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三百四十七章 炸药已经埋入

第三百四十七章 炸药已经埋入

    刘泽清的溃败让徐家庄矿场完整地落到胡铁牛的手中,这里的矿工见到真正援军时,表现出了极大的敌意。

    当吴双认出胡铁牛时,旷工们的神经才松懈下来。一直都在传说中的援军终于出现,让不少的流民以为还是在梦中。

    从这天起徐家庄矿场就升起一面黑色大旗,前面一个斗大的牛字格外的醒目。

    老胡更是把俘虏到的矿场护卫和刘泽清的人马送进矿场干活,还是同样的标准,同样的用劳动换取食物。

    矿工们愿意回家的发放路费,愿意留下的直接加入牛头山的队伍。胡铁牛原本的不到两千人马,摇身一变达到快四千人。

    张金才在王庄急得不行,砸碎看见的一切东西,他一直在唐王镇等候徐家庄矿场的消息。

    刚才送来的消息让他把能拿到手的东西全部砸碎,徐家庄矿场竟然被一群自称牛头山的义军给占领了。

    自己儿子还在那里,如今更是凶多吉少。那个废物刘泽清更是生不见人死不见尸,如今他的手上再没有可以动用的力量。

    唯一能指望的也只有山东都司杨国胜了,但是杨国胜跟随那个可恶的定辽伯正在清缴白莲余孽,根本就是分身乏术。

    事到如今除了去求巡抚赵彦外别无他法,只有赵彦才能调回杨国胜和廖栋,再让他们去平定徐家庄乱民救出儿子。

    就在他琢磨应该带上什么样的礼物才能打动巡抚赵彦之时,外面又有人进来禀报。

    镇外出现数千身穿黑衣的士兵,这些人打出的旗号就是牛栏山人马。如今已经把唐王镇团团围住,正在让镇内的人开门投降。

    张金才听完虽然吃惊,但脸上还是十分的淡定。唐王镇虽然是个镇子,但是作为鲁王的王庄被打造的坚固异常。

    围墙更是修建的高大,就是战马也可在上面行走。比起一些小县城都要强,坚守上几日根本就不成问题。

    只要能坚持到府城派来援军,定能一战击破所谓的牛头山人马。当下张金才让人抬着他上了城墙,城外的士兵很多,已经堵住了唐王镇的两个大门。

    看到城外黑压压的人群,张金才也是一阵头大。如今镇内的王府护卫只有三百人,要想守住唐王镇的难度还真不是一般的大。

    他把眼珠一转下令道:“让镇内各家成丁的男人都上城墙,只要贼人退去,明年的租子可以减一成!”减掉点佃租能保住王庄,相信自己的做法一定会得到王爷的夸奖。

    唐王镇的百姓全部都是鲁王的佃户,他们世代租中鲁王的田地,虽然不能大富大贵,但是吃饱肚子还是不成问题。

    在如今灾荒遍地的北方,能吃饱肚子就是一种幸福。原本听说有贼人围攻王庄,十分害怕的百姓听说帮助守庄可以减免佃租时,纷纷报名参加。

    没多大功夫唐王镇王庄就已经召集了一千多青壮,这些人对阵野战肯定不行,但是参与守城没有问题。

    义军根本就没有重火力,防守起来的危险性不大。

    听闻有这么多人参与守城,张金才的心放了下来。有了真么多人帮忙,一定会把牛头山的贼人拖在唐王镇,他在考虑是不是派人去徐家庄矿场救人。

    城外的胡铁牛看着坚固的唐王镇一阵地头疼,他既然用义军的旗号就不能使用重炮攻城。

    眼前的王庄修建的也太坚固了,要想打下来这样的王庄需要用多少人命去填啊?

    “秀才!你有啥办法能打下来这样的庄子?”胡铁牛问道,动脑子不是他的强项。好在身边有一个秀才,不用白不用。

    吴双皱着眉问道:“你们打进去不会屠庄吧?”

    “敢?大帅最恨滥杀无辜,谁要屠杀百姓定斩不赦,这是长兴军的规矩!”胡铁牛自信地说道。

    “那样的话,在下可以试试!”吴双说道。

    听到吴双的话语胡铁牛乐得眼睛都笑没了,一巴掌拍在吴双的肩头说道:“真有你的,秀才!你们读书人就是鬼心眼多,我老胡甘拜下风。哈哈!!”

    揉着被拍得生疼的肩膀,吴双嘴角不停地抽抽。啥叫读书人鬼心眼多,这句话怎么听也不像夸人。

    吴双来到新加入的矿工中,找到肖有金说道:“有金兄加入牛头山的队伍可还安好?”

    肖有金连忙躬身给吴双施礼道:“秀才公可别折煞小人了,老肖就是一个矿工,没啥本事。哪能当得起秀才公一个兄字!有事直接喊我老肖就行。”

    吴双也不客气,直接说道:“老肖啊!从这里挖到城墙下需要多久?”

    肖有金听到是挖坑刨地的活,眼睛就充满了神采。他待在矿山多年,对挖洞寻矿之类的活计门清儿。

    要说打仗他还真有些忐忑,但是提到挖洞那是他的老本行。他用眼睛目测了下与城墙的距离,也就三百步左右,此地也不是石头遍地的山上,当下说道:“一天足矣!”

    听到只用一天的时间就能挖到城墙下,吴双拉着肖有金商议了好久。

    当天夜里,矿工们拿起挖土的工具开始忙碌起来。他们的挖洞完全就在唐王镇的眼皮底下进行,根本就不在乎敌人的观看。

    张金才得知镇外的贼人打算穴攻时,不由得哈哈大笑。穴攻主要是出其不意,挖通城内外的通道,再派出精兵里应外合一举破城。

    如今贼人明目张胆在他们眼皮底下挖洞还有什么出其不意可言,张金才不屑地说道:“在城墙内丈许处挖一条深沟,在里面灌满水。城外的贼人挖通之时,就让他们都淹死在洞中。”

    张金才的办法收到了一片的马屁,他再也不把镇外的贼人放在心上。一看这些贼人就是流贼草寇,根本就不足为虑。

    双方的人马就这样在唐王镇内外忙碌起来,两方的人马似乎不是在攻城,而是相互比拼谁的挖掘水平更加出色。

    直到第二日的中午,肖有金来到吴双和胡铁牛的近前说道:“报!牛爷,坑道已经挖好。炸药已经埋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