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二百七十八章 你就认命吧!

第二百七十八章 你就认命吧!

    飞鱼快船慢慢地靠上龟船,船上的水兵将飞爪丢过去勾住对方的船舷。

    两船在飞鱼号水兵的努力下极近到两步的距离,水兵立刻铺上木板,披甲战兵立刻从木板上踏上龟船。

    在甲板上一直观瞧的张环觉得有些不对劲,龟船上太过安静了一些。自己刚才那轮散弹不可能将所有的朝鲜人打死,长兴军已经踏上龟船,朝鲜人怎么会如此的安静?

    想到这里,立刻下令道:“让战兵小心朝鲜人的埋伏,水兵跟我从那里进龟船!”说着用手一指对方船舷上三尺方圆的大洞。

    马乐拦住张环说道:“船长!还是我去吧!船上离不开你!”

    “马乐听令!”张环板起脸下令道。

    “是!”马乐立刻立正,挺胸抬头听候张环的命令。

    张环下令道:“马乐大副!在我带人进入龟船后,立刻让飞鱼快船脱离到百步外等候,不得有误!”

    马乐还想说些什么,被张环一瞪立即答道:“是!船长!”

    立刻有人将木板搭在破洞处,张环第一个从木板上滑了进去。在他身后十名水兵也紧随其后的滑下,飞鱼快船也斩断连接的飞爪快速地脱离。

    就在飞鱼快船刚刚脱离,从尾楼的舱门里涌出上百的朝鲜水手。他们手持刀斧冲向飞鱼快船的战兵,三十人的战兵立刻排出鸳鸯阵对敌。

    站在后方的火铳手对着前方就是一阵的开火,打得冲锋中的朝鲜水手人仰马翻。

    张环踏进船舱就把左手的短铳对准前方,原本阴暗船舱被飞鱼快船打出的几个大洞照得很亮。

    张环目及之处并没有朝鲜人,他小心地向前走去。刚迈了一步就是一皱眉,甲板上粘稠的血液让张环十分不适应。

    这时其他的水手也进入了龟船,他们站在张环的两侧给小船长提供保护。

    突然头上杀声四起,接着铳响、喊杀声交织在一起。火炮朝鲜人有埋伏,但张环的心更加沉重。

    如果仅仅是这样的埋伏,张环都会看不起朝鲜人。这也太小瞧长兴军的智商,肯定有更大的阴谋在后面等着自己。

    张环小心地在船舱里行走,猛地停下了身子,举起一只手掌停在空中。

    其他水手也停下动作,疑惑地看着张环。只见张环趴在了船板上仔细得倾听,过了一会脸上露出了笑容。水兵们见到船长的笑容,终于放心心来,

    小船长年纪不大,但海上的经验比他们任何人都要丰富。每次都能率领他们几下大功,这次也不例外,只要看到船长的笑容他们就充满信心。

    甲板上的战斗打得血腥无比,长兴军四名身材高大的士兵手持钢盾一直顶在前方。他们将敌人大部分的攻击都放在外面,给身后的队友提供保护。

    他们身后的长枪手不断地刺出长枪,将那些进攻中的朝鲜人刺倒在地。六名长枪手不停地突刺让朝鲜人死伤惨重,尸体在盾牌手的身前堆了一层。

    他们不得已边打边向后退,在最后的火铳手也没有停下过射击。不停地有朝鲜人中弹倒地,但是这些朝鲜人似乎疯了,根本不在乎自己的生死,拼命地冲击长兴军的防线。

    当长兴军退到船头时,朝鲜人也被杀得所剩无几。三十几个朝鲜人将一个中年人围在中央,瞪着血红的眼睛盯着长兴军。三十多长兴军也死伤了一半,他们也没有力气杀光朝鲜人,双方就这么对峙起来。

    中央的朝鲜人分开保护他的人群走了出来,对着长兴军用汉语问道:“你们绝对不是海盗!你们到底是谁?”

    长兴军的士兵依旧保持防守队形,没人回答这个朝鲜人的问话。没有得到回答的中年人也不气恼,他用手指着远处再次靠过来的飞鱼快船道:“不过你们是谁都不重要,大家都要死了。能和你问这样强大的对手交战,是我朴英焕最大的幸事!”

    当飞鱼快船再次靠上龟船时,中年人掏出一个竹哨猛吹起来。尖锐的哨音震的所有人耳膜有些发疼,吹完竹哨的中年人将哈哈大笑。口中不停地说道:“死吧!大家一起死!……”

    他笑了一阵感觉到不对劲,此刻他的脸上没有刚才的从容淡定,取而代之的是惊慌、无措。

    朴英焕再次拿起竹哨猛吹起来,尖锐的声音又一次袭击所有人的大脑。

    一个懒洋洋的声音打断了朴英焕,“你是在召唤他们吗?”话音一落,三颗人头给丢在朴英焕的脚下。

    见到人头朴英焕大惊失色,这是他留下同归于尽的后手,怎么会被人割下头颅?

    “船长!”张环在长兴军注视下走上了甲板,他们一行人走到朴英焕身前,对中年人形成包围之势。

    看着面若死灰的朴英焕,张环说道:“朴英焕是吧!我真佩服你的勇气,竟然在底仓放下那么多的火药。你怎么不在我的船靠上的时候引爆呢?噢?不甘心是吧!还想再搏一次是吧!

    你没想到我会从船舷上的破洞进入船舱吧!也没想到你安排的三名死士会起内讧吧!不是所有人都愿意为你去死!他们的争吵被我发觉了,然后他们的人头就出现在你的脚下。

    看!一切都圆满了,这条龟船将是我的战利品,而你也是我的俘虏!”

    听了张环的话,朴英焕能地站起来,拔出腰间的宝剑杀向张环。就是眼前的少年破坏了他精心准备的计策,就差一点他就能成功。

    都是他!杀死张环已经成了他心中的执念。

    “砰!”的一声铳响,朴英焕摔倒在甲板上。他的大腿被火铳打出一个窟窿,血水汩汩的流出。朴英焕除了趴在甲板上嘶吼,什么也做不了。

    其他的朝鲜人想要冲上来拼命,结果被严阵以待的长兴军打倒在地。

    落日的余晖洒在海面上,一条破损的飞鱼快船拖着比它大上大上一倍有余的龟船在海面上缓慢地行驶。

    飞鱼快船的桅杆上绑着一个不停挣扎的中年人,张环站在桅杆前悠悠地说道:“朴英焕,你就认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