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二百一十八章 老奴!你逃不掉了!

第二百一十八章 老奴!你逃不掉了!

    看着努尔哈赤的大纛旗倒下,长兴军中爆发出一阵的欢呼声。

    “老奴死了,老奴被打死了!”士兵们大声欢呼,仿佛要把这几年受到的屈辱都发泄出去一般。

    这些年他们被建奴给欺负惨了,每战不胜丢城失地已是家常便饭。全军覆没更是时有发生,女真满万不可敌的神话就是他们最无能的表现。

    如今长兴军一炮击中老奴的大纛旗,那么旗下的老奴也非常有可能被击毙。

    一想到这种可能,所有的明军都如同打了鸡血般冲动。

    击中土坡小高地的正是长兴军9磅行军炮,这种火炮被安放在带有两个大轮子的炮架上,只需要两匹马就可以拖拽。

    不仅移动非常方便,开火时也只需卸下火炮,将炮架固定在地下就可以开炮。

    每次开炮火炮都会沿着轨道后退到带走坡度的炮架上,在达到最高点再在重力的作用下回到原位。

    这是最原始的架退火炮,由于轨道制造困难,长生岛到现在也不过制造出三架而已。

    今次刚到战场马宝就从千里镜中看到远在三里开外的努尔哈赤大纛旗,经过炮手的一番尽力的调整,一发炮弹脱膛而出。

    这发炮弹打得非常准,直接命中了大纛旗。兴奋的马宝大声叫好,“刘锡田!有你的,快对着土坡高地再打三发!”

    三门9磅炮发出怒吼,在最短的时间向土坡高地连续的打出炮弹。

    努尔哈赤被突然出现的明军搞的十分火大,预感到自己的这次广宁之行要无功而返。

    他在土坡上来回的走动,不时用千里镜观察战场上的局势。当他看到皇太极的加入让明军突围的势头一缓,不由得点了点头。

    而十八岁的阿济格更是让来援的明军停了下来,到了此刻他的脸上才露出了微笑。

    只要不让两支明军汇合,再有半个时辰等到被围明军体力耗尽,就是女真人收割的时刻。

    没有了包围中的明军,数万大军对付区区来援的不足万人的明军根本就不费吹灰之力。

    他正得意间,一声啸音在他的耳边响起。

    有火炮向自己射击,努尔哈赤第一时间就反应过来。跟明军无数次的交手,努尔哈赤形成了条件反射。

    他赶紧跳下战马,一个翻滚就趴在地下。炮弹不偏不倚正中他的大纛旗,四溅的木屑、碎石成了无处不在的杀手。

    他的亲卫和身边的将领瞬间就被击倒数人,大纛旗也轰然倒下。

    “保护汗王!”一声喊叫惊醒了所有的女真人,他们疯狂的扑向趴在地上的努尔哈赤。

    刚要起身的努尔哈赤瞬间就被三人压倒,接着又是几人扑倒努尔哈赤的身上。

    六十多岁的努尔哈赤被三人压在身上时已经直翻白眼,再被几人一压立时昏厥过去。

    这时长兴军的第二轮炮击到了,接二连三的炮弹打在土坡高地上。不断有人被打成血雾,一时间土坡高地成了人间炼狱。

    见到大纛旗的倒下,女真甲兵再没有进攻明军的心思。他们纷纷向土坡高地靠拢,皇太极、阿巴泰和阿济格齐齐停下对明军的进攻,他们带领人马开始回援。

    有人可比他们快的多,张斗骑在高大的安达卢西亚马上,手中挥舞着那根标志性的狼牙棒带着近千骑兵冲向土坡高地。

    自从击溃祖大寿,吓跑鲍承先后张斗就带着近万的队伍向阳平桥进发。

    这一路上他派出的夜不收与女真人的探马激战了数次,每次都是长兴军大胜。

    原因就在于长兴军的夜不收每人装备了两支短火铳,在接近敌人至少就会先打两铳。

    女真人探马所用的骑弓虽然比短火铳的射程远,但是短小的骑弓却拿长兴军的板甲毫无办法。

    女真人自认胜券在握,派出的探马也不多。竟然被张斗靠近了都不知道,看着被围在狭小地域的明军。

    张斗做出了全军突击解救被围的明军,而他自己也是率领长兴军骑兵加上收拢来明军中的骑兵夜不收组成八百人的斩首队伍。

    他们的目标十分明确,那就是努尔哈赤。只要干掉女真人的汗王,女真人必定会为了汗位乱上一阵。

    这样就会给长生岛提供宝贵的发展时间,广宁之围也会迎刃而解。

    所以在看到努尔哈赤大纛旗被击倒后,张斗率领骑兵全速冲向土坡高地。

    皇太极和阿巴泰见到一员身穿金甲的将领当先冲向土坡,他们的心就悬了起来。

    看到张斗身后那杆日月大旗,他们再也顾不得身后的明军。不断地催促甲兵死命的冲向土坡高地,甲兵们见到明军竟然偷袭汗王也拼命的往回跑。

    张斗一马当先冲上土坡高地,挡在他面前的敌人无一不被他一棒砸飞。当他冲上土坡时就看到一支人马向北逃离,这支人马逃走的冲忙,连地上残破的大纛旗都来不及收拾。

    “老奴!哪里逃!”他带着斩首队向着那支逃跑的队伍追了上去。这支队伍不过二十几人,他们一个个骑在马上拼命的逃跑。

    张斗借着安达卢西亚战马的速度很快就追了上来,突然逃跑队伍中分出四人向着张斗冲了过来。

    骑在马上的张斗将狼牙棒挂在马上,从战马两侧掏出手铳对着冲来的马甲就是两铳。

    两个马甲应声而倒,剩下的两个马甲没有丝毫犹豫,依旧向着张斗冲了过来。

    张斗抡起狼牙棒砸向一个马甲,这个马甲也不躲闪只是将手中的长枪刺向张斗。

    张斗在马上扭动身体躲开这一枪,他手中的狼牙棒却结结实实的砸在马甲的身上。

    巨大的力道将马甲整个人都砸飞出去,还没有落在地下就已经绝气身亡。

    另一个马甲也到了,他挥动钢刀斩向张斗的脖颈。张斗只是用左手的小圆盾一挡,就架住马甲的钢刀。

    二马叫错而过,女真马甲眼睁睁的看着张斗从他身边冲过却毫无办法。等待他的却是长兴军无情的骑枪,这人刚刚调转马头就被后面跟上的骑枪刺穿掉下战马。

    “老奴!你逃不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