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二百五十八章 炮兵首战

第二百五十八章 炮兵首战

    长兴军在码头空地列阵后,向着鹿儿岛本城缓缓推进。

    炮队指挥刘锡田下船就来到张斗身前,“大帅!炮兵请求首战破敌!”

    张斗看着刘锡田说道:“你的大炮上可没有刀刃,倭寇冲上来怎么办?”

    “大帅!末将有绝对的把握拿下首战,不能取胜提头来见!”刘锡田再打完南萨摩城就有了新的想法,今天就是验证他想法的时刻,为此他甘愿立军令状。

    炮兵们在奋力地推动火炮,沉重的火炮将地上的泥土都压出两条深深的车辙。

    刘锡田脱光了上衣,使出全身的力气推动火炮。作为长兴军老资格的炮手,他负责整个炮队。

    “兄弟们加把劲!别让后面的兄弟看扁了,咱们炮兵一样能把大炮顶在敌人的脑门上开火!使劲推啊!”他的高声浑厚低沉,好似钟声敲击在每个炮兵的心头。

    以往他们经常受到步卒,尤其是枪盾兵的嘲笑。说他们只能躲在后面开炮,离开他们的保护什么都不是。

    刘锡田的话语听得炮兵精神为之一振,对!凭什么炮兵就要躲在后方,这次他们可是打头阵。

    什么枪盾兵、刀盾兵还有火铳手都得靠边站,第一阵还要看他们炮兵的。

    岸边距离本城足有十里,炮兵推着沉重的火炮在土地上行走非常地吃力。每前进一步都需要他们挥洒自己的汗水,走了不到二里所有的炮兵都脱光了上衣,一个个露出一身腱子肉奋力推动火炮。

    他们一直把火炮推到本城三里远的地方才停了下来,在这里所有的火炮都能打到城下。

    岛津中横见到明人把火炮推到城下就是一阵的头疼,这个距离本城上的火炮几乎没有什么准头。要想命中三里远的目标确实有些困难,如果放任明人火炮不管任由其对着自己的大阵狂轰滥炸,再多的足轻都会崩溃。

    正在他犹豫之际,明人的火炮开始射击。先是一门火炮打出一发炮弹,这颗炮弹明显打得高了,越过城墙砸在城内的民居内。

    惊呼从城内传来,房屋被炮弹击中的瞬间就已经解体,成了一堆碎木头。

    岛津中横不能等了,明人的火炮能轻松地打进本城,说明他们的射程远在自己城头大筒之上,再不开火等明人调试好火炮,这几门大筒都会成为靶子。

    “命令大筒射击,派出五千足轻驱赶明人炮手,不能让他们轻松开炮!”岛津中横下达了开火命令,城头五门巨大的大筒对着刘锡田的火炮阵地也打出一轮齐射。

    看着严重偏出的炮弹,刘锡田撇了撇嘴。就这种炮击水平,在他们炮队就是推炮的存在。根本就不能让这样的炮手操炮,简直就是浪费炮弹。

    “目标城头的火炮!先给我打碎再说!”刘锡田没有理会逼上来的倭国足轻,他的第一目标是城头上的倭人火炮。

    虽然倭人炮兵的准头不怎么样,万一要是被这样垃圾的炮手给打中,死的就太不值了。

    只要打掉倭人的火炮,他们就能轻松地向敌人射击。就算不用步卒,刘锡田也有信心将倭寇轰成渣。

    经过第一炮的校正,第二次炮击所有火炮都对准了本城的城头。在一声“开火!”的命令下,五十门火炮发出自己的声音。

    五十门火炮发出的声音惊天动地,就连逼过来的足轻也被这种声音吓得举足不前。要不是有精锐的武士压阵,他们都想立刻调头就跑。

    炮弹带着啸音,铺天盖地的打了过来,听到啸音的侍从一下子将岛津中横扑倒,几个武士还拿着盾牌站在岛津中横身前替他挡住碎石的攻击。

    长兴军的第二轮火炮打得很准,几乎全部命中了城墙。整个本城的城墙都在这轮攻击中摇晃起来,一时间城头炮弹的啸音不断。砖石、土块四处飞溅,很多城头上的家老大将被击倒。

    一时间城头上死伤惨重,“保护家主!”一群武士盯着炮弹冲到岛津中横身前,拉起他就像城下跑去。

    岛津中横也是第一次经历炮击,地动山摇的场面把他吓得不轻。一向养尊处优的他小脸煞白,双腿都不停地颤抖。

    此刻他要感谢身上的足具,不是这套铠甲的遮挡,他尿裤子的的情景就会被所有人瞧见。

    一名武士挥舞着倭刀,连续斩杀了两名要逃跑的炮手。他提着血淋淋地人头,对着剩余的炮手吼道:“大筒还击,再有逃走全部斩首!

    他的话还没说完,整个人就化成了一堆碎肉在城头上飞舞。一枚炮弹击中了他,炮弹的惯性将他扯的粉碎。

    剩余的倭人炮手被吓坏了,转身就向城下跑去。

    他们刚刚离开,一枚炮弹就打中这里。沉重的大筒被炮弹击打的变形飞向空中,落地的同时砸得城头砖石飞溅。

    两个来不及逃走的炮手被当场砸死,大筒又滚落城下,掉进护城河中捡起一大团水花。

    当长兴军第一轮炮击结束,城头上一片狼藉。多处的砖石碎裂,很多地方的垛口都被炮弹打飞。就连城门楼都被砸塌了一角,里面的炮手惊慌失措地跑了出来。

    那些站在城头的足轻更是死伤惨重,被炮弹命中的直接就打成碎肉。

    被炮弹擦到四肢的也是缺胳膊少腿,躺在地下哀嚎。更多的人被飞溅的砖石击伤,很多人都是头破血流。

    城头上的五门大筒一轮就被打废,再不能对明人火炮造成威胁。

    城下的足轻都瞪圆了眼睛,呆呆地看着城头的惨状。仅仅一轮炮击就造成这样的效果,再打上几轮还不得轰塌城墙?自己真的能守住本城吗?每个足轻的心里都泛起了嘀咕!

    那五千逼向明人的足轻下意识地停下了脚步,他们也看到城头的惨状。很多人都停下了脚步,这时他们才意识到明人的厉害,一些人的双腿不停地颤抖。

    惨叫声从队伍中传来,一个身材高大的武士手里抓着颗人头走了出来。

    “再有不听号令,裹足不前者,杀!有临阵脱逃者,杀!胡说八道,扰乱军心者,杀!”三个杀字让所有的足轻都冷静下来,他们就是炮灰的命。上前也许还有还有一丝活路,退后一定会死。

    足轻们在武士的逼迫下再次向着明人火炮冲去,这次他们没有再慢慢地行走,而是呐喊着冲了上来。

    “换散弹!让倭寇尝尝长生岛铸造铅弹地厉害!咱们炮兵扬眉吐气就在今日,让后面的家伙都看好了,咱们的火炮一样能上刺刀!”刘锡田大声地命令,炮手们紧张地清膛、状态药包做好了发射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