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二百二十八章 马小子看着都疼!

第二百二十八章 马小子看着都疼!

    长兴军又向前跑了五里,战马的速度逐渐的慢了下来。长时间高速的奔跑,让战马十分的疲乏。

    此次过后,这些战马不修养个十天半个月都没法再次投入战斗。塔拜率领的女真人胯下的战马也没好到哪去,他们骑术要比长兴军高明能节省马力。

    可是他们身上沉重的盔甲同样给战马造成不小的负担,他们的战马紧追在长兴的后面就是追不上来。

    前方突然出现连绵不断的山岭,长兴军一转弯就向着山岭冲了过去。

    塔拜跟在后面没有犹豫也追了上去,在进入山岭的时候长兴军的战马终于吃撑不住。有数骑战马摔倒在地,将身上的骑士丢出老远。

    看到这里塔拜心花怒放,这么久的追击终于要成功了。只要自己在加把劲,定能全歼这股长兴军。

    陶磊一直就坠在队伍的后面观察女真马甲,每当敌人追近之时就是他下令让士兵丢手榴弹。他的判断非常准确,几次让拿出弓箭的女真甲兵都无功而返。

    就在要到达地点的刹那,马景博这混小子的战马突然双膝一软就趴在地上。

    马景博那高大的身体一下子就被摔了出去,一直翻滚到路边的草丛里。

    看到身后越追越近的女真马甲,陶磊把牙一咬掏出身上剩余的两颗手榴弹点燃就扔向女真马甲。

    同时自己一拨马向着马景博冲了过去,他的主动转身让胯下战马非常别扭,在接近草丛时也扑倒在地。

    陶磊已经做好心里准备,在战马到底的一刹那从战马上跳了起来。落地时身子在地下一滚,顺势卸掉冲击力快速地跑向马景博。

    被摔得晕头转向的马景博坐在地下傻愣愣的甩甩头才从地下站起来,他还没有走出两步一个身影就向他扑来。

    “马小子!趴下!”马景博对这个声音已经形成了条件反射,他仰面向后摔倒和扑来的身影一起滚了出去。

    就在他们扑倒的瞬间,十几只羽箭“嗖!嗖!”从他们身上射了过去。幸好陶磊来的及时,不然马景博此刻早已被射成了刺猬。

    “快走!”陶磊惊呼一声,立刻四肢并用在草丛里快速的向前爬去。马景博也学着陶磊的样子,跟在后面扭动屁股开始爬行。

    他们的目标是前方荆棘的槐树林,低矮的槐树上长满了尖刺。地下也到处都是掉落的树枝,这里就连砍材的樵夫都不愿意来。被槐树尖刺扎上一下就得疼上半天,所以这片地上到处都是槐树枝。

    只要他们能逃进槐树林,女真人肯定不会为了他们两个小卒冲进槐树林追击。

    前方再有十步就是槐树林,身后的女真人也追到二十步的距离。在这个距离不管是不是爬行,女真人的箭法必定不会失手。

    陶磊急道:“马小子!你身上的手榴弹给背着干啥?赶快丢过去!”

    “噢!好!”马景博答应一声,掏出两个手榴弹就丢了出去。

    女真人已经吃过长兴军手榴弹的亏,知道这东西威力巨大。见到前方丢过来的手榴弹,他们顾不得射箭跳下战马藏身与马后。

    陶磊和马景博利用这难得的机会飞快的向前爬行,过了几息陶磊并没有听见手榴弹爆炸的声音就问道:“马小子!手榴弹也点着了没?”

    “啊!陶哥,我着急给忘了!”听到马景博的话陶磊是欲哭无泪,本以为要是能炸死几个女真甲兵自己就不用钻槐树林,现在看来不遭罪是难以摆脱女真人的追杀。

    “笨蛋!快跑吧!”陶磊无力的骂道,他发现自己就不能搭理这小子。让马景博气死都是轻的,气个半死不活白叫遭罪。

    追击的四个女真人也发现了异常,他们并没有听到爆炸。看清楚不过是两个没有点着的手榴弹时,追击的女真人愤怒异常。

    他们竟然被对手给戏耍一番,一个女真人大叫了一声满语。和其余的三个女真人一同拉开手中的弓箭,对准前方逃跑的二人。

    马景博被陶磊的一句笨蛋给骂的满脸通红,他没有继续逃跑。而是掏出最后一个手榴弹,点燃丢了出去。

    正在拉弓射箭的女真人见到又有东西丢过来,根本就没有闪躲。又来?还真当自己几人是傻子不成,这次他们一定要射死眼前这两个滚蛋。

    爆炸声同弓弦的响动几乎同时发出,手榴弹爆炸的气浪让射出的弓箭改变了方向。四散的铁屑、碎石在女真人周围四溅,四个女真人当场就被炸倒在地。

    几人的四肢和脸上都受到轻重不一的伤害,一个被炸瞎双眼的女真人躺在地下不停地打滚。

    “跳!”陶磊的声音也传进马景博的耳中,丢出手榴弹立刻抽出钢刀的他立时向女真人跳了过去。

    抡起钢刀就斩向几个被炸傻的女真人,陶磊的惨叫女真人的惨叫几乎同时响起。

    马景博以为女真人的箭射中了陶磊,他怒喝一声:“陶哥!”手中的钢刀更是舞动如飞,几下就杀光了追杀他们的女真人。

    当他来到槐树林前是瞬间就瞪大了眼睛,下巴都掉在地上。

    只见陶磊满身是刺的倒在槐树林中,就在他的身上有着数不清的尖刺。

    陶磊无力地趴在那里一动不动,马景博小心地用刀剥开地上的槐树枝。小心翼翼地走了进入,他用手拍了下陶磊的屁股说道:“陶哥!啥事想不开要这么折磨自己,马小子看着都疼!”

    他的一巴掌让陶磊的惨叫又大了几分,扎在双腿上的尖刺又刺入身体一分。

    “你个臭小子!还不把我弄出去!老子要不是救你能弄成这样?你还在那看着,你小子的良心都让狗吃了?”陶磊怒吼道。

    他跳入槐树林那一刻就后悔了,因为他听到了手榴弹的爆炸声。

    处在空中的他欲哭无泪,好在他已经让下面甲。胸甲也能挡住大部分的尖刺,只是双腿能遭些罪。

    在尖刺入肉的一刻,陶磊悔恨的心又加重几分。太特木的疼了,几十上百的尖刺入肉的感觉还不如战死来的干脆。

    听到马景博的话他更郁闷了,自己想不开?被弄出来的陶磊一直怒视马景博,搞的马景博都不敢抬头

    塔拜在追到山岭里突然就被一组偏厢车拦住去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