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二百三十九章 我老了!不想逃了!

第二百三十九章 我老了!不想逃了!

    中村俊秀的脑子有点不够用,接舷战不是应该挥动倭刀对砍吗?哪一方足够勇武就会取得整条船的控制权,现在这是什么状况?自己一方排队上来被屠杀吗?

    一个勇敢的武士再也忍受不了身边呼啸的铅弹,他猛地站起来挥动倭刀冲向明人。

    这个武士给了中村俊秀一定的信心,萨摩藩从来就不缺敢死战的武士。

    只要能接近明人,胜利一定属于萨摩藩。就在他也要跟着起身之时,奔跑中的武士突然停了下来。他无力地丢下倭刀,双腿一软跪倒在甲板上扑倒在地没了声息。

    中村俊秀刚要站起的身子又爬了下去。那个武士他认识,在他手下的武士中足以排上头三名。

    这样一个自幼练武的武士竟然被一颗廉价的铅弹击倒,难道武士真的没落了吗?

    突然海鲨1号的船身一晃,没有准备好的明人身形一歪摔倒一片。

    中村俊秀见到这里大喜过望,他不知道还会不会有更好的机会。一翻身从地上爬起来,高呼道:“为家主尽忠就在此刻,萨摩藩的勇士们冲啊!”

    在他的带头下倭人一个一个从地上战死,向着长兴军冲了上来。

    刚才的晃动正是来帮忙的海鲨战舰撞向靠在海鲨一号边的关船。两次巨大战舰的挤压瞬间就挤扁了两条关船,向海鲨1号攀爬的倭人向下饺子一样纷纷落入大海。

    当它的碰撞也给了船上的中村俊秀一个机会,火铳手的摔倒让三段击变得不完整。

    中村俊秀带着活下来的倭人撞上最前排的刀盾手。他挥动倭刀砍向一个手持盾牌的刀盾兵,雪亮的倭刀带着风声斩向长兴军的头颅。

    马景博生擒塔拜后就和陶磊一起成了张斗的亲兵,这次出兵琉球他们一直就跟在张斗身侧。

    接舷战一打响,他就作为枪盾兵站在第一排防御倭人的进攻。在中村俊秀冲上来的那一刻他就做好了准备,他丢下长枪双手持盾迎上敌人的倭刀。

    刀盾相撞发出一连串的火花,包铁的盾牌竟然被矮小的倭人劈出一条裂缝。

    他的盾牌可是木骨蒙上生牛皮,再在外面还包有一层薄铁板。这样的盾牌都能被倭人砍坏,大大出乎马景博的意料,他不明白矮小的倭人如何能爆发出那样大的力气。

    中村俊秀的这一刀已经尽了全力,他苦练多年的一刀斩几乎发挥到了极致。

    信心满满的一刀只在对方的盾牌上留下一刀口子,让中村的信心受到很大的打击。

    马景博不知道中村的想法,他挥动盾牌就像中村拍了过来。中村赶紧后退一步躲开这一盾牌,他赶紧挥刀再次攻上。

    双方交战时长兴军的铳响几乎没有听过,每次冲向必定有一个倭人倒下。

    越打越急的中村不知道自己的幸运能持续到什么时候,也许下一刻他就会成为被打死的一员。

    都用不到大战结束就会被丢入大海,成为大鱼肚子里的碎肉。他不要这样地死去,决定放手一搏的他没有在意马景博的盾牌,依旧将手中的倭刀斩向敌人。

    马景博一盾牌拍出去,见到倭人没有躲闪就知道不好!只见一把倭刀向着自己的头颅斩来,马景博来不及格挡,他只能用尽力气向对手拍去,希望可以让倭刀改变方向。

    这一盾牌结结实实地打在中村的胸口,巨大的力量让中村当场就喷出一口鲜血。但中村没有后退一步,手中的倭刀方向不变继续斩向敌人的头颅。

    就在马景博闭目等死之际,中村的倭刀竟然掉在地下。马景博没有去想自己为何去死里逃生,他又一下拍在中村的脸上将他拍倒在地。

    接着马景博上前一步,一脚踏在中村的脖子上。暴怒下的马景博力量用的很大,中村的脖子一下子就扭曲到一个不可思议的形状。他瞪圆了眼珠,嘴里吐出一团血沫双腿一登去见了天照大神。

    中村的败亡让倭人失去了主心骨,他们再没有了取胜的信心。不是被当场斩杀,就是跳下大海逃生。

    其余的海鲨战舰都已解决掉对手前来支援,飞鱼快船此刻也已赶到对着剩余的关船一阵追杀。

    中村俊秀的全军覆没让武久松本再没有了抵抗下去的决心,他无力地坐在甲板上。

    看着远处的半空中的太阳,脸上露出一丝苦笑。萨摩藩苦心经营多年的精兵在自己手里一朝丧尽,再没有了对抗幕府的本钱。

    这次岛津家能不能保住自己的三洲都是未知之数,难道占领琉球真是一个错误吗?

    “让大家各自逃命吧!能回去几个算几个,岛津家的血流的够多了,不能再有人战死了!”下完逃跑的命令,武久松本好像失去全身的力气,靠座在船舷上不再动弹。

    一个武士来到武久松本的近前躬身说道:“武久大将!快上小早船吧!岛津家离不开您!”

    武久松本脸上没有丝毫的变化,自言自语地说道:“岛津家没有了谁都一样,这么重大的失败必须要有人负责。我老了,不想逃了!你们才是萨摩藩的未来!请转告家主,即使当狗也要活下去。人活着才有希望!”

    说完武久松本坐直了身体,他缓慢地抽出倭刀仔细地看了又看。用手轻轻在倭刀上抚摸,好像在和多年的老友告别。

    他又解下腰间的白布裹在倭刀上,武久松本双手倭刀用力地刺入腹中。

    锋利的倭刀一下子就将他刺了个对穿,剧烈的疼痛让武久松本不停第颤抖。

    他握刀的双手青筋暴露用力地向右侧一拉,在腹部切出一个巨大的伤口。

    武久松本的力气也随伤口的鲜血流出,他无力地趴在甲板上,双眼无神地看向远处的太阳。

    那里有他对萨摩藩的希望,有他对岛津家的梦想。

    渐渐地寒冷席卷了武久松本的全身,他无力地闭上眼睛陷入黑暗之中。

    武久松本最后的命令让萨摩藩残存的海船四散奔逃,长兴军海军则是紧追不放。

    那些被击毁船只漂浮在海上的倭人只能自求多福了,他们不可能游回鹿儿岛。

    “岛津中横!你准备好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