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二百九十五章 洗劫长崎

第二百九十五章 洗劫长崎

    松浦三郎的阵亡让长崎守军再无人指挥,初阳炮的威力也在这一战中尽显。

    仅仅数轮几十颗炮弹的命中,就让原本坚固无比的城墙坍塌下来一大截。

    高野上一站在敢死大队的最前方,口中高呼:“愿为家主效死!”第一个冲进长崎城。

    随后的颜思奇毫不示弱,率领海盗也杀进城内。他们第一次如此容易的进入一座坚城,以往这样的坚城不用人命将守城器械消耗光根本打不下来。

    长兴军火炮的威力又让他们有了新的认知,从这一刻起每名海盗的心里都把长兴军列为第一不能遭惹的存在。

    他们冲进城内直奔繁华的店铺而去,颜思奇已经与海盗们约定好,此次抢劫到的财物分给他们两成。

    他们进城就把目标顶在繁华的商铺,这些家伙抢劫都是一把好手。到了商铺的第一件事就是堵住街道的两端,任何人想从这里逃走无一例外都被砍倒。

    堵住街道后开始挨家挨户的砸门,不抵抗的还好。遇到抵抗的一律格杀勿论,整个行动百人为一组效率极高。

    高野上一没有去掺合到抢劫中去,他们的目标是城内的军营。军营内群龙无首,从城头逃回来的足轻到处乱窜,一些商人的护卫更是直接跑路。

    高野到达这里时,足轻们更是四散奔逃,他们很轻松就占领了这里。

    长兴军也是直奔城守府,这里有长崎的府库。占据这里的收益要高于抢劫店铺,这才是此次长兴军的目的地。

    “是这里吗?”刘锡田向身边的山本一郎问道。

    山本一郎用力地点了下头,这里他来过两次记得非常清楚。

    “把炮推上来!”命令下达,炮兵们把一门3磅小炮退到大门前。

    “轰!”的一声炮响,原本结实的大门被轰飞了半边。里面顶门的倭人被打死了好几个,更远一些严阵以待的倭人武士更是别惊的目瞪口呆。

    “冲进去!”刘锡田手持短铳第一个冲进院子,一个武士大叫着挥刀跑上来。

    还没有跑到刘锡田身边就被一铳打倒在地,剩余的武士也向着长兴军冲上来。

    长兴军给炮兵配备的短铳绝对是近战的利器,几步的距离没有打空的可能。

    冲上来的二十几个倭人武士纷纷被打倒在地,刘锡田站在院中一边给短铳装弹,一边吼道:“注意警戒!小心倭人偷袭!”

    就在大家小心戒备时,从屋内走出一个肥胖的中年倭人。这人手持一块白色麻布,边走边挥舞。

    “各位大人不要打了!前兵卫投降了!”

    刘锡田仔细地观察眼前的倭人,冷冷地说道:“既然投降了!就交出武器,都出来吧!”

    “嗨!”前兵卫答应一声,向身后大声喊了一阵,从院子的角落走出四十几个倭人。

    这些人一半都是身强力壮的武士,剩下的则是倭人侍女。

    “大人!府中所有人都在这里了!”前兵卫点头哈腰的说道。

    刘锡田脸上也带上几分笑容,“打开库房吧!”

    前兵卫听到刘锡田的话,脸色变了几下。看到刘锡田的脸色冷了下来,他才尴尬地说道:“大人!这边请!”

    当库房打开的一刻,刘锡田的眼里都不够用了。一根根白银铸成的银条整齐地码在架子上,半人高的架子铺满整个库房。

    前兵卫打开仓库的那一刻也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大人!这里一共有白银二十一万两有余!”

    听到他的话语,所有的长兴军不由自主的咽了下口水。这时多少银子?所有人的眼睛变得通红!

    “都特木的挺好了!多少的银子都是大帅的,你们都摸摸自己呢良心。如果没有大帅,你们现在过得是什么样的日子?”刘锡田最先反应过来,他的声音如洪钟大吕击在每个人的心头。

    炮兵们的脸顿时被羞得通红,他们刚才被银子的光芒蒙蔽的双眼。此刻才反应过来,这些银子都是大帅所有。

    想明白的众人纷纷把目光盯在给他们带路的倭人,那种凶狠的眼神看得前兵卫浑身一颤。

    “大人!前朝请!”前兵卫的心里暗道可惜,刚才明人要是为了银子内斗起来,他还有机会转移走最重要的货物。

    当他们来到最里面,前兵卫掀开前盖在架子上一块苫布。苫布掀开的一刹那,金光闪动晃的人目眩神迷。

    整整一个架子上码放的全部都是金条,一根根大黄鱼看得库房内的吸气声连连响起。

    有了方才的刺激,这次炮兵们很快就反应过来。

    刘锡田转身对身后的炮兵吼道:“兄弟们!全部搬回去!”

