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二百零七章 起来,你个怂包!

第二百零七章 起来,你个怂包!

    黑云鹤早就明白自己只有一击之力,以张斗的蛮力一旦近身那就是失败的下场。只有在接近张斗的一瞬间伤到张斗才有取胜的机会,他一直就在等那个机会。

    但是张斗始终也没有露出破绽,被张斗撵的到处乱窜的黑云鹤终于失去了耐心,他决定赌一把。

    就在他挥刀斩向张斗胸口时,张斗仰面向后,一个铁板桥躲开这致命的一刀。

    黑云鹤一见张斗居然用这种招式心中一喜,他将手中的刀由横斩改为用刀背向下力劈。张斗人在仰天状态根本躲无可躲,自己这一刀斩在张斗铠甲上虽不致命,但却能让张斗躺在地上灰头土脸吃个大亏。

    观战人有的高兴开心,有的替张斗担心。就在黑云鹤以为必胜之时,一只脚出现在他身前。

    这只脚不偏不倚正中黑云鹤的小腹,从小腹上传来的力道让黑云鹤整个人都飞了起来。

    他在空中飞出去一丈多远才落到地下,溅起的尘土弄得黑云鹤灰头土脸。

    四周观战的士卒先是鸦雀无声,然后就爆发出整齐的“万胜!”

    “大帅无敌!”

    一众西平守军个个都觉得脸面无光,主动挑衅下的比武被人家干净利落的击败,输的一点借口都没有。

    躺在地下的黑云鹤甩甩