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二百六十二章 倭人还是死去的好!

第二百六十二章 倭人还是死去的好!

    岛津中横在看到烟花后一直就是心绪不宁,那种不安的感觉一直在心头萦绕怎么也挥之不去。

    当他看到明人的阵型没有变化,而自己的骑兵冲向明人帅旗时,心里才安定下来。

    不求自己的骑兵能击杀明人的主帅,只要能让明人的帅旗后退,就能动摇明人的军心。

    只要明人阵线不稳,他的数万足轻定能将明军堆死。

    三井直木作为岛津家唯一一只骑兵队伍的大将,已经将岛津家视为自己的一切。

    岛津家的胜败全部都压在他的骑兵身上,让不到三十岁的三井直木感到巨大的压力。

    在穿上足具的那一刻起,他就没打算活着回到本城。出发前他把所有的骑兵武士聚到一起,参加了自己的葬礼。

    “诸君!家主大人正在亲冒弹雨为各位创造全歼明人的机会,我三井直木已经把自己当成死人。不杀光明人绝不回城,还请诸君跟随三井共同努力。诸君今日会战死在城外,但是各位会永远被萨摩藩的人记住。

    有这么一群人为了萨摩藩,为了岛津家战死杀场,

    有这么一群人参加完自己的葬礼后再出城决战。

    这群人必将载入史册百世流芳,请诸君务必努力,拜托了!”说完话的三井直木深深的一鞠躬。

    其他骑兵武士也深深的鞠躬还击,一共大声说道:“愿主家武运长久!”

    他们出城就直奔长兴军的后阵,那里就是他们的目标。高高飘扬的日月大旗就是他们此行的目标,只要砍倒大旗胜利就会属于岛津家,属于萨摩藩。

    张斗看向冲上来的骑兵就是一阵地咧嘴,这些也能叫战马?大明一些拉车的挽马都比这些马高大,马上的武士更是夸张。

    他们穿的花花绿绿的竹子盔甲是出来逗比的吗?这样的盔甲有防御力?只穿单衣的轻骑都比他们强!

    马宝更是不屑,倭人的骑兵还没有建奴的三成水平。就这样的骑兵也好意思拿出来丢人现眼?

    “大帅!末将只需率领一队亲兵即可收拾掉这些倭人骑兵!”马宝请战道。

    “不可大意!给你两队亲兵,去吧!”张斗说道,他派给马宝二百亲兵。这些人都是身经百战的老兵,即使对上女真白甲兵也不会落入下风。

    这些人手中清一色的全部都是线膛长生铳,在三井直木的骑兵进入一百五十步就开火。

    一时间三井直木的骑兵人仰马翻被打倒了几十个,三井顾不得吃惊明人火铳射程之远,只是低头打声招呼骑兵们跟上,

    就算是死也要拉着明人一同死去,看着不断落马的骑兵三井心中一阵地焦急。照这样下去冲到二百拦截士兵的身前至少要损失一百多骑兵,虽然损失惨重,只要能接近明人付出的代价就算值得。

    他们的目的就是那杆大旗,只要砍倒大旗就算胜利。

    看着越来越近的倭人骑兵,马宝一声令下,数十颗手榴弹丢向倭人骑兵。

    “轰!轰!”的爆炸声传来,原本还气势汹汹地倭人骑兵顿时就乱成一团。

    倭人的战马从来没有听到这么响亮的声音,它们蹦踏着想要将背上的骑手甩下好逃走。

    倭人们也被近距离的爆炸炸得有些头晕目眩,这一波的爆炸至少让一半的骑兵摔落下马。

    三井直木看着身边剩下的二百来人,一咬牙继续向前冲去。胜利就在眼前,明人已经不足二十步。

    只要冲过这二十步胜利就属于他们,但他发现明人们没有丝毫的慌张。

    明人从腰间的刀鞘里抽出二尺长的三棱尖刺安装在火铳上,原本近四尺的火铳瞬间就变成五尺长枪。

    寒光闪闪的三棱尖刺在阳光下下散发出寒气,看得三井直木直吞口水。

    原本近战废物的火铳转眼间就变成杀人的利器,这样的转变让三井直木有些接受不了。

    亲兵们将火铳举起,对着倭人骑兵射出火铳内的铅弹就端着火铳杀了上去。

    刺刀在火铳量产时就被张斗提上日程,由于工艺的原因,打造出的刺刀极易折断。

    这样的刺刀根本就不能满足长兴军士兵的需要,所以长兴军一直给火铳手配备一把短刀以应付近身的战斗。

    最近孙和鼎终于在张斗的提示下打造出来一种新型刺刀~三棱刺刀,这种刺刀主体就是一把尖尖的锥子,三面开有三个半圆形的血槽。

    它并没有刃,完全靠着尖刺来杀伤敌人。由于整体是圆锥,长生岛现在炼出来的钢铁打造这样的刺刀完全没有问题。

    打造出来的刺刀也不易折断,最重要的是这种刺刀破甲能力非常的强,即使女真人身穿三层铠甲也能一击而破。

    它上面的三面血槽还有放血的功能,即使刺中的不是要害,也能放干人身上的血。

    只是这种刺刀打造不易,如今只能让张斗的亲卫队先装备上。今日正好用倭人的骑兵试试刺刀的威力。

    打光火铳内铳弹的亲兵手端刺刀排着整齐的队伍冲锋,倭人战马根本不停、听骑手的指挥纷纷向左右闪避。

    亲兵们挥动火铳将刺刀捅入战马的身体,一匹匹战马倒地嘶鸣将身上的骑手甩出老远。

    看着被刺倒的同伴三井直木心中悲痛万分,整整五百骑队转眼间就剩下他们小猫两三只。

    大旗就在不远的地方,他的心中一片火热。只要能冲到那里一切的牺牲都值得,他将腰间的肋差刺入战马的屁股。

    胯下战马在疼痛下拼命地冲向那杆日月大旗,冲锋中三井听到一声铳响,身边的一个骑兵瞬间就被打落马下。

    这时他才注意到大旗下一员身穿乌黑全身板甲的大将。这人身材高大,胯下的战马也是高大异常,手中的狼牙棒更是夸张。

    刚才的火铳就是他身边两名亲兵射出,三井直木如今只剩下单人独骑。

    五百骑兵已经损伤殆尽,三井无论如何也不能让同伴的血白流。他咬紧牙关向着大旗冲了过去,不管是谁也不能阻挡他的决心。

    张斗看着冲上来的倭人骑兵有些佩服他的胆量,但是倭人还是死去的好。

    催动战马迎了上来,二马相遇的一刻张斗的狼牙棒砸飞了想要前冲的三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