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二百四十六章 偷袭船队

第二百四十六章 偷袭船队

    武久松本见到明人再一次的向自己的右翼袭来,他的眉角不由自主的跳了几下。

    要是让明人这么打下去,用不了几个回合他的这支船队就得被消耗干净,

    不能再放任明人这么打下去了,武久松本自言自语地说道。

    “命令铁甲安宅船和火船都到右翼,所有的小早船全部装上火油。今日不击败明人,咱们再也见不到明天的日出!哎!”武久松本说完长叹了一口气。

    萨摩藩水师船队一阵的忙碌,几条用铁板镶嵌的铁甲安宅船缓缓驶出船队向右翼靠拢。

    艾伦站在海鲨1号战舰的尾楼,用千里镜打量萨摩藩船队的变化。当他看到铁甲安宅船的时候吃惊地说道:“倭国人竟然造出和我国一样的铁甲战舰!”

    张斗闻言也向那里看去,这些笨拙的铁甲安宅船和朝鲜水师的龟船完全不同。

    朝鲜的龟船只是在重要部位用薄铁片防御,而铁甲安宅船则是真正的全身铁甲。

    看着他船身数百桨手不停的划动,张斗就知道这种铁甲安宅船的沉重。

    铁甲安宅船船头和船尾的两面小小的船帆能给船只提供的动力十分有限,它的动力全部来自桨手。

    张斗不禁好奇的想到,如此沉重的船萨摩藩水师是怎么把他开到这里的呢?

    艾伦看了一会脸上露出轻松的笑容,虽然铁甲安宅船防御力惊人。但它的缺点也十分的明显,火力薄弱是这种船最大的缺点。

    船速过慢更是致命的缺陷,这种乌龟壳就是再抗打也会被击沉根本不足为虑。

    见到萨摩藩船队的变化,艾伦脸上露出一抹冷笑。真当自己是傻子?非要往铁板上撞?

    “命令直切倭人船队左侧!”长生岛海军在旗号的指挥下快速地转向,向着萨摩藩船队的左侧切去。

    这一刻盖伦船转向灵活,船速快的优点体现出来。只是在海上划出一条弧线就改变了方向,向着敌船左翼冲了过去。

    看见明人改变了方向,武久松本欲哭无泪。铁甲安宅船的龟速根本就跟不上明人战船的速度,只是一个转弯就让他的布置付之东流。

    左侧的两条安宅船和大小关船再次成了活靶子,尽管他们拼命地开炮还击。

    但他们船上的大筒打在海鲨战舰上等同于挠痒痒,不抵近射击基本上没有击破海鲨战舰船板的可能。

    当明人战舰又一次冲过去的时候,所有倭人的心都沉入海底。仅仅两次攻击,他们就损失了三成的海船。

    最重要的是明人的战舰几乎没有损伤,再打下去也是一样。他们几乎看不到任何胜利的希望,这一仗还能取胜吗?

    武久松本见到船队低迷的士气,高声喊道:“萨摩藩的勇士们!明人的强大让你们害怕了吗?你们居然害怕明人,还是天照大神的子孙吗?”

    见到自己这条战船上的人把目光都看向自己,武久松本迎着他们的目光说道:“牺牲和付出只是暂时的,只要包围的船队一到,明人定然无处可逃!”

    听到还有包围船队,所有人的眼睛都亮了起来。

    “明人害怕咱们的铁甲安宅船,他们根本就不敢进攻那里。只要咱们坚持下去,胜利一定属于大萨摩藩岛津家!”武久松本高声的呼喊,根本就不像一个古稀老人。

    他当即乘坐小早船来到最大的铁甲安宅船船上,当帅旗升起的时候,所有的萨摩藩船队上的倭人都呐喊起来。

    自家主帅亲自来到交战的第一线对士气的提升无比巨大,船队顿时动了起来。

    倭国剩余船队开始围绕五条铁甲安宅船和几十条小早火船旋转,只要长生岛海军一接近他们就立即躲到铁甲安宅船的后面。

    藏在铁甲安宅船后的火船立刻倾巢而出,冲向长生岛海军。

    接下来的几次攻击长生岛海军没能取得跟前两次一样的战果,除了击沉十几条小早船和几条关船外再没有建树。

    艾伦几次进攻战果不大,不由得有些着急。见到倭人竟然玩起了拖延战术,他立刻下令道:“让外面的小伙子们也动起来给倭人来点颜色瞧瞧,让他们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这句话一从张斗嘴里流传出来,快速的在长兴军内部流行。

    游走在外围防止萨摩藩水师逃跑的海苍和鸟船虽没有海鲨和飞鱼的战力,但他们船上的3磅和6磅炮也要比萨摩藩船队火力强大不少。

    看到旗舰发出的旗号后,他们纷纷向萨摩藩船队的后方围了上去。

    一时间炮声大作,硝烟弥漫在这片海域。不断的有炮弹击中海船,木板碎裂声、人的惨叫和厮杀声在这片海域不停的响起。

    随着长生岛的战船全部投入战斗,萨摩藩船队很快就顶不住了。尽管他们的安宅船打造的十分结实,但速度上的缺点让他们成活靶子。

    除了能够充当肉盾挡在前面抵挡炮火外一无是处,萨摩藩的火炮大多是自己铸造的老式火炮。

    不仅重量沉,能装填的火药也十分有限。这就造成了萨摩藩的火炮威力小射程近,经常与长兴军海船对射时伤亡惨重。

    他们也有威力强大的佛郎机火炮,这些火炮都是萨摩藩岛津家花重金从佛郎机人手中买来的。

    一部分让自己的工匠仿造,另一部分安装到战力最强大的铁甲安宅船船上。

    在倭国人看来只有最好的战舰才配得上这些重金买来的大筒,但就是这些铁甲安宅船坑苦了武久松本。

    笨拙的船身就是累死桨手也不可能追得上敌船,看着己方的战船被明人一条条的击沉。

    而明人的巨舰一艘未损,就连快船都只是轻伤不影响战斗。取得的那点可怜的战果就是击沉两条鸟船和一条海苍而已。

    而他们的萨摩藩最强水师只剩下一半的船只,关船损失惨重,小早火船也只剩下不足三十条,大型的安宅船还有七条,五艘铁甲安宅船与明人巨舰对峙到是毫发无损。

    那些运兵的朱印船也是还剩下一半,数千的萨摩藩武士在海水中浸泡不知命运到底会如何!

    “偷袭船队再不出现萨摩藩就完了!”武久松本喃喃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