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三百二十章 不用担心挨饿!

第三百二十章 不用担心挨饿!

    吴铁牛手持板斧向着孔府家丁一声怒吼,吓得家丁们转身就跑。吴铁牛带人追杀了一阵就撤了回来,孔府实在是太大了。

    他们这千八人都丢进去也不一定能占领孔府,现在的任务就是运粮食。

    为了能把粮食从孔府运走,吴铁牛几乎把所有的曲埠所有的大车都收刮一空。

    城内这些日子滞留的流民也加入运粮的行列,只要将粮食做到指定的地点,每人就会得到半袋粮食。

    粮食对于这些连饭都吃不上的流民来说无比珍贵,他们冒着杀头的风险加入牛栏山义军。

    对于这些随时可能饿死的人来说,只要能吃顿饱饭,要他们下一刻去死都无怨无悔。

    牛栏山义军在曲埠滞留一天半才离去,当他们走出县城后孔衍植才长出一口气。

    这群天杀的乱民总算离开曲埠,自己和孔家一众老小的性命得以保全。

    当他见到后院空空如野的粮仓时,一口气闷在胸口好悬没有晕死过去。

    整整三十万石的粮食,几乎是孔家全部的存粮,就这么被人抢走。一想到粮食不见了,他的心就在滴血。

    不提孔衍植的心疼,最近山东巡抚赵彦也在头疼之中。原本以为自己派出杨肈基加上登莱的杨国栋一定会在白莲教没有做大之际,一举将乱民击溃。

    可谁想半路杀出一个棒槌会,不但击败了官军,还将剩余的官军逼进曲埠。

    如今徐鸿儒的势力进一步膨胀,人马也达到二十万。这么多的人在山东作乱,朝廷早已震怒。

    如果不能快速平定白莲教,自己这个巡抚就当到头了。大成军没有拿下曲埠,转头进攻东平县、平阴县。

    东平县在徐鸿儒付出了两万人的代价终于拿下,如今摆在他面前的只有平阴县最后一个障碍。

    只要能拿下这里,他就能直扑济南。打下济南将是他站稳根基的开始,到时山东群龙无首,他一定可以煽动无数的百姓与朝廷对抗。

    赵彦已经将全部的宝都压在平阴县上,他把可以调动的一切兵力都放在平阴县。

    这里已经集中了数千官军,只要守住这里,就能坚持到朝廷从边军抽调精锐前来平叛。

    大成军的大帐内一片喜气洋洋,徐鸿儒在主位上频频给在坐的将领敬酒。

    打下东平县距离他的目标又进了一步,只要再打下平阴县定能一战下济南。

    正当他高兴之际,一个声音打断了他的遐想。

    “陛下!咱们的粮草已经不多,最多还够七日之用。如果七日打不下平阴县,大军有断粮的危险。”说话的正是王好贤,如今他是大成兴盛军的丞相,粮草的事情都归他管。

    徐鸿儒面露不悦之色,在庆功会上提这么扫兴的事情真是大煞风景。

    但是粮草可是全军生死存亡的大事,他把目光看向一旁就坐的大元帅于弘志。

    于弘志见徐鸿儒的目光看来,放下酒杯说道:“陛下!七日打下平阴县时间有点紧,不过咱们可以派出人手四下去打粮。只要派出打粮的队伍能攻破几处富裕的寨子,定能再坚持几日。”

    听到于弘志这么说,徐鸿儒也点了点头。虽然二十万人马听上去很吓人,但其中的苦楚只有他自己知道。

    这里面能打的人不过两万人左右,剩下的都是流民和妇孺。这些人跟着他除了吃饭什么都不能干,他还不能抛弃这些累赘。

    东平县一战消耗掉了累赘近两万,希望平阴县能消耗的多些吧!这些流民百姓除了当做炮灰,再没有一点的用出。

    平阴县城一片忙碌,在县令的指挥下,全城都动员起来。每个城内的男丁都被编成队伍加固城墙,一旦开战他们就是守城人员。

    除了战死他们没有下城墙的机会,不然全靠数千官兵,累死也守不住偌大的平阴县。

    当平阴县被徐鸿儒的大军团团围住之时,城头上每一个人的双腿都在颤抖。

    城下黑压压的心头压得人喘不过气来。看着人声鼎沸的乱民,站在城头上的吴双的心也在剧烈的跳动。

    出身官宦世家的他自幼习武,可谓是文武双全,不但十八般兵器样样精通,尤其善射,更是在16岁就中了秀才。

    父亲辞官回乡隐居对他的影响极大,虽中了秀才却不愿意再向上考取功名。

    有了秀才的身份,吴双一直在四处游走闯荡江湖。23岁的他又一次逃婚出行,路过平阴县被困在城内。

    听说白莲教的乱民兵围平阴县,他第一个报名参战。他要用自己一身的本领击败白莲教的妖人,还山东百姓一个太平。

    自信满满的他在大成军出现的一刻心就跳个不停,城下的人实在是太多了,看着都让人头晕,更不要说将这么多的人斩杀干净。

    他的自信心受到严重的打击,第一次觉得自己的力量是如此渺小。

    当他看到身后的一伍青壮时,发现这些人的脸色也是煞白。更有人的双腿间已经有液体流出,看到这些人的表现,吴双原本害怕的心静下来不少。

    大成军没有给城头的官军多少准备的时间,他们围住平阴县就发起猛攻。

    一个大成军的头目站在衣衫褴褛的流民身前说道:“想吃饭的,就要去填河!挖土的每人一碗粥,填河的每人一碗粥加两个饼子!”

    他的话喊完,流民群中的人一阵的骚动。挖土的活计虽然劳累,但不用冒着箭矢把沙袋丢进护城河里。

    给的吃食少所有人都能理解,但要他们冒着箭矢填河,这些流民开始犹豫了。

    这可完全是用命在搏,稍有差池就会命丧城下。很多人都走到挖土的行列,填河那里一个人都没有。剩下的人也都在犹豫,为了一口吃的就去拼命不知道值不值得。

    见到流民们都在犹豫,头目又开口道:“填河能活下来的人一律可以加入大成军,到时你们可以把家眷迁到老营,从此不必再担心家人忍饥挨饿!”

    这番话对流民的诱惑力是巨大的,一个小伙子用力抱了下身边的女孩说道:“小妹!等哥哥回来送你去老营,在那里你再不用担心挨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