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二百五十四章 不是自己人就是敌人

第二百五十四章 不是自己人就是敌人

    紧随陶磊身后的其他长兴军也冲了上来,很快就将倭人足轻的反扑打了下去。

    在他们面前横七竖八的倒了数百具尸体,鲜血染红了地面。远处的地方还有人影闪动,很显然倭人们在准备下一次的进攻。

    陶磊见到倭人退了下去,他紧绷的神经才放松了一些。刚才那一阵紧张的防御让他的背后全是汗水,只要有一点松懈都容易让倭人冲上来肉搏。

    长兴军的士兵们也长出了一口气,倭人的拼劲不亚于女真人。那种舍生忘死的冲锋,让这群老兵都有些不适应。

    城外很快给他们传来了命令,让他们以百人为单位肃清城内的残敌。

    陶磊这个命令一下达,所有士兵都心领神会的点了点头。只有马景博凑到陶磊身前不停地问:“陶哥!城内的倭兵和百姓都穿的一样,这怎么能分得清?”

    “笨蛋!不是自己人都当成敌人!”陶磊恨铁不成钢地骂道。

    确实除了原有的南萨摩城内的千余守军身穿足具,剩下召集来的足轻都是一身平民的打扮。

    他们有很多人手里只有一根毛竹,不要小看毛竹。这东西扎在人身上同样是一个血洞,就算长兴军有胸甲防御,被捅在四肢上一样会失去战斗力。

    既然分不清哪些是平民,哪些是倭兵那就都杀掉好了。只要能减少自身的伤亡,长兴军不介意屠城。

    城墙缺口处的长兴军发现倭人没有继续攻上来刚要分散行动,就听到“咕噜!咕噜!”的车辆声音从远方传来。

    “防御!”

    “枪盾兵防御!”

    ……一声声防御的喊声从个个百人队中响起,刚刚收起盾牌的枪盾兵再一次的做好了防御。

    就在此时,远处十几辆大车被倭人推着冲向了他们。数百的倭人跟在他们后面高举着武器杀了过来,见到大车陶磊高声喊道:“刀盾兵,手榴弹!”

    在队伍后方的刀盾兵快速地将手榴弹丢向倭人推着的大车,“轰轰!”的爆炸声不绝于耳,原本行进的大车顿时被炸翻了不少。

    火铳兵立刻对后面露出来的倭人开火,一时间爆炸声,人的惨叫声不断响起。

    更是有闷哼声从长兴军的阵前传来,这是那几辆漏网的大车撞到了枪盾兵的盾墙上。

    马景博比较倒霉,他身前的大车就没有被炸坏。沉重的车身撞到他们和同伴的身上,他们闷哼一声脚下向后退了一步就在同伴的帮助下顶住了大车。

    这时从大车后闪出几个手持倭刀的武士,他们高高跃起希望可以跳过盾墙攻击后面的火铳手。足轻们也毫不示弱,他们手持竹枪木棒也杀向长兴军。

    马景博一直在用力地顶住大车,车后的倭人根本没有停下推车。他们希望大车可以撞透明人的军阵,彻底将明人的阵型打乱。

    就在这时一个手持倭刀的武士跳上大车,他挥舞着倭刀劈向马景博。

    双手都在抗着盾牌的马景博见到武士一刀劈来,他只能用自己的头盔硬接。

    这一刀正剁在马景博的头顶,把马景博震的头晕眼花,眼前金星直冒。

    就在倭人武士要劈出第二刀时,火铳声在马景博身后响起。武士胸口冒出打团的血花,栽倒下了大车。

    陶磊从后面跑了上来帮助马景博顶住大车,“怎么样?马小子!”陶磊关系地问道。

    “没!没事!”马景博的头还是有些晕,脖子也有些疼。刚才倭人武士的那一刀震的他眼前有些发花,直到陶磊上前他才恢复过来。

    又是几个手榴弹丢了出去,倭人再次被炸得人仰马翻。他们再也坚持不住,纷纷的向后退去。

    长兴军追在倭人身后杀了上去,南萨摩的街道都被鲜血染红,到处都是倭人的尸体。

    陶磊带着他的百人队盯上了南萨摩城内最高大的建筑,按照他们的想法这里一定是住着最有钱的倭人。洗劫这里不仅能清除倭人,还能将干儿子的礼物弄到手。

    他们快速地来到这栋建筑的大门前,几颗手榴弹捆扎在一起的爆炸让结实的大门变成了碎片。

    一直堵在门后的倭人也被炸得浑身是血生死不知,等陶磊杀进去后有些傻眼,这里竟然是一座寺庙。

    院子里不少的倭人百姓和孩子惊恐地缩成一团,地上浑身是血的僧侣已经咽下最后一口气。

    虽然浙兵出身的陶磊非常痛恨倭人,但出于对佛主的尊敬让他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

    就在他发呆之际,从百姓孩子堆里一个武士站起了身子。他手中的大弓对准了最前面的陶磊,陶磊还没有反应过来一支羽箭就向他射来。

    这一箭又快又急,陶磊来不及躲闪就被这一箭射在头盔上。巨大的力道让他的头向后一仰,脖子差点折断。

    人也后退两步摔倒在地,一声喊叫从身后响起:“陶哥!”

    马景博大叫着跑到陶磊身边,见到陶磊躺在地下一动不动。一支利箭已经射进陶磊的头盔,插在上面露出长长的箭杆。

    “杀!”怒吼从每个长兴军的口中喊出,就是他们心慈手软才让队长生死不知。

    火铳手举起火铳对着院子中的倭人百姓开了火,那些倭人妇女没有四散逃开,她们和男人们一样手里拿着剪刀、锥子、菜刀冲向长兴军。

    一时间院内血光迸溅,几十个倭人百姓倒在地上。院子内安静下来,只剩下长兴军火铳手装弹的声音,还有枪盾兵给地上的倭人补枪声。

    就在马景博将手中的长枪对准一个奄奄一息的倭人百姓时,旁边尸体堆中一个倭人小孩跑了过来,拦在马景博身前。

    他泪眼婆娑的看着马景博,口中一直在重复一样的话语。虽然马景博听不懂,他也知道这个倭人小孩在说些什么。

    一想到陶磊现在还生死不知,马景博的心肠就硬了起来。大帅曾经说过:只有死掉的倭人才是最好的倭人!

    他用脚轻轻将小孩踢倒,手中的长枪刺入地上倭人的胸口。那个倭人惨叫一声,鲜血不断地从口中涌出。

    就在马景博收回长枪时,他的大腿上传来一阵钻心地疼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