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三百二十五章 长林小心!

第三百二十五章 长林小心!

    听到对面震耳欲聋的呐喊,杨国胜不由得皱起眉头。原本以为是一场轻松地歼灭战,现在看来需要废一番手脚了。

    胡铁牛指挥手下士兵快速地形成一个方阵,他的队伍中可没有长兴军中的火铳手。更没有官军中的弓箭手,完全就没有远程打击的力量。

    为此胡铁牛把刀盾手放在第一排,长枪兵放在刀盾兵的后面。他要用刀盾兵来抵挡官军的第一波冲击,冲长枪兵来击破官军的阵型。

    胡铁牛不停地在队伍前来回的游走,边走边大声地喊道:“紧密队形,左右两边都把身体靠在一起,把身边的人当成自己的婆娘就对了。把长枪搭在前面人的肩头,只留出迈一步的距离就好……”

    在他的吆喝中,士兵们紧紧地站在一起。前后的距离只有一步而已,除了最外排的士兵根本看不见战场的情况。

    这样紧密的队形给了这些新兵们一定的安全感,前后左右都是自己人,让他们乱跳的心找到一个寄托。

    胡铁牛也是没有办法,用一群降卒组成的军队根本就不能要求的太好。

    用土地和女人勾起他们敢战的欲望,用紧密队形给他们信心。如今胡铁牛能做的只有这么多,剩下的就要看天意了。

    双方很快就到了一箭之地,杨国胜的山东都司士兵首先发动攻击。他们的二百弓箭手率先向胡铁牛射出一轮箭雨,带着风声的箭雨向胡铁牛的队伍射来。

    胡铁牛在一侧看得清楚,在弓箭手拉开弓箭的一刻,他就大声地喊道:“长枪手把长枪都举起来晃动,不想被射死的都快点!”

    这些人已经被胡铁牛心悦诚服,纷纷举起手中的长枪在空中不停地晃动。

    官军射过来的箭矢一部分被前排的刀盾手挡住,剩余的被空中密密麻麻的长枪打了下来,只有少数的箭支落进队伍,造成十几人的中箭。

    一声声惨叫从队伍中传来,差点就让胡铁牛的队伍崩溃。这些新兵左右观瞧,除了队友没有发现受伤的同伴。

    他们慌乱的心才安定下来,紧密队形的好处就在这里。即使有人胆小,看见同伴受伤,想要逃跑也跑不出去。

    前后左右都是人,根本就无路可逃。胡铁牛的队伍经过一轮箭雨过后,终于安稳下来。他们对下一次官军的箭雨有了一定的心里准备,当第二轮箭雨到来的时候,没有刚才那么慌张。

    官军不过如此的想法在每个人的心头出现,废物的官军没有什么好怕地。

    胡铁牛见到自己的队伍轻易就挡住官军的两轮箭雨,在心里不由得暗自佩服大帅。

    只有大帅才能想出这么好的办法,能让这群降卒快速地形成战斗力。

    杨国胜见到两轮箭雨过后,大成军不但没有崩溃,还更加旺盛的斗志时,心里不由得出现一丝担忧。

    他担心一旦与这些大成军纠缠在一起,要是被营内的大成军给包围,他的两千人马就有全军覆没的可能。

    官军射完两轮箭雨,弓箭手退回阵列。又有两百火铳手站了出来,他们对准胡铁牛的队伍开始了射击。

    铳声!硝烟的出现差点让胡铁牛手下的新兵崩溃。他们的心里已经有了对火铳的阴影,一听见铳响就准备逃跑。

    好在队形的紧密让逃跑这没有了空间,当铳声过后最前排的刀盾手看看自己的身上,再看看手中的盾牌,脑子有点不够用了。

    为什么想象中暴风骤雨般的打击没有到来,不但身上没有弹孔,就连盾牌也是完好如初?难道官军手中的都是烧火棍不成?

    这时一阵阵惨叫声传来,前排的刀盾手开始左右寻找。他们紧张地看了一会,才发现原来惨叫声来自对面的官军。

    有两个浑身是血的火铳手被拖了下去,剩余的火铳手也逃回官军的阵列。

    这是真的吗?这些官军的火铳手不是逗自己玩的把!他们除了在零星的几块盾牌上打出浅痕外,就是炸伤自己的两个人!

    他们拿的是火铳?不会是烧火棍山寨的吧!

    降卒们刚刚从震惊中恢复过来,就与官军相撞在一起。

    吴栋手持盾牌现在第一线,身后就是他的侄子。面对官军劈过来的钢刀,他举起盾牌迎上。

    沉重的钢刀砍在生牛皮的盾牌上留下一条深深的痕迹,吴栋向后退了半步就稳住了身形。

    一条长枪从他身侧刺出,直取官军的小腹。官军的注意力都在吴栋身上,对从盾牌缝隙里刺出来的长枪一无所觉。

    这一枪正中官军的小腹,厚厚的棉甲也无法抵挡锋利的长枪。枪尖深深地刺入官军的小腹,这个官军惨叫一声低头去看小腹的伤口。

    吴长林收回长枪,说道:“二叔小心!”有一个官军撞了上来,这个官军高高跃起,想要跳过盾牌砍杀后面的吴长林。

    吴栋双手举起盾牌迎上跃起的官军,二人相撞的力量将吴栋撞到在地。吴栋手中的盾牌已经掉在地下,但他死死抱住眼前的官军,二人在地下滚成一团。

    其余的官军见这里出现和缺口,立刻向这里冲来。吴长林强忍住去帮二叔的冲动,他上前一步堵住缺口。

    手中的长枪对着一个官军刺了过去,冲过来的官军停下了脚步,他可不想身上被刺出一个血窟窿。

    但他停下的脚步却被身后之人退了一把,原本停住的身子向前撞向了长枪。

    这人被长枪刺穿的瞬间没有看向长枪,而是回头看是谁推了他一把。而他身后之人却是利用他被刺穿的机会冲了上去,一刀看向来不及收回长枪的吴长林。

    “长林小心!”倒在地下的吴栋眼睁睁看着侄子遇险却帮不上什么忙,焦急地喊道。

    这时在吴长林身后的士兵刺出了长枪,将要捡便宜的官军刺倒。吴栋也在同伴的帮助下砍死身上的官军,他从地上捡起盾牌又一次顶在最前面。

    双方交手的瞬间就有很多人倒下,一时间惨叫声四起。怒吼声,兵器碰撞声响成一片。

    让杨国胜惊讶的是,明显自己的官军死伤要远远高于大成军。看到这里他在马上也坐不住了,叫过身边一员身穿铁甲的大汉说道:“杨力!带着你们人上吧!一定要在乱民中打出一个缺口!”

    “得令!”大汉转身带上百余名身穿铁甲的大汉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