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三百四十六章 用两次?

第三百四十六章 用两次?

    中年流民好似海滩上的小石子,这人很快被官军给淹没。但是更多的流民眼中充满了坚毅,山谷就这么大,他们又能逃到何处?

    家眷就在山谷中,逃跑又能如何。中年人的榜样让几个流民停下了脚步,他们堵在官军前进的道路上用自己的身体给吴双争取逃走的时间。

    刘泽清看到这一幕气得肺都炸了,流民们都疯了不成。这些人都怕死吗?还是我刘泽清的刀子不锋利!

    “杀!给我杀光他们!”他大声地下达着命令,希望可以吓退拦路的流民。

    但是更多的流民停了下来,他们看向吴双逃走的方向挥了挥手,与家人告别。转身冲向官军,成为肉身城墙的一部分。

    一个以前青龙会的成员看到流民们的行动,他的眼睛也变得通红。

    “山东的爷们都是好汉!咱们不能让这群外乡人比下去!”转身手持木棒向官军冲去,随后更多的人加入到阻挡官军前进道路的行列。他们凭借着一腔热血硬生生地挡住了刘泽清的脚步,任凭官军怎么努力也冲不破这些人的拦截。

    吴双的眼中含着热泪,他也想转身痛痛快快的大战一场。但是他知道自己不能这样,山谷中的老弱妇孺还需要有人来照顾。

    他快速地跑到张二风的身前,怒吼道:“让你的狗停下!”

    张二风被吴双凶厉的眼神给吓住,他张嘴喊道:“停下!快停下!”虽然他是用力的喊叫,但是在杂乱战场上能听到的人不多。

    看到交战中的人并没有停手,吴双从箭囊中抽出一支利箭刺在张二风的肩头。

    钻心的疼痛让张二风发出杀猪般的惨叫,这次的声音在夜空中传出老远。

    交战的双方听到这个声音都停下了动作,刘泽清更是气得双臂颤抖。看着二公子血流如注的肩头,他挥手让官军停手。

    “我不管你们是谁!立刻混出山谷,不然我就在这活剐了这小子!”吴双用一把尖刀在张二风的眼前不停地晃悠。

    张二风听到活剐两个字,吓得死命的嚎叫:“滚出去!你们这群狗东西,我死了你们也别想好过!我爹不会放过你们的!”

    刘泽清不甘地看了远处的张二风一眼,就差一点。就差一点自己就成功了,到底是哪里除了问题呢?他带着疑问退出了山谷。

    吴双也是一阵的后怕,要不是在平阴县城对人血十分的敏感,就要中了刘泽清的诡计。

    羊血与人血味道只的些许差异让刘泽清功亏一篑,早知道刘泽清就不画蛇添足多此一举。也许那样他还真的有可能成功!

    仅仅是交战一小会,就让山谷中的流民和矿工付出二百人的伤亡。

    看着一地的尸体,吴双悔恨的用手不停地捶打树干。双手打得鲜血淋漓也毫不在乎,只有疼痛才能让他记住这次教训。

    计划失败刘泽清只能选择休息,以后在想别的办法救人。睡梦中的刘泽清隐约听见有喊杀声传来,睁开眼睛的他,刚刚起身就听见了一声惨叫。

    这声惨叫惊醒了刚刚坐起来的刘泽清,他连忙抓起床头的钢刀跳下床,连鞋都没穿就跑到院子里。

    此刻整个徐家庄矿场已经陷入了混战,无数身穿黑色衣服的士兵在追杀自己的手下。

    看着死伤惨重的手下,刘泽清瞬间就陷入到石化的状态。太平的济南府怎么会有贼人杀进来?各地的官军都是饭桶吗?

    再有就是矿场除了铁料啥也没有,贼人吃饱了撑的才会来这里打劫。

    突然他脑子里闪过一个念头,这些人不会是血秀才的援军吧!要是那样自己岂不是……

    正想到这里,一队士兵向他杀了过来。为首的年轻人一挺手中的长枪直刺刘泽清的胸口,刘泽清赶紧用刀一挡,转身就跑。

    开玩笑!再不跑小命就没了。刚才短暂的交手刘泽清就看出来这些士兵都是上过战场,手中都见过血的士兵。

    刚才那一枪扎的一点犹豫都没有,完全就是为了要自己的性命。与这样的敌人交战没有两倍的兵力根本没有取胜的可能,就凭自己手下那些杂鱼,就算不是偷袭也不是人家的对手。

    此刻不跑就真的走不掉了,刘泽清赤着双脚没命地向一侧的树林中跑去。地上的碎石割破了脚掌也毫不在乎,为了能逃命他已经拼了。

    吴长林和自己叔叔趁着夜色杀进徐家庄矿场,突袭进行的十分顺利。

    他们基本上没有遇到像样的抵抗,只要不是跪地投降的人一律杀无赦。

    吴长林追在刘泽清的身后边跑边喊:“牛栏山义军不杀俘虏,再跑不投降杀无赦!”

    刘泽清听到身后的喊声跑得更快了,这些都是他用过的伎俩。什么不杀俘虏,那是没到时候。被他诱降再杀掉的山贼土匪也不再少数,这样的把戏根本骗不到他。

    追了一阵的吴栋停下脚步,气喘吁吁地说道:“长林啊!这人也太能跑了,不穿鞋都跑的这么快。咱们还是去追别人吧!”

    “嗯!跑这么快肯定不是大人物!咱们还是去别处吧!万一抓住大人物,听说分永业田时要多分上不少!”吴长林说道。

    刘泽清一口气跑出五里才慢慢停下了脚步,他的胸口感觉要炸开般难受。

    脚下的伤口更是钻心的疼,没有力气的他一屁股坐在地下,大口地喘气。

    此时刘泽清追悔莫及,自己就不应该趟流民这股浑水。就凭长兴军一路上安排流民付出的财力物力就不是他能掺合得起,那个士兵喊的牛栏山义军他根本就不相信。

    义军会有这样的战斗力?那样早就没有官军的活路了,自己还是先逃回济南府再说。

    休息了一会,刘泽清脱下中衣将双脚包上,慢慢在山林中穿行。每走一步都要忍受剧烈地疼痛,为了活下去刘泽清咬紧牙关向山外行走。

    吴双早就听见徐家庄传来的喊杀之声,还来?难道官军是猪不成,同样的计策一个晚上要用两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