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三百三十六章 这就够数了!

第三百三十六章 这就够数了!

    李柱一见眼前的壮汉心中就有了定数,此人定是流民中的恶霸无疑。

    不然根本不会保养的如此只好,在遍地挨饿的流民中还能孔武有力,只能说明一个事实,他吃……

    听到李柱的话,壮汉微微一愣。原本以为官军要他们去做危险的事情,没想到仅仅是排队而已。

    这么简单的事情谁都会做,而且也不用任何人教。前面的流民听到李柱的话,开始自主地排队。

    后面的听说了官军的规矩也开始在每口大锅前站好,壮汉看着队伍即将成形,心中有些焦急。

    他上前一步说道:“管爷!小的冯彪在营地中还有些人脉,分粥这样的小事就让小的代劳如何?小的一定会让军爷满意!”说话间,就把一个小布包递给了李柱。

    李柱接过布包用手一掂,足有十几两重。他的脸上露出笑容,冯彪见状终于松了一口气。

    他把手一挥,从人群中站出几个人。他们扶起被打倒的人来到冯彪的身后,说道:“彪爷!”

    “你们几个去帮军爷们分粥,一点眼力见都没有。这样的小事怎么能劳烦军爷呢?还不快去!”冯彪站在李柱的身前一指大锅说道。

    他身后的狗腿子们都高兴地跑向大锅,狗腿子们都佩服彪爷有办法,轻轻松松的就拿到分粥的肥差。

    冯彪心中暗自得意,只要拿到分粥的工作就能掐死流民们的脖子。想要吃粥拿好处来吧!没有好处?拿年轻的女人来也行!啥也没有?那你就去死好了!

    流民们听到冯彪的话,脸上顿时露出惊恐地表情。这个吃人的恶魔要干什么?他要吃点自己身上最后一块血肉吗?

    就在冯彪得意之际,几声惨叫传进他的耳中。他连忙向大锅方向大量过去,那些跑过去的狗腿子已经被守候在大锅旁的官军打翻在地。

    这次比上一次打的更狠,上次用的是木棒,这次用的是火铳的铳托。

    硬木的铳托砸到头上,顿时就是鲜红一片。被打倒之人刚想要站起来逃走,就被官军追上去一下砸倒。

    剩余的狗腿子根本不敢起身,纷纷趴在地上惊恐地看向官军。

    冯彪的脸色顿时变了,他看向李柱的目光带着不善。开口说道:“军爷!小的哪里得罪了军爷,还请军爷明示?”

    李柱把布包打开,从里面拿出带着血痂的银簪子说道:“区区些许财物就想贿赂我长兴军?”

    冯彪的脸上马上就换上笑容,开口说道:“军爷早说啊!弄得多不愉快!小的这里还有小黄鱼一根,还请军爷笑纳!”说完从怀里又掏出一根金条递给李柱。

    李柱接过来用牙齿咬了一口,上面明显出现一个牙印。

    冯彪赶紧说道:“小的怎么会骗军爷,绝对的赤金无疑。这回军爷可还满意?”

    李柱点了点头,脸上的笑容更胜。他开口说道:“够了!这就够数了!数目不对,还真不好下手!”

    就在冯彪以为自己贿赂成功的时候,李柱把脸色一变说道:“冯彪当众贿赂本官,数额特别巨大,情节特别严重。本官宣布当场拘捕冯彪,如有反抗格杀勿论!”

    冯彪听了李柱的话脸色彻底变了,脸上的肌肉不停地扭曲。刚才那副小人的嘴脸已经消失不见,换成一副要要吃人的模样。

    “军爷!山不转水转,今天也冯彪认栽。万事留一线日后好相见,如若不然我冯彪也不是好欺负的!”冯彪说完狠话,把手指放在嘴里打了一个呼哨。

    顿时从流民中再次跑出几十人,他们手中都持着短刃护在冯彪周围。

    李柱看到这里笑得无比灿烂,敢跟长兴军耍横,真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

    “全体集合!目标前方徐鸿儒余孽,就地击毙!”李柱的命令下达,顿时一个百人队跑了出来。他们在李柱面前把黑洞洞的铳口指向冯彪一伙,这时的冯彪才知道害怕。

    他在那里大声地喊道:“兄弟们!官军要赶紧杀绝,大家不要被官军骗了,一起杀光官军抢粮食啊!”

    冯彪使出最后的伎俩,煽动流民。只要流民被他们煽动起来,还有逃生地可能。

    流民们可不傻,一边是热气腾腾地米粥,一边是黑洞洞地铳口。傻子也知道怎么选择,另外冯彪在流民中凶名远播。杀人越货没少干,欺凌妇人更是家常便饭。半夜里被他们拖走吃掉的人更是多不胜数,在营地里已经可以止小儿夜啼。

    平时惧怕他的淫威,很多人都听冯彪的话。如今眼看着他要倒霉,怎么会有人再跟着与官军最对。

    像这样的人怎么会让流民们跟他对抗官军,他在那干嚎一会也没见有人响应。

    冯彪把三角眼一瞪,指着流民们破口大骂:“你们这群泥腿子!再不出来彪爷晚上就把你们拖走吃掉,家里有小娘们的都小心了。彪爷吃人前,最喜欢小娘们的叫声!”

    他的话吓得流民们瑟瑟发抖,一个声音在流民中响起:“贼人!还我的小环来!”

    人群中一个老人冲了出来,他用拄地的木棍打向冯彪。冯彪只是用手一挡就抓住老人的木棍,他举起拳头怒吼道:“老家伙!你活腻歪了!”

    就在拳头要落下之时,“砰!”的一声传来铳响。冯彪举起的拳头被铅弹打断,半边手掌都掉在地下。

    李柱收起长生铳说道:“有仇报仇!有怨抱怨!”

    老者听到李柱的话喜极而泣,他抡起木棍打向冯彪。流民中不少人恨死冯彪一伙,愤怒的人群瞬间就把冯彪淹没。

    半个时辰过后,地下只剩下一堆堆的碎肉。再也看不清原来的模样,流民们发泄过后按照长兴军的要求排队领粥。

    浓稠的米粥吃下肚子,流民们的眼中再次出现神采。不少人跪在地下给长兴军连连地磕头,这一幕全被吴双看在眼中。

    他好奇地走了过去,见到李柱一抱拳说道:“军爷请了!学生有一事不明,还望军爷赐教?”

    李柱认出此人就是大名鼎鼎的血秀才,他右拳捶胸做了个长兴军的军礼。

    “这不是血秀才嘛!我长兴军最敬佩英雄好汉,来这边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