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三百三十章 如此大成军

第三百三十章 如此大成军

    大成军最前排的士兵走到离长兴军一里远的地方就开始高声喊道:“白莲花开,天王出世,无生父母,真空家乡!……”

    一遍又一遍的喊声好似有股魔力,将所有大成军都鼓舞的热血沸腾。很多人满脸通红,瞪着圆滚滚的眼睛,一副要吃人的模样。

    万人高喊口号的声音在平阴县城外响起,一些战马都被惊的人立而起,不停地嘶鸣。

    三杨的官军都吃过白莲教的亏,不少士兵双腿发颤向左右不停地张望。

    就连长兴军的新兵听了这些口号也有些心神不宁,他们把目光不由自主的看向那个一直安坐在战马上的人。

    张斗听到震耳欲聋的空号,也是皱了皱眉头。如果要是老兵在这,根本就不会受到影响,现在这些新兵嘛!……

    “起歌!男儿当自强!”张斗下达了简短的命令,既然大成军用口号扰乱自己士兵的心神,那就以雄壮的歌声应对!

    “傲气面对万重浪,热血像那红日光。胆似铁打,骨若金刚……”雄壮的歌声在长兴军队伍中响起,配上激昂的战鼓,一股万丈豪情在每个人的心头升起。

    不光是长兴军,就连左右三杨的官军也跟着小声哼唱,最后也加入到合唱行列之中。

    他们再看向大成军时觉得也就那样,都是爹生父母养男儿,战场上还得用刀子说话。发狠拼命谁怕谁,大不了一死而已。

    吴双手扒垛口,大声地叫好:“好!此曲唱出我辈心声!等下某要第一个出战!”

    数千人的合唱盖过了万人的口号,陈灿宇听到官军的歌声不由得摇了摇头。嘴里吐出几个字:“雕虫小技!”

    他一挥手,上千的弓手突出队列来到最前方。这是他给官军准备的第一份大礼,千人的弓箭手几乎是大成军全部的远程打击力量。

    他要用千人齐射来大乱官军的部署,只要官军的阵型一乱,就可以用万人淹没官军。

    这些弓手中有山林中的猎人,有投降的官军,更多的是临时招募的大力之士。

    战阵中的齐射根本就不需要多么高明的箭术,只要能把箭矢大概射向目标就可以。

    数量上的覆盖,完全可以弥补质量上的差距。这也是大成军无奈之举,一个合格的弓箭手往往需要数年的训练才能完成。弓弩的制造也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完成,不但用料考究,就连季节天气对弓弩的质量也有影响。

    他们起兵到现在根本就来不及培养弓手,手中的弓箭大多是缴获自官军。还有的拿着猎弓就上了战场,这样的队伍只有近距离射箭才有杀伤力。

    长兴军见到大成军的弓箭手突前一点都没有担心,他们手中的火铳与弓箭对射的优势太明显了。

    六十步的距离长兴军开始了第一轮齐射,四百多杆火铳打响,长兴军的阵前顿时被一阵硝烟所笼罩。

    “砰!砰!”的铳声接连不断地响起,大成军的弓手似乎撞到了一面弹幕组成的墙一样,被成片地打倒。

    呼啸地弹丸如同死神的镰刀一样在收割生命,这些高喊口号的大成军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打倒。

    陈灿宇被眼前的杀戮给吓住了,这是火铳打出来的弹丸?仅仅一轮齐射就让他损失快两百弓箭手。

    就在他吃惊的时候,长兴军第二轮火铳打响。间隔也就不到三息的时间长兴军又打出一轮齐射,陈灿宇的脑子有点不够用了。

    当他看清长兴军的第二排火铳手射击完毕转身将位置让给身后高举火铳的士兵时,不由的在心里一阵地叫苦。

    看样子长兴军完全可以做到连续不断地打击,自己派出弓箭手顶在前面完全就是一个错误。

    就在他下令让弓箭手退回队伍中时,长兴军第三轮火铳打响了。三轮的火铳射击完毕,原本还有千人的弓箭手只剩下了一半,那些侥幸生还的弓箭手听到让他们退回队伍的命令,仓惶地向队伍后面跑。

    陈灿宇的这个命令给他自己的前军造成了混乱,一些受惊的弓手撞乱了队形。

    还有一些不明就里的大成军以为前面败了,也跟着向后跑。上万人的队伍在有人的带头下竟然仓惶逃窜,面对这样的情景不光陈灿宇吃惊,就连长兴军也在震惊中。

    这就完了?上万人的进攻就被一波齐射打得落花流水?这是军队吗?就这样的大成军也能数次战胜官军?

    陈灿宇更是气得七窍生烟,他在后方连斩了十几个带头逃跑的士兵才止住了溃败。

    手拎着血淋淋的人头,陈灿宇坐在马上大声地叫道:“再有逃跑者,杀无赦!”

    在血淋淋的人头威逼下,大成军又一次的向长兴军压了过来。此刻的陈灿宇脸上火辣辣地难受,自己在徐鸿儒面前大话说的太满了。

    说什么一战要拿下官军,现在仅仅被人家几下火铳就给打了回来。太丢人了有木有,就算战死陈灿宇也不打算再退。

    这次他自己也加入到进攻的队伍中,看到自家主将的大旗在队伍的前方前往,大成军们被打掉的心气又回来了一些。

    他们紧紧跟在大旗后面,向长兴军再次发起进攻。口号声又一次响彻天地,这些口号仿佛能给大成军提供力量,让他们越战越勇。

    同样是六十步的距离,同样的齐射。铅弹再次打来的时候,陈灿宇感受是如此的清晰。

    铅弹在身体周围呼啸而过,不断击中身边之人。这样的感受是刚才在后阵没法体会的,此刻的陈灿宇都有一种把腿就跑的冲动。裤裆里总是有一股暖流在来回的游走,说不好什么时候就会喷发而出。

    如果不是自己忠心的护卫用身体挡住官军的铅弹,他自己早已被打死好几次。

    面对死亡的威胁,陈灿宇脸色涨的通红。他不能在这样被动挨打,在挨下去就算没有被打死,也会被逼疯。

    “白莲花开,明王降世,无生父母,真空家乡!战死的进入天国享福,兄弟们!冲啊!”喊完!陈灿宇第一个冲了出去。

    他还没跑出两步,一颗铅弹就向他打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