与张斗的矛盾,他已经把抓起来的长生岛商人尽数释放。被封的店铺也如数归还,还送上百两银子的汤药费。

    另一方面将张金才送走,这个烫手的山芋还是丢掉为好。同时派杨国胜到牛头山做说客,请张斗到济南府来商量今后的事宜。

    他是两头不得罪,把鲁王的管事送走,也把长生岛的商人放掉。剩下的事让张斗跟鲁王斗去吧!

    杨国胜到徐家庄矿场目的就是稳住胡铁牛,不能再让胡铁牛在济南府闹下去了。同时还向张斗传递出一个善意的信号,又能掩护张金才平安离去。

    肩负重任的杨国胜本来不打算谈事情,胡铁牛热情款待他也乐见其成。

    但是以酒解酒的威力太大了,第二天他就招架不住说出了实情。胡铁牛听完后一阵地冷笑,得罪完长兴军还想一走了之,世上哪有这么便宜的事情。

    ……

    张金才在颠簸的车上双手死命地抓紧棉被,浑身不停地颤抖。马车每次在土路上的颠簸都让他的双腿一阵钻心地疼痛,但他一点也不敢让马车减慢速度。

    山东巡抚赵彦已经认输,不打算继续参和他们与张斗的争斗。如今济南府已经变得不安全,再不离开就有性命之忧。

    张金才在车上忍着剧痛,咬牙切齿地痛恨张斗。他的两条腿断掉后就没有得到好好的修养,一直在不停地奔波。

    如今长成什么样子还不清楚,日后很可能会落下残疾。自己要是连路都走不了,王府管事很快就会换成别人。怎么才能保住王府的位置呢?

    他正想着远处传来一阵马蹄之声,远远的有一股烟尘腾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