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二百五十五章 夜袭

第二百五十五章 夜袭

    腿上的剧痛让马景博回头看去,只见那个被他踢倒的小孩手里拿着把锥子刺在他的大腿上。

    尤其是小孩的那双仇恨的眼睛,露出要吃掉马景博的凶光。原本可怜兮兮的样子消失不见,变成了狰狞的表情。

    一旁的同伴听到马景博的呼痛,一脚踢翻小孩。马景博伸手拔掉锥子,坐在地下发呆。

    他想不明白那个孩子为什么不逃走,冒死还要刺伤自己。这时陶磊头上顶着羽箭走了上来,“马小子!你做的没错,因为你不是畜牲所以放过那孩子。那孩子为亲人报仇刺伤你也没错,错的是这个世界。咱们不抢倭人,自己人就活不下去。所以还是大帅说的对,只有死掉的倭人才是最好的倭人!”

    马景博刚才有点想不明白而已,但他有这点好处。想不明白可以不去想,听命令就行了。

    他转头才看到陶磊头顶的箭支见到:“陶哥!你成神了,脑袋被射穿还能活下来!”

    “闭嘴!赶快把箭给老子弄下来,头皮可能被划破,疼死老子了!”陶磊见到马景博恢复原状,赶紧忙着将头上的箭支取下来。

    这支箭射过来的时候陶磊下意识地缩了下脖子,羽箭虽然力量强劲,射穿头盔后就没有多少力量。

    陶磊的头盔有些大,他为了带上头盔不至于廣的厉害,就在头顶缠了一圈又一圈的麻布。

    这些麻布救了他的命,箭尖射穿头盔的力量大减,再射穿麻布就失去了力量。只在他的头上留下一个伤口,没有射穿他的头颅。

    他们又在寺庙里搜索了一番,最后每个人都满载而归的离去。一个小金佛出现在陶磊得怀里,这是他从一个尸体的脖子上去下来的。

    那个人明显是个僧侣,陶磊可不管那些。现在这东西属于他,日后会属于他的干儿子。

    他们从寺庙出来时,城内已经燃起熊熊大火。倭国木制的建筑几乎就是粘火就着,陶磊带的百人队被大火隔绝在了城内。

    他们在城内被大火烧的狼狈逃窜,等他们一个个烟熏火燎地逃出南萨摩城时,天色已经黑了下来。

    城外的码头处已经被清理干净,骑兵也被放到岸上。唯一让陶磊郁闷的是船队已经离开,只有千人的骑兵在原地,看样子也是即将要离开。

    郁闷的他们赶进跑了过去,他们的出现吓了骑兵队的巴彦一跳。傍晚的时候陆军就已经撤离南萨摩城,临走时还放了一把大火将南萨摩城烧的一干二净,怎么从城内又冒出一个百人队?

    他们骑兵是作为路上攻击力量,配合船队奇袭鹿儿岛本城。再修整一段时间就要出发,他们要在船队明日天明抵达鹿儿岛本城时赶到,配合船队给鹿儿岛的萨摩藩岛津家致命一击。

    陶磊此刻才后悔不已,他们光顾着向最最高大的寺庙进攻。吹响撤退号角的时候正是他们与寺庙内的百姓交战的时刻。

    杀得眼红的他们根本就没有听到撤退的号角,错过了登船的时机。可能他们的百人队都被算在了阵亡名单之内,等到傍晚时舰队只能准时向着鹿儿岛本城出发。

    巴彦和安德鲁率领的骑兵也不能带上陶磊的八十七个人,那样会拖慢他们的行军速度。不能在天明时分赶到本城参加决战,肯定要被军法从事。

    巴彦将缴获的倭人矮马给了陶磊,让他们到鹿儿岛本城集合也算是没有办法中的办法

    岛津中横焦急地跪坐在塌上,他身前的家老一个个都默不作声。从南萨摩那里已经有败退的武士逃了回来,明人只用了半天就拿下南萨摩这座坚城。

    救援南萨摩的一万足轻武士在遇到南萨摩溃逃的败兵就停下脚步,原地等候家主的命令。

    南萨摩已失再去救援毫无意义,搞不好还会将这一万人搭上。他们没有接到命令的情况下只能原地待命,上万在原地扎下帐篷过夜。每人一个饭团的午饭让足轻饿得走不动路,这一停下正好钻进帐篷里保存体力。

    晚餐同样是一个饭团,到不是岛津中横舍不得给大战前的足轻吃饱。只是事发突然,他来不及准备这么多的东西而已。

    到了夜里,除了值夜的足轻所有人都沉沉的睡去。整个营地都静悄悄地,偶尔传出几声呼噜声显示着足轻们的疲乏。

    在帐篷外值夜的足轻也是无精打采地,饿肚子的滋味可不好受。他的胃里一阵阵的往上返酸水,无奈之下他只能抱着竹枪靠着大树打瞌睡。

    渐渐地他也睡了过去,在半梦半醒之间值夜的足轻隐约感觉到大地似乎在颤动。

    他睁开睡眼隐约在黑夜中看到几个影子,用手使劲地揉了揉眼睛的他惊叫出声。

    “敌袭!敌袭!敌~……”只来得及发出两声喊叫的哨兵就被一支利箭射穿脖子,他的嘴里冒出一连串的血沫子,一头栽倒在地。

    尽管只是两声叫喊,还是让不少的倭人武士跑出帐篷查看。只见数不清的骑兵冲进营地四处放火,火光中还有爆炸声传来。

    一匹匹战马在营地里驰骋,他们见到任何在地上跑的生物立刻就是一刀。

    倭人的两条小短腿在骑兵的追杀下死伤惨重,他们根本就组织不起有效的防御。

    每当倭人足轻聚在一起想到对抗骑兵时,总有骑兵冲过来丢下几刻手榴弹将他们炸散。

    再由手持长长骑枪的明人撞向那些准备反抗的倭人,足轻手中的竹枪还没刺到明人就被骑枪刺个透心凉。

    无奈之下的足轻只能四散奔逃,他们只希望明人的骑兵不要找上自己。

    巴彦好久都没有这么畅快的战斗,骑在高速奔驰的战马上,手中的马刀从敌人脖颈间划过。

    在战马的速度加持下,巴彦几乎没有使用多少力气就将敌人的头颅斩飞。

    看着不断倒在自己马下的倭人,巴彦觉得自己加入长兴军是这辈子做得最正确嗯一件事情。

    只有在最强大的势力下,才会发挥出最大的战力。他要用自己的马刀为子孙后代打出一个太平的天下,让自己的子孙后代永远占据最好的草原。

    黑夜中马景博不断地抱怨,“陶哥您到底认不认识地图啊!咱们都瞎转悠好久了,好像一直在兜圈好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