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二百二十五章 百折不挠的邢参议

第二百二十五章 百折不挠的邢参议

    张斗不屑的看了朱安一眼,连话都懒得对他说。朱安被张斗不屑的表情激怒,大声说道:“张斗!你此时不出击,难道是想保存实力造反不成?”

    张斗有些佩服大明的文人,无论什么事都能扯到造反上面。他对马宝说道:“给朱举人一把刀,让他去支援广宁堡。没准朱举人还能救回几个百姓!”

    朱安的脸色一下子就白了,他用手指着张斗叫道:“张斗!你竟然敢如此对待读书人,你要造……”

    反字还没出口,一只大手就抓住了朱安的手指。“咔嚓!”一声脆响,朱安的手指就立刻向反方向弯曲。

    朱安疼得捂着手指连声惨叫,张斗听到朱安的惨叫直皱眉。不由得开口道:“让这家伙安静点!”

    “好喽!”掰断朱安手指的胡铁牛不知从哪拿出他那把板斧,对着朱安嘿嘿一笑。

    朱安顿时就止住了惨嚎,一股暖流瞬间就流淌到自己的双腿之间。

    胡铁牛不屑的看了一眼朱安说道:“再要吵到大帅,胡爷就给你来个一劈两半。明白了吗?”

    朱安躺在地下一个劲的点头,此时他才知道害怕。看上去人畜无害的张斗下起手来一点也不比文官们差,瞪眼就敢杀掉举人的武将他还真没见过。

    此刻的努尔哈赤十分的焦急,大金国内的粮慌已经显露出来。粮价每天都在翻倍,不要说汉人包衣就是旗丁们也有些承受不住。

    此次得到孙得功拿下广宁的消息,努尔哈赤一路疾驰广宁。他所携带的粮食并不多,在他看来在汉人的地界根本就不需要带太多的粮食。需要什么尽管去抢就好,但他在广宁周围派出人马的禀报让努尔哈赤傻了眼。

    广宁周围的大小屯堡已经人去楼空,一些房屋都被焚毁,到处都是一副残垣断壁的模样。

    出去抓捕百姓的甲兵也不顺利,除了抓到不足两千的老弱再没有收获。

    看着城高壕深的广宁,努尔哈赤有种无力感袭上心头。下达进攻的命令后,他就用千里镜在后方观战。

    只见广宁城头居然竖起一根木桩,在木桩上赫然绑着一个女真人。

    “雅木布里!”努尔哈赤喃喃叫出这个名字,这人他还有些印象。他就是派出此人为诱饵围攻西平堡,引出广宁大军。

    现在被明军浑身赤条的绑在木桩上一看就不是好事,只见一名明军刽子手走近雅木布里。

    他挥动手中的小刀就划开雅木布里的头皮,接着又在雅木布里的胸口四肢划了几下,就这样在光天化日之下剥起人皮。

    填壕的百姓纷纷停下手中的动作呆呆地看向城头,看着鲜血淋漓的女真人,听着女真人的惨嚎,这些百姓觉得自己就算是死也值了。

    一颗头颅飞起,女真人用蹩脚的汉话吼道:“敢停下的一律杀头,赶快去填壕。在磨蹭爷把你们都砍了!”

    一个头发花白的老者看着不停挥舞手中钢刀的女真人,他用尽全身力气喊道:“乡亲们!跟建奴拼了!”喊完,他第一个冲向还嚣张无比的女真人。

    老人刚刚跑到女真人身前,一道刀光从老者脖颈间闪过。老人的头颅被斩飞出去老远,女真人挥舞沾血的钢刀大笑道:“卑贱的泥堪还想反抗,爷的刀专砍你们这样的泥堪。哈哈!!他……”

    他还没笑完,又一个身影冲向了他。接着是第二个,第三个……眨眼间他就被愤怒的百姓淹没。

    惨嚎不断从百姓中间传出,不多时渐渐停了下来。这里的情景看得监督百姓的女真人一愣,他们没有想到一向温顺如绵羊的汉人会有如此嗜血的一面。

    他们戒备地看着周围的百姓,一个女真人看到被撕成碎片的同伴,疯狂挥刀砍向汉人百姓。

    这下子汉人百姓纷纷冲向女真人,他们无视砍过来的钢刀。只是为了能在死前咬一口女真人,从他们身上扣下一块血肉。

    看着被驱赶的汉人百姓造反,女真马甲奔向这里。他们挥动钢刀将百姓纷纷砍倒在地,过了足足半个时辰才将抓来的汉人杀干净。

    看着死光了的汉人,努尔哈赤挥挥手示意继续攻城。这次他们没有炮灰,汉军旗的人马被派出填壕。

    城头上的铳炮齐鸣,弓箭手奋力的将手中的箭支射向填壕的汉军旗。一时间广宁城下惨嚎渐渐,汉军旗的人马死伤惨重。

    张斗看到这里转身对马宝吩咐道:“让林渝庭去吧!能搬回去更好,如若不行全部烧毁,一粒也不能给建奴留下!”

    闾阳城内无人的角落,邢慎言满身灰土的趴在仓库门口。他知道自己这么做如同造反,但他还是小心地骗过守卫出现在这里。

    邢慎言知道,如果让女真人得到这么多的粮食国力就会极大得增强。到时一定会全力进攻大明,那时才是真正的生灵涂炭。

    自己既然看出来这一点,就不能眼看着这一切的发生。他要烧毁这里的粮食,一点一滴都不给女真人留下。

    邢慎言抬头看了看天,此时不过是刚刚过了午时。挨到天黑还不知要等多久,万一女真人要是来了粮食可就再也烧不成。

    邢慎言从怀中摸出火折子,又从一旁拿过一支火油瓶。这是他从守城军械库里顺来的,为此第一次偷东西的他还感到一丝的不安。

    他又等了一会,发现守在仓库门口的两个士兵被叫了出去。邢慎言苦等的机会终于来了,他快步的冲向粮仓。

    将手中的火油瓶掷向粮仓,但让他目瞪口呆的一幕发生了。火油瓶打在粮仓上在落到地下竟然安然无恙,邢慎言傻眼了,这是什么情况?

    不是应该火油瓶碎裂,自己丢上火折子然后燃起熊熊大火,谁也救不了的吗?难道自己拿错了火油瓶?

    他有抓起火油瓶用力的砸了上去,几次之后终于将火油瓶砸烈了一条缝隙。里面的猛火油才流出一点点,邢慎言此刻才知道原来不是拿错了火油瓶,是自己的力气太小根本就砸不破火油瓶。

    正当他要再次砸火油瓶时,一个声音在他耳边响起:“邢参议!你还真是百折不挠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