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二百一十四章 孙得功你的事发了

第二百一十四章 孙得功你的事发了

    被鲜血和残肢断臂刺激到的汉军旗高喊着:“杀明狗!”冲向不远处的明军。

    看着越来越近的汉军旗,刘渠镇定自若的下达一道又一道的命令。

    先是火炮开火,接下来是弓箭手的吊射,弓箭手密集的箭雨过后,最后是火铳攻击,在火炮打完最后一轮炮弹后,他们和弓箭手、火铳手一起退入大阵。

    刀盾手和长枪手顶上准备肉搏战,就在双方要交战之时,从远处数骑明军的快马奔来。

    他们背上都插着一面小旗子,上面用黑墨书写西平堡三个大字。这些骑兵没有去后方中军,而是直接向着前方交战处冲了过去。

    孙得功也看见这几名骑兵,他看到西平堡三个字眼角就不停的跳动。难道自己安排下的暗子起作用了?女真人已经拿下了西平堡,西平堡败亡这些人是来传递这个消息的?

    但是这些骑兵为什么没有把命令传达到中军,反而要去前进交战那里呢?

    就在他疑惑之际,传令兵已经到了刘渠的大阵。马上的骑兵跳下战马就冲向刘渠的帅旗方向,等他被人带领到刘渠身前单膝跪倒。

    “刘帅!孙得功已经投靠建奴,还请刘帅小心不要着了这叛徒的暗算!”

    “什么?你有何证据,说不出来,本帅就以扰乱军心的罪名定斩不赦!”刘渠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为什么?孙得功为什么要投靠建奴?

    “刘帅请看,这是罗一贯和张斗总兵的亲笔信!”传令兵立即从怀中掏出罗一贯亲手书写的书信。

    在信里他知道李茂春受孙得功指使打开城门放女真人入城,后被张斗的长兴军全歼。

    李茂春已经招供孙得功投敌叛国,要他小心孙得功暗算。一旦战事不利可与祁秉忠汇合固守待援,他们已经弃守西平堡全军来援芸芸。

    在信里说张斗将入城的女真人全歼他第一个不信,不要说是三千女真人入城,就是一千都女真人入城西平堡都守不住。

    难道张斗已经控制了西平堡,这封信是张斗的阴谋?但这样坑辽西士卒对他张斗又有什么好处呢?这样损人不利已的事,谁又会去干呢?

    就在他疑惑之际,忽然看到孙得功的帅气向后移动。那里正是撤离战场的方向,难道孙得功要把自己丢给女真人吗?

    孙得功不知道战场上帅旗不可轻动,一旦帅旗撤离战场则军心不稳,一场溃败就在眼前吗?

    刘渠看着渐渐离去的帅旗终于知道信上说的是真的,孙得功果然没安好心,他和祁秉忠这三万人被送给建奴当成见面礼。

    随着孙得功的撤离,鲍承先拿着书信的手也在颤抖。这个阴谋太大了,自己这小身板可扛不住。趁着女真人在攻击刘渠和祁秉忠此时不走更待何时,他立即传令撤退。

    他这边一撤走,刘祁二人的侧翼也暴露出来。

    祖大寿一看情况不好带着自己觉华岛的人也开始撤离战场,这下子刘祁二人的三万人马就彻底暴露在女真人的铁骑之下。

    祁秉忠也浑身颤抖的拿着书信,他们现在和建奴正在焦灼的厮杀在一起,根本就没有后撤的可能。

    一旦后撤恐怕会败亡的更快,他看了下刘渠的方向,发现刘渠并不比他好多少。

    当即下令道:“全军向左移动,与刘渠将军汇合!”

    与此同时刘渠也在下着相同的命令,他们只能相信张斗,相信罗一贯。

    两支人马很快就汇合到一起,组成一个圆阵抵御女真甲兵的攻击。原本要冲上来攻击他们侧翼的马甲也停了下来,用骑兵去撞有准备步卒的方阵是最傻的行为。

    他们已经在浑河那一战吃够了这样的亏,除非不得已没有人愿意这么干。

    看着被自己围在中央的三万大军,努尔哈赤一阵仰天大笑。

    “哈哈!!这就是关外最强力量?这就是辽西将门?真是不堪一击!”

    “汗王高见!”

    “区区明狗如何是我大金勇士的对手”

    ……

    一时间马屁如云,听得努尔哈赤也飘飘然起来。

    唯独皇太极面露凝重之色,他看着正在激烈抵抗的明军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努尔哈赤在众人的恭维中看到面露愁色的皇太极,心中顿时不悦。自己已经赢定了,为何老八还是面露愁色,难道自己打赢了他还不高兴?

    “老八!你为何闷闷不乐?难道还有什么大事未决不成?”努尔哈赤冷声说道,任谁都能听出来努尔哈赤心中的不快。

    看着皇太极倒霉,阿巴泰心里就高兴。至今他都不能忘记当初自己失陷长生岛,老八撤兵退走的场景。

    虽然后来将自己救出,还是不能弥补他心中的裂痕。所以只要一有机会,他一定会给皇太极添堵。

    今次见到皇太极惹阿玛不高兴,他赶紧站出来说道:“老八!今天咱们打了大胜仗,广宁也唾手可得!你为何还面露难色?难道阿玛打了胜仗你还不高兴吗?”

    他这诛心之言听得所有人变了脸色,都把目光投射到皇太极的身上。

    皇太极赶紧跪倒在努尔哈赤的马前说道:“阿玛!您打了胜仗儿臣当然高兴,只不过……”

    “老八!有什么话就直说,不要吞吞吐吐地。既然高兴你为何面露愁色!”阿巴泰不放过皇太极,继续说道。

    皇太极偷眼看了面若寒霜的努尔哈赤说道:“阿玛!儿臣总觉得明军有古怪!”

    他没等阿巴泰插话又说道:“以往明军只要溃败必定全线崩溃,根本不会再有抵抗。而今这三万明军并没有崩溃,似乎再等援军。儿臣正在想哪里还有援军,所以才面露难色。还请阿玛责罚!”说完就一个头磕在地上。

    努尔哈赤经皇太极这么一提醒也醒悟过来,对啊!为何明军既没投降也不溃散,难道他们真有援军不成?

    孙得功第一个逃跑,他带着人马刚刚走出十里就被一支人马拦住了去路。

    为首一员身穿金甲的大将手持狼牙棒现在队伍前面高声喝道:“孙得功你投靠建奴,叛国投敌的事发了,还不立刻跪地投降更待何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