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三百二十七章 见过定辽伯

第三百二十七章 见过定辽伯

    杨力惨叫着逃走,让整个官军的阵线崩溃了。雁翅阵型的两翼原本还能对胡铁牛的方阵形成合围之势,虽然互有伤亡但还能坚持。

    中路的溃败引起了连锁反应,两侧的官军见到中路溃败也跟着向后跑去。

    胡铁牛带着自己的人在后面追杀了五里就停下了脚步,原因是新兵们太过紧张。刚刚的战斗已经消耗了他们太多的体力,追出五里已经是极限。再追下去非得累死几个不可,尽管如此新兵们脸上还是充满了胜利的喜悦。

    战后的伤亡让胡铁牛的心安定下来,三百人的伤亡还在胡铁牛的接受范围。

    这一战要是折损过重,接下来就要耽误大帅的大事。这一战也不是没有收获,至少让眼前这群菜鸟们经历了阵仗,不会向刚才那样一临敌就手软脚软。

    经过这次的战斗,他手下一千六百多人的队伍得到了锻炼,定可在接下来的战斗中一击成功。

    当胡铁牛带着趾高气昂的队伍回到大营时,徐鸿儒带着全体将官出迎。

    大成军人数众多,但是对上官军从来都是以多打少,即使这样还经常吃到败仗。

    唯一的战力于弘志的五千棒槌会的人可以一对一的情况下与官军打成平手,但他们都只听于弘志的调遣。徐鸿儒用起来并不放心,胡铁牛的出现让徐鸿儒眼前一亮。

    胡铁牛的人马表现出来的战斗力已经超过棒槌会,要是能将胡铁牛收归已用,定能钳制于弘志。他的麾下也多了一支强有力的队伍,不用再担心哪天于弘志会抢班夺权。

    徐鸿儒离得老远就走上来扶住要施礼的胡铁牛,脸上笑的皱纹都开了不少。

    “上将军不亏是山东第一好汉,真有万夫不挡之勇。来来来!将军请随朕入营痛饮一番!”徐鸿儒的折节迎接给大营内的所有人传出一个信号,胡铁牛是他的人,谁也不能找吴铁牛的麻烦。

    最郁闷的就是王好贤,他曾经不止一次与徐鸿儒说过胡铁牛的可疑。

    但是随着今日的一战,胡铁牛所有的疑点都已经消失不见。官军的奸细会与官军对阵?对阵还击溃官军?杀伤官军近千人?

    要是胡铁牛是奸细,徐鸿儒到是希望这样的奸细越多越好。此战过后,胡铁牛的队伍直接被移到中军大营。

    手下的士兵更是得到最好的待遇,每日不但酒肉不断,粮食更是管够了吃。

    攻城这样送死的任务更是不用他们参加,胡铁牛更是大成军中的红人,每日的宴请不绝。

    杨国胜则是要凄惨的多,他的两千人马一战就被打残。败退了二十里才停下来收拢残兵败将,一日夜的功夫才收拢了不到六百人。

    剩下的不是战死,就是偷偷逃跑了。原本官军对上大成军还有一定的心里优势,即使人数上处于劣势也敢于死战。

    但经过刚才一战,官军们发现大成军中也不乏能打的士兵。人数相等的情况下不但挡住了他们的进攻,还让将他们击溃追杀数里。

    要是大成军中有一万这样的士兵,这一仗根本就没有打赢的可能。送死的事情没人愿意做,所以一些士兵宁愿当逃兵,也不愿意回来继续送死。

    杨国胜最心疼的就是铁甲亲兵的损失,普通的士兵损失点到没什么。那样的士兵在流民中一招就是一堆,但这些亲兵可不同。

    都是他用大把的银子养出来的精兵,光是他们身上的铁甲都要五十两银子一副。

    这些亲兵就是他的家底,如今一战竟然损失了近半,如何不让他心疼。

    而亲兵队长,自己的义子杨力更是重伤昏迷,能不能醒来还是未知之数。

    郁闷的杨国胜只能在大帐中,写求援的文书。他提起笔又放下,战败的事实再怎么掩饰都无法更改,难道自己这个都司就要当到头了吗?

    就在这时,从帐外跑进来一个士兵。

    “报!都司大人!外面尘土飞扬,有一直人马正在接近!”

    听到士兵的禀报,杨国胜的笔顿时掉在书案上。山东境内能调动的援兵只有他一支,如今出现在这里的肯定是大成军无疑。

    难道天要亡自己不成?杨国胜把手往书案上重重地一拍,怒吼道:“来人呐!点起人马,跟他们拼了!”

    六百多人的残兵败将勉强列队于空地上,看着远处飞扬的尘土,每个人的心都沉到谷底。

    看烟尘就知道来的人数不少,肯定不是他们区区六百人可以对付的了。不少人开始把目光看向一旁的树林,只希望一会能有逃生的可能。

    随着远处的队伍逐渐走进,当先两杆大旗映入杨国胜的眼帘。大旗上分别绣着斗大的杨、杨俩字,白莲教的将军有姓杨的?

    杨国胜的心中不由泛起一丝狐疑,难道是他们?登莱有位都司到是姓杨,山东总兵也姓杨,难道是他们?

    在这两杆大旗之后,又是一杆绣着日月的金色大旗出现,看到这里杨国胜的心中有了定数。

    日月大旗就是大明的象征,打出这样大旗绝不可能是白莲教的兵马。

    当他看清楚来人时,杨国胜的眼泪差点没掉下来。这一日夜的连惊带吓已经让杨国胜不堪重负,一看到援军心中的喜悦可想而知。

    当他来到这支队伍前时,却见到杨肈基和杨国栋二人围在一个年轻人身旁。

    他赶紧跳下战马给杨肈基见礼,“总兵大人!卑职杨国胜于平阴县城下与白莲教妖人交战失利,接下来该如何进兵,还请大人指点!”杨国胜心中万分庆幸遇到杨肈基,如今把事情往杨肈基身上一推,再大的责任也有个高的顶着不关自己什么事了。

    杨肈基听完杨国胜的话,尴尬地笑了下说道:“国胜啊!如今是定辽伯张总兵做主,我也是听命行事!”

    听到定辽伯三个字,杨国胜的眼睛亮了起来。人的名树的影,近一年多来长生岛数次击败建奴可不是吹出来的。

    那数千颗血淋淋的首级也做不得假,别的地方的人可以不信,山东的各级武将哪个没从长兴军手中买下过首级当做军功?

    他赶忙跪倒张斗马前说道:“卑职山东都司杨国胜见过定辽伯!”

    张斗骑在马上伸手虚扶,道:“杨将军请起!胜败乃兵家常事,待日后与白莲教妖人一决胜负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