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二百七十四章 愤怒的赵小四(为枫林晚箫加更第五章)

第二百七十四章 愤怒的赵小四(为枫林晚箫加更第五章)

    长兴军的五十门火炮在城下一字排开,城头上的朝鲜人立刻变了脸色。

    城下这是多少火炮?这么多的火炮还不得将城门轰成渣,海盗什么时候有这样的装备了?

    安东意看到城下的火炮,心里一阵的发苦。他没有想到海盗竟然有这么多的火炮,面对数十门火炮,他一点守主府城的把握都没有。

    同样在城头观战的朴在即吓得面无人色,他哆嗦的说道:“安将军!守城的事宜本官全权交给你负责,本官头疼的厉害需要下去休息,对就是头疼!”他被刚刚胡铁牛的喊话给吓到了,看这样子守住府城的希望不大。那么自己在城内的家小怎么办?

    就在他走到马道时,城下的长兴军的火炮发出一声声的咆哮。炮弹带着啸音打向济州府城,济州府城那单薄的城门还有破旧的城墙在长兴军的火炮下瑟瑟发抖。

    李坤在看见城下腾起的硝烟就趴在地上。“砰!”的一声,他原先站立处的城墙垛口被炮弹打得粉碎。

    碎裂的炮弹和砖石碎块将方圆一丈范围内的所有人扫倒,一时间伤者不停地哀嚎。

    那些离得稍远一些的士兵和百姓被眼前的一幕给吓得傻傻地站在原地,他们怎么也想不到刚才还一起聊天吹牛的同伴转眼间就被打成碎片。

    一个什长最先反应过来,他指着趴在地下的李坤怒吼道:“起来!你个懦夫!再趴在地下小心……”这人还没喊完,就被一颗炮弹正中胸膛。

    他的上半身不知道被炮弹带到何处,只剩下腰部以下还在原地。血腥的场面让那些惊慌的百姓更加害怕,他们惊叫着在城头四处乱窜。

    李坤则是老实的趴在地下,双手抱头将身体蜷成一团。他刚才已经听城下的人说得清楚,只要自己活到海盗进城就万事大吉。

    反正他也不是官员,根本就不用为性命担忧。只要等到海盗进城一投降就完事大吉,只有那些官员和有钱人才会为担忧性命。

    所以他在城下海盗开炮后就趴在地下,尽量减少自己被炮弹击中的几率。

    长兴军对济州府城炮击了四轮就停止射击,原因是城头上已经没有一个站立的朝鲜人,城门也被12磅重炮轰的粉碎。

    原本看上去坚固的济州府城已经被长兴军打开了,长兴军需要做得就是开进城内进行占领。

    高野上一手持倭刀第一个杀进济州府城,这把倭刀是他家传之物。握住倭刀的那一刻,高野就会感到自己的血脉在倭刀中流动。

    城门处已经没有站立的朝鲜士兵,他们都被火炮轰的死伤一片。就在高野上一迈步走出城门洞的一刻,一把钢刀向他拦腰斩了过来。

    高野虽然有防备也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刀吓出一身冷汗,要不是他时刻抵防敌人的偷袭,没准已经让对方得手。

    高野快速地后撤一步,抬手将这一刀挡住。然后一挥手中的倭刀,将全身的力气爆发在刀枪向着敌人斩出全力的一刀。

    安东意在城下开炮的那一刻看到了跌倒在马道上的济州牧朴在即,也看到城头上的惨状。

    当他听到城门破碎的声音时,就立即冲下城墙,躲在城门边准备偷袭进城的海盗。

    他的偷袭并没有成功,进城的海盗竟然躲开他必杀的一刀。就在他要再次进攻时,敌人反击的一刀也到了。

    凌厉的一刀让安东意想起了倭人的刀法,来不及多想的他只能挥刀迎上。

    两把刀在空中相交发出“铛!”的一声脆响,从敌人刀上传来的力道让安东意手臂发麻。

    他也终于看清楚了敌人,在他身前个子很矮的海盗头戴面罩的头盔,身上是闪亮的胸甲。

    手中则是一把寒光闪闪的倭刀,这是一个倭寇无疑。倭寇什么时候与西夷海盗勾结在了一起?

    高野上一没有给安东意思考的时间,一击不中的他挥刀再次攻了上去。

    他的刀法狠辣刀刀致命,对手虽然武艺不凡但与敌交战的经验太少。只是几招就被他抓住一个破绽,一刀斩在肩头。

    锋利的倭刀几乎将安东意的半边膀子卸下,高野上一上前一步追上逃走的敌人,一刀斩去对方的头颅。

    在钢刀划过敌人脖颈时的快感让高野上一兴奋的浑身颤抖,他知道自己今生离不开战场,只有在这里他才能找到自己的价值。

    安东意的死亡让原本就孱弱的朝鲜人彻底放弃了抵抗,他们一个个跪在地上,双手高高的举过头顶。

    这时什么许诺,什么银子都是假的,只有活下去才是朝鲜人最迫切的需要。

    高野上一率领敢死大队向城内突进,遇到的朝鲜人只要还站着立即斩首。一时间街道上人头滚滚,血光冲天。

    剩下的朝鲜人老实的像一只只的鹌鹑,他们把头埋在地上,丝毫不敢起身。

    当长兴军进城时,城内的战斗基本上结束。偶尔一些零星的战斗已经不能改变大局,相信到了晚上就能控制住整个济州府城。

    赵小四带领手下百人对也杀进城内,进城的他们立即分散成十人的小队清缴城内的残余朝鲜士兵。

    当他来到一户高大宅院前时,就是一皱眉。这户人家的门口倒着几个没有头颅的男人,院内隐约还传来女人的尖叫声和沉重的男人喘息之声。

    他毫不犹豫带着人走了进去,一进入院子赵小四脸上就变了颜色。

    院子的地上有一具十岁左右女孩的尸体,那个孩子双眼睁得老大,似乎在死前想要看清楚这个世界。

    从她身上的齿痕和淤青上可以看出这孩子生前受到了非人的折磨,不远处的台阶上三个敢死大队的武士正在一个少妇的身上尽情的发泄。

    少妇的双臂已经被砍断,呼喊的叫声也越来越低。这三个倭人在尽情的发泄兽欲,根本就没有注意到身后的来人。

    赵小四几步冲了上去,抬脚就将少妇身上的倭人踹了出去。

    那个敢死大队的倭人正在兴头上被人打断,大怒地叫道:“八嘎!”他从地上爬起来抓起地上的倭刀就要对赵小四下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