    抢劫行动进行了一天才停了下来,结果却是让所有人大跌眼睛。炮队的刘锡田竟然抢劫到的财物最多,他们把城内最大的白银交易商人给抢了个底朝天。

    这里就是幕府在长崎设立的白银兑换地点,大明的商人把铜钱运到长崎再兑换成白银运回国内,每年的获利颇丰。

    谁都没想到原本在城外攻城的炮兵直接摸到位置,留下两人把门,剩下的百十号人把库房洗劫一空。

    为了运回二十一万两银子,黄金也有一万多两,炮队竟然雇佣码头上的苦力。有他们帮忙很轻松就把金银运到船上,其他人也有学有样,原本最底层的苦力如今是最吃香的人。

    到了天黑的时候,仅仅是抢劫商铺加上城内富户长兴军就收获了四十三万两银子,其他的货物更是堆积如山。

    张斗大手一挥,码头上的船只一律征用。商铺内的货物,码头上仓库中的货物一律装船运走。

    对于城内作坊和普通百姓张斗没有动,他在澳门已经抢出了经验。不动这些人,长崎就会暂时的平静下来,不会对他的抢劫行动造成影响。

    一旦要是城内的十多万人闹起来,即使能平乱也会牵扯长兴军大量的精力。

    长崎被海寇攻破惊掉了倭国各个大名一地的下巴,这巴掌将幕府的脸都抽肿了。原本调集水师信誓旦旦的平叛剿灭海盗,结果大败亏输。

    还没等第二次组建水师呢!海盗就攻破长崎,不但把那里抢劫一空,还滞留在那里不走。

    大有不把长崎刮地三尺绝不罢手的意思,平户藩的松浦家最近几日可谓是一日三惊。

    每每见到官道上有骑兵在飞驰,心就悬在嗓子眼。长崎可是倭国唯一的通商贸易口岸,是幕府的开支的最大来源。

    现如今被海寇攻破,他除了切腹自尽外没有任何的选择。

    逃到肥前国的德川家光更是吃惊的将手中的茶盏打碎,这下麻烦了。这是德川家光的真实想法,海战失利还可以解释为遇到偷袭。

    长崎的失守是不可原谅的错误,现如今唯有夺回长崎,赶走海寇一途可走。

    不然自己大将军的位置就会落到叔叔的头上,自己决不能看着这样的情况大声,他立即召肥前国大名前来商议出兵事宜。

    但他得到消息却让德川家光的心凉了半截,早在半日前松仓修介就被德川忠长召去议事。

    自己的叔叔要干什么?他难道要先行出兵长崎不成?如果让德川忠长出兵收复长崎,自己的大将军的位置就彻底没戏。

    德川家光当即带人直奔自己叔叔的临时住处而去,到了那里却没见到人。

    德川忠长与松仓修介已经出城了,到了此刻德川家光才知道松仓修介已经投靠自己的叔叔。

    不甘心失败的他只能让人立即去筑前和筑后两个藩国去调兵,此刻的他希望自己叔叔久战长崎不下,自己再率领大军一举攻破长崎。

    但他知道自己的想法极不现实,从筑前和筑后两国调兵最快也要三天之后。

    三天的时间足够自己叔叔打下长崎了,海寇可不是正规军队。他们不会死守长崎不撤离,最大的可能就是自己叔叔一到,海盗们望风而逃。

    自己这么做还有意义吗?德川家光不知道,但他只知道做了还有一线希望,不做一线希望都没有。

    为了能迟滞德川忠长的行军速度,他利用自己的权利让人用快马通知沿路所有势力禁止给德川忠长提供补给。为了大将军的位置,他已经拼了。

    马上的德川忠长俯视自己马前的中年人,当被告知所有人不许给自己提供任何粮食的时候彻底的怒了。

    他没有想到自己的侄子为了大将军的位置竟然置长崎的安危于不顾,自己身后可是有着整整万人的大军。

    如果得不到补给根本走不到长崎,他的脸色越大阴沉。手也握在刀柄上,就在他即将爆发的时候。松仓修介说道:“你封地内的粮食屯于何处?”

    那中年武士听得一愣,随后就反应过来道。“回大人!小人的粮食存放于村后的粮仓中!”

    松仓修介听完笑了,说道:“现在你立即带领你的足轻去田地里干活,天黑前不准回来。去吧!”

    “嗨!”中年人如蒙大赦地逃掉了,德川忠长的手也从倭刀上松了下来。

    他不禁夸奖松仓修介道。“松仓君不亏是智谋无双,小小德川家光竟然敢三番五次与我作对。当我当上大将军时,必将他发配到虾夷之地!”

    听了德川家光的话,松仓修介只是笑了小没有接话。德川家的内部争斗他还是少掺和为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