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二百八十二章 灰色收入

第二百八十二章 灰色收入

    李坤得到张斗的授意将自己的计划娓娓道来。他的计划与张斗的大致相同,不同之处在于不是全部迁移,而是只迁移一半的人数。

    将济州岛百姓和倭岛上的倭人对长兴军敌意比较大和原来的旧势力迁到新的环境。

    对于剩下的人和迁移过来的外人打散居住,让他们杂居。这样一来邻里乡亲之间谁都不会信任对方,根本就不可能报团,也就只能听从长兴军的安排。

    李坤的计划可以说是摸透了人性的弱点,只要按照他的计划进行下去,不出三五年这些地方全部都是长兴岛百姓,再没有倭人和朝鲜人之分。

    张斗听了李坤的计划拍手称快,迁民计划也顺理成章地落到李坤的身上。

    济州岛府城的一间宽敞的大厅内,李坤正埋头在一堆文案之中。手中的算盘也噼里啪啦打个不停,一会还会找出一本账册仔细查阅。

    门外却走进来一个年轻人,相貌与李坤有几分相似。只是比李坤年轻了许多,他迈步来到李坤身前说道:“大哥还是如此勤勉!你也别太劳累了,应该多出去走走!”

    李坤在年轻人走近身前是鼻子就是一皱,一股酒气从年轻人的身上散发出来。

    “大白天的就出去喝酒,为兄交给你的事情办妥了?”李坤问道。

    年轻人拉了把椅子坐在李坤对面,笑着说道:“大哥你看,都办妥了!”

    李坤接过年轻人递过来的本子一页一页的仔细观瞧,越看他的脸色越难看,到后来他的手都有些颤抖。

    那年轻人尤不自知,还在那口不停的说道:“大哥你是不知道原来府城几个大户的嘴脸,为了不被迁走跪在地下求我!哈哈!今天可是出了一口恶气,金老财主都把十四岁的女儿送了过来,只要大哥点头,今夜你就能做新郎……”

    他还没有说完,脸上就重重地挨了一巴掌。这一下的力量奇大,将年轻人打得摔倒在地。脸上顿时浮现五条指痕,嘴角也溢出鲜血。

    年轻人被自己大哥打懵了,他都没敢出声,就那样趴在地下不敢动弹。

    “跪下!”李坤脸色铁青地吼道。

    “李贞我问你!你到底收了多少好处?拿人多少金银?除了这本之外有没有在别的地方做手脚?”李坤厉声喝道。

    “没!~~没拿多少……”李贞下意识地就想否认,但见到脸色难看的大哥又小声地承认道。

    李坤几步来到自己弟弟身前,一脚就踢在李贞的肩头。李贞被踢的就地翻滚,但他不敢躲闪,又乖乖的跪好。

    他们兄弟俩被发配到济州岛后差点被饿死,养尊处优惯了的两个孩子能干什么?

    十五岁的李坤就担负起养家糊口的重任,李贞清楚的记得在他饿得没有力气时,自己大哥满身是血的跑了回来。

    吃饭那碗馊饭的时候,李贞流下泪来。他知道大哥一定是从金老财主家恶犬嘴里夺来的狗饭,看着大哥一身的伤痕李贞才知道大哥为了自己付出了什么。

    所以今天被大哥教训他不敢有丝毫的违逆,老老实实的任打任罚。

    见到自己弟弟可怜兮兮的模样,李坤有些心软。他背对着李贞说道:“你我兄弟来到济州岛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累才盼来一个出头之日。只要跟紧长兴军,跟紧大帅,咱们李家不但能重建家族,还会比以往更加辉煌。

    今日你怎可为了蝇头小利自毁前程?不要以为大帅将迁民的任务交给为兄就万事大吉,这里面不知道有多少眼睛盯着咱们李家。

    只要有一丝差错,就会让咱们兄弟人头落地!”李坤语重心长的一番话说的李贞浑身颤抖。

    “大哥!李贞错了,我该怎么办?”李贞才知道事情的严重,他连忙请教大哥。

    “哎!事到如今只有负荆请罪一条路可以走了,希望大帅能看在咱们兄弟还有些用出放过咱们吧!本想让你跟着为兄在大帅面前露脸,日后也好某个前程,谁知却是害了你!”李坤悠悠地说道

    李坤跪在张斗身前,双手将账本举过头顶说道:“大帅!属下弟弟犯错乃是属下管教不严,还请大帅责罚!”李坤率领弟弟在张斗府门前跪了一个时辰才得到张斗的召见,他的心里才放下了不少。

    只要大帅肯见自己,事情就还有转换的余地。他忐忑地将自己弟弟收到的金银,还有珠宝玉石搬进张斗的书房,又把礼物的账册呈上。

    张斗没有接账册,只是淡淡地说道:“长兴军禁止收受贿赂,超过二十两银子一经查处立即斩首示众你可知道?”

    李坤心里“咯噔”一下,他早就记得杜先生提醒。在长兴军做事,千万不要受贿,不然难逃一死。

    听了张斗的话,李坤心里五味杂陈。自己的弟弟真的没救了吗?一想到自己与弟弟相依为命,他就不能眼看着弟弟送命。

    李坤重重地给张斗磕着响头,说道:“李坤自知弟弟罪孽深重,只求大帅让他加入敢死军带罪立功。哪怕战死疆场也行,救大帅开恩!”李坤也是发了狠,他知道长兴军的规矩无人能破。

    让自己弟弟进入敢死大队是死中求活的办法,一旦自己弟弟成功在敢死大队立足。他们兄弟一个从政,一个从军,李家日后的发现不可限量。

    张斗沉思了一会说道:“行!敢死大队打得都是死仗、恶仗,你弟弟去了那里就是生不如死,你可考虑清楚了?”

    “还请大帅成全!”李坤又是一个头磕在地下,抬起头时,额头已经一片青紫。

    张斗看了要地下的财物说道:“账册留下登记,这些东西你带回去一半!长兴军禁止受贿,但只要登记造册就可留下半数。我还希望多些这样的蠢蛋,自己的事情要办好!”

    光收礼不办事是杜紫藤想出来的办法,想让手下都如海瑞那样的清廉是不可能地。只要手下人能办事张斗不介意他们有灰色收入,但凡事都要有一个度。敢跨过红线必将严惩不贷,暗影的名字可不是白叫的,有商人的地方就有暗影的存在。

    “兄弟以后在敢死大队要自己多保重,大哥只能给你求来这样一条生路!”李坤在门口拉起自己弟弟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