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二百八十五章 老弟,你是走不了!

第二百八十五章 老弟,你是走不了!

    颜思奇可是听说了,澳门港口里停靠的西夷大夹板都被那股势力俘虏。离开澳门时的大夹板船就有十条,其他的大小战船数百。

    这样的势力还是不要轻易得罪的好,自己还是另选一块地方落脚的好。

    两方势力都不是他能惹得起,自己还是躲得远点的好。

    突然!从外面跑来一人,他大步来到郑一官身前说道:“大哥!倭人又来了,这次他们足有三千人,咱们还是早做打算的好。”

    郑一官听了把目光看向颜思奇,颜思奇再不犹豫。说道:“撤!先离开倭国再想落脚之处!”

    他们一行人急忙从仓库冲出,直奔码头而去。这里已经停满了海船,由于这几天平户藩的抓捕,很多海船都滞留在此。码头上的倭人足轻不在少数,但他们如何是两伙亡命徒的对手。

    “上船!”颜思奇一声令下,他带着手下上了他们自己的十三条海船。

    郑一官也登上自己的十条海船向着港外驶去,他们刚刚使出码头迎面就遇到上百条倭船拦住去路。

    就在双方对峙之时,一条小船缓缓来到郑一官的座驾前。一个倭人站在船头喊道:“一官!你现在立即投降还来得及,只要你能擒下颜思奇还依旧是我田川家的女婿。不然!小心尸沉大海!”

    看的人正是郑一官的老丈人田川昱皇,郑一官娶的是他女儿,他抱着一线希望前来劝降。

    郑一官在船上不为所动,躬身说道:“老人家请回吧!我意已决不会改变!”

    “好!好!好!既然你执迷不悟,那么等下你死在战场上,松子也不会怪我了!”说完头也不会的离去。

    这是一场不对等的战斗,二十几条海船对上近百的倭船,胜负一眼就能看出来。

    颜思奇也有些后悔,没有把大部分的人手都带来。现在用这些海船与倭人对战,和送死没有什么分别。

    战斗很快就打响了,颜思奇的船队一开战就陷入了重围。虽然倭人船小,但他们数量众多。

    一下子包围上来,他的船陷入苦战。一时间船上喊杀震天,刀来剑往打成了一团。

    而郑一官的十条船虽没有颜思奇的大,但火力却无比强大。每条船上都有火炮四门,那些想要靠上来接舷战的倭船纷纷被击中沉入海中。

    颜思奇的旗舰也被被倭人战船围攻,刚刚躲开倭人凌厉的一刀,又被倭人的竹枪逼退。

    他连忙闪身到一侧的桅杆下,对另一个倭人展开攻击。双方都是敢打敢拼之人,不过颜思奇的人更加凶猛,每每能在颠簸的船上占据上风。

    见到颜思奇暂时没有危险,郑一官没有让自己的海船前来救援。而是把目标定在远处观战的倭人旗舰上,那里可定有平户藩的藩主。

    只要击退或者击沉敌人的旗舰,他们才有逃脱的可能。当下十条海船调头,冲向远处的倭船旗舰。

    松浦三川一开战就把主攻的方向定在颜思奇身上,在他看来船大人多的颜思奇才是主力。只要消灭颜思奇,郑一官必定投降,

    所以一开战他就让大多数的战船围攻颜思奇,进攻郑一官的海船还不到二十条。

    出乎意料的竟然是郑一官不但全歼他派去的海船,还向着自己杀了过来。

    他连忙让自己身边的十几条关船迎上,自己则是与郑一官拉开了些距离。

    刚才他可看得清楚,郑一官船上的火炮犀利。一里外就能击毁关船,这样的战斗不是他这样养尊处优的家主应该干的事。

    见到又有十几条关船拦截,郑一官连忙命令自己的海船转向,斜斜地刺入敌阵。

    虽然郑一官没有艾伦熟悉海上炮战的方法,但他在那几天就曾注意过艾伦指挥船队。

    他清楚的记得艾伦每次指挥船队都是让自己的侧舷对敌,最好是侧舷对准敌人的正面。

    这样即能发挥自己火炮的优势,还能处在对方火炮最少的正面。

    一旦与敌近距离交战,一定要猛插敌人侧翼。利用火炮撕碎敌人的防线,尽量减少接舷白刃战。

    这次指挥郑一官就是利用这样的思路,他让自己的船队斜插入倭人船队的侧翼。就能避开倭人的围攻,用自己的优势对阵倭人的短处。

    仅仅是一轮齐射就让拦截他们的关船损失惨重,十几条关船当场就被打沉了两艘。

    而郑一官的船队则是穿过倭人的拦截直奔地方旗舰而去。

    松浦三川见到自己的十几条海船都没能拦住对方,不由得破口大骂:“八嘎!八嘎!……”

    见到冲过来的郑一官,松浦三川顾不得其他逃命要紧。他的带头逃跑让倭人战船没了指挥,不多时被郑一官率领的海船击溃四散奔逃。

    看着郑一官船上的火炮,颜思奇一阵地羡慕。这才是真正的海战,自己以前那种接舷白刃战分明就是海上打群架。

    不知道还会不会再次遇到拦截的他们没有停留,直接向颜思奇的老巢宇久町岛驶去。

    这里颜思奇已经经营多年,光战船就有上百艘,还有效忠于他的倭人武士数百人,都是颜思奇最精锐的力量。

    上了岛颜思奇才把心放了下来,除非倭国倾巢而出,否则谁也奈何他不得。

    分宾主落座后,颜思奇就问道:“一官老弟!刚才海战瞧一官老弟船上的火炮犀利,可是佛郎机人所造?”

    郑一官摇了摇头道:“不满颜大哥,年前解决澳门小弟也有参与。这些火炮就是小弟帮忙运送货物的船资!”

    听到这里颜思奇把眼睛蹬得老大,不可置信的看着郑一官道:“这么说!你和那伙人有交情?那么这批火炮定是佛郎机人铸造的无疑!”

    郑一官说道:“颜大哥赎罪!关于那伙人的身份还需保密,不过这些火炮却是那伙人铸造,并非是佛郎机人铸造!”

    “还有这样的势力!”颜思奇吃惊地道。

    “正是!颜大哥要去台员岛落脚之事还需从长计议!”郑一官说道。

    郑一官本想立即离去回福建老家看看,奈何颜思奇太过热情非要留他在岛上住一晚再走。

    第二天一早,就见到颜思奇苦笑着对郑一官说道:“老弟你是走不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