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二百五十六章 为什么要杀戮我们!

第二百五十六章 为什么要杀戮我们!

    陶磊一脸的无辜,对着马景博怒吼道:“老子知道在转圈!狗屁的倭国地图,看着都别扭。就这么屁大的地方,咋这么多地名呢!”

    马景博向地图瞅了瞅用手一捂脸,低声道:“倒了,陶哥!”

    陶磊一瞪眼,“你小子是不是困迷糊了?这荒郊野外的是到本城了吗?……”陶磊还要继续怒斥,被马景博一把捂住了嘴。

    “陶哥!地图拿倒了?”马景博在陶磊耳边小声地说道。

    “老子早就说字认的不多,还非要老子当什么队长……”陶磊一边嘟囔一边把地图往马景博手里一塞。

    八十七个人的队伍在黑夜中继续赶路,他们只能保持在马上不掉下来。想要纵马狂奔那时做梦,陶磊拍着马景博的肩膀说道:“马小子你带路,要是赶不上本城大战看老子怎么收拾你……”

    马景博一脸生无可恋状……

    巴彦率领的骑兵大部分都是朵颜部的牧民,他们经过简单的纪律训练就是合格的骑兵。

    这些人虽然穿上胸甲,带上头盔,手拿长生岛制式兵器马刀。但他们拒绝使用火铳,大明火铳无用已经在他们的心里根深蒂固,不是短时间可以扭转。

    这些人悍不畏死、马术精湛,尤其在黑夜中对倭人足轻的夜袭,更是将突袭发挥到了极致。

    倭人在足轻临时扎营,根本就没有设立寨墙。让巴彦带人轻松地突入营地,接下来让手下的骑兵五十人一队在倭人营地里来回的穿插。将混乱的倭人分割再一一歼灭。

    安德鲁率领的三百骑非常不适应巴彦这种穿插分割战术,看到巴彦带着朵**兵四处乱穿就是一阵的头大。

    既然跟不上巴彦的节奏,安德鲁就击中三百骑对聚集在一起想到反击的倭人进行打击。

    他们的横队冲击加上骑枪对付倭人足轻就是摧枯拉朽,没有倭人能够抗住他们的冲击。

    两种不同风格的骑兵在一起第一次配合就十分的完美,倭人足轻几乎没有抵抗就四散奔逃。追杀溃逃的敌人是巴彦的强项,一直将倭人撵到树林里巴彦才收兵返回。

    这一战他们至少消灭了一半的足轻,剩下的倭人逃进山里已经成了惊弓之鸟根本不足为惧。

    巴彦的骑兵在这一战中只有二十一人战死,这些人是在追击中被反击的倭国武士击杀。

    不过能以二十余人的战死击溃上万倭国足轻完全是一场大胜,巴彦等牧民见惯了生死,对于战死的同伴没有太多的悲伤。

    他们将战死的同伴放在柴草堆上点燃,其他人围在火堆旁低声地叨念着什么。

    安德鲁则是抓紧时间让受伤的士兵包扎伤口,两个不幸落马的士兵伤势较重只能将他们放在两马中间的网兜里。

    他们不能在这里耽搁的太久,一定要在大战前赶到鹿儿岛本城。在大战进行到关键时刻,在背后给倭人致命一击。

    距离鹿儿岛本城不远的平川,这里的倭人大多天不亮起来下地干活。

    最近家主要和明人开战,男人们都被去本城做了足轻。地里的活只能由花甲的老人和妇女干,他们起的比平时更早。

    这些倭人百姓结伴走在去自家田地的路上,老人们弯着腰一边走一边长吁短叹。

    自从上次争夺天下的大战,岛津家再没有这样的召集足轻。这肯定是场大战,也不知道自己的子孙能否平安归来。他们的心已经飞到本城,就想知道自家的孩子是否安好。

    年轻的女人们则是有说有笑,家长里短的聊个不停。

    “智子!你家的男人出征你就不担心吗?”一个只有十三四岁的倭女问道。

    智子不在意地说道:“担心个啥!他不在家正好,省的每天夜里都不让我睡觉!”

    “哎哎!你家的熊本这么厉害?你不是要幸福死了?”有一个女人加入进来。

    她们的话题从最开始的担心自家男人,一路跑偏到多少天行房一次。听得年轻的美子满脸通红,低着头根本不敢看其他人。因为他的小男人七郎就是大家口中说的一夜都不休息,那种说不出的感觉让美子十分的喜欢。

    年纪大的女人则是张口骂道:“不要脸的女人!这么喜欢男人怎么不去当艺姬!”

    “安惠!你们家的老井边不是不行了吧!怪不得你一脸的痘痘,这么大年纪还涨痘痘一定是憋坏了!哈哈!!”泼辣的智子毫不客气地反击回去,气得安惠冲上来就和她撕打在了一起。

    其他的女人赶快上来拉架,好几个女人在地上滚作一团。

    正这时,远处传来隆隆的马蹄之声。年纪大的老人大声说道:“武士大人来了!不想死的赶快到路边跪好!”

    老人参加过多场的大战,他深知在倭国一般的武士根本就买不起战马。只有那些大家族出身的真正高级武士出行才会骑上战马,像这样的武士杀掉一群挡路的平民不会有丝毫地犹豫。

    所以他才让撕打中的女人赶快分开,听到有武士大人经过。撕打中的女人都停下了动作,她们快速地整理好身上被扯开的衣服,跪在路边头也不敢抬。

    倭国的等级制度非常严格,武士杀掉平民不需要付出任何代价。平民在武士经过时都不敢抬头观看,万一激怒武士大人被杀掉死的就太冤枉。

    他们跪在路边没多久,一大队骑兵从远处狂奔过来。战马踏在地面上的声音“隆隆”作响,震的路边的倭人心惊胆颤。

    当先跪下的老人偷眼向马上的武士观瞧,“嗯?”这些人并没有穿倭国的足具,反而人人都是闪亮的盔甲。

    这种盔甲他们从来也没见过,这是哪里来的武士大人?就在他疑惑之际,一支羽箭射穿了他的脖子。

    老者临死前悔恨万分,自己为什么要那么好奇去偷看武士大人,死的太冤枉。

    就在他后悔之时,却惊恐地发现这群武士在射杀他后并没有停手。

    箭支如雨般射向跪在路边的平民,那些路边的平民纷纷中箭倒地。

    他们没有想到武士会射杀他们这些平民,一个个倒在了血泊之中。

    “为什么要杀戮我们!”老者临死前不甘地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