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二百二十二章 张斗可想死你们

第二百二十二章 张斗可想死你们

    王化贞一见说话之人不由得一皱眉,回头斥责道:“朱安!这里哪有你说话的份!还不与本官退下!”

    张斗听到此人说自己的计划有漏洞,还非常致命,他不由得问道:“这位先生!本帅哪里有漏洞,还望不吝赐教!”

    朱安似乎不惧怕王化贞,他并没有因为王化贞的斥责而退下。反而上前几步说道:“朱安,字兴业。家师孙承宗。”

    听到这人自报家门张斗总算知道此人为何对王化贞的斥责置若罔闻,孙承宗的弟子那就是袁崇焕的同门。且看看此人有什么惊人的言论,张斗没有说话就那么看着朱安。

    朱安也不怯场,拱手说道:“大人的计策原本很好,可总兵大人难道就忘记您送到广宁堡的雅木布里和李茂春吗?”

    “啊!”张斗一下子想起来,雅木布里这混蛋被自己送到了广宁堡。有这个正宗的女真人在,自己的计策很难成功。

    他之所以想到这个计策就是利用孙得功不了解女真人,如果有雅木布里在,自己派出去的汉军旗肯定能被这人认出来。

    这可如何是好!张斗听到朱安的话就陷入沉思之中,孙得功惧怕女真人自己的计划才能成功,雅木布里又惧怕什么呢?

    王化贞则是一脸尴尬的站在原地,此刻地上有道缝隙他都会钻进去。广宁是他丢的,雅木布里这个女真人也是他走的匆忙没有带出城外。

    太阳西下,黑暗渐渐笼罩在黑暗之下。广宁堡则是一片的繁忙,孙得功带的所有士兵正在忙碌的剃头。

    孙得功不经意的抚摸自己光亮的脑袋,总觉得上面凉飕飕的。他有些搞不懂女真人为什么要剃掉自己的头发呢?辽东苦寒不是应该须发保暖吗?

    此刻的他跟在雅木布里的身后,小心地伺候着。眼前这位大爷可是镶白旗的甲喇章京,手下也曾经指挥过数万的兵马。自己留下这位爷也算结下善缘,没准以后还能用上。

    “爷!您看得功这么布置城防了还有什么纰漏!”他们俩走在城墙上,不停的检查各种守城器械。

    雅木布里可没见过如此多的守城器械,他们建州女真人守城滚木擂石加弓箭也就这样。

    在这里他才见识到大明守城器械的多种多样,怪不得女真人每每遇到明军防守的坚城总要退走。

    他假装四下看了几眼,点点头用生硬的汉话说道:“孙将军布置的不错,只要能坚持到大金铁骑到来你就是大功一件!”

    听了雅木布里的夸奖,孙得功浑身的骨头都轻了二两。就在他得意之时,远处马蹄声隆隆。一支骑兵正在快速的靠近,不论是孙得功还是雅木布里的心都紧张起来。

    “点起火把!快点起火把!让他们都别剃头了,快上城!快!快!快!”孙得功见到有骑兵来广宁,他在城头上连蹦带跳的指挥士卒登城。

    雅木布里也手扒垛口相远处仔细观瞧,渐渐的这支骑兵近了,他们终于看清楚这支骑兵的样子。

    看这些骑兵身穿的盔甲是正白旗的女真人无疑,但马上女真人样子太惨了点。

    不少马甲一边跑一边吐血,还有人只能趴在马上连坐都坐不稳。最前方的一个女真马甲头盔也不见了,身上还有多出刀伤,脸上更是被鲜血染红,都已经凝结出血痂。

    这支狼狈的女真人来到广宁城下就用满语大声疾呼:“三贝勒皇太极中了张斗的埋伏,身中铅弹危在旦夕。让城内赶紧准备最好的郎中给贝勒爷治伤,要是耽搁了小心他们的脑袋!”

    雅木布里一听到主子也被铳弹击中负伤立马就慌了神,他一身的荣辱都在皇太极身上。要是皇太极有个闪失,就算不被清洗日后也再难有出头之日。

    见到城下骑兵在抬出人事不省的一个身影,雅木布里大叫一声“哎呀!”,他认出来这就是皇太极的盔甲。

    “主子爷!”雅木布里一把拉过来孙得功说道:“快开城门,找最好的郎中给贝勒爷治伤。贝勒爷要是有个闪失,咱们就等着给贝勒爷陪葬吧!”

    城下与雅木布里对话用的都是满语,孙得功是一句也没听懂。但他从雅木布里焦急的样子看出事情的严重,在雅木布里抓住它用汉话让他开城门时,孙得功从雅木布里的话语中听出了两个重要信息。

    第一城下受伤的人中有一个是大金国的贝勒爷,第二治不好这位贝勒爷他也要陪葬。

    事关自己的小命孙得功不敢耽搁,他拉住身边的亲兵怒吼道:“快去把城中所有的郎中找来,要快!少来一个老子要你的脑袋!”

    吩咐完找郎中的士兵,孙得功又同雅木布里来到城门这里亲自指挥士兵打开城门。

    雅木布里闲士兵动作太慢,他一脚踹翻一个士卒自己亲自去来城门。

    随着他们的忙碌,广宁堡的吊桥缓缓地当下,城门也被人打开。

    雅木布里第一个冲出广宁堡,孙得功紧随其后。他们二人来到受伤躺倒之人的身前跪地痛哭,“主子爷!奴才开完……”

    雅木布里的声音嘎然而止,等离得近了他才注意到地下躺倒之人身上的铠甲与皇太极的并不一样。此人的身材也比皇太极要高大不少,最重要的事此人身上并没有伤口。

    他一下子就愣在当场,一旁的孙得功不明就里,还在那哭嚎:“主子爷!奴才孙得功已经找了城内全部的郎中,您一定要挺住啊!”

    他哭嚎了两声觉察出雅木布里的异样,这时他才仔细打量躺在地下之人。

    这一看孙得功的魂都飞了,他张大了嘴巴用手指着地下之人惊恐的说道:“张~张~张斗!”

    这时躺在地下之人坐起身子,笑着对两个目瞪口呆的人说道:“二位!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张斗可想死你们俩了!”

    张斗在说“死”字时语音格外的重,听得孙得功腿一软就瘫倒在地。

    雅木布里在张斗坐起的那一刻终于认出了张斗,他立即起身就向广宁堡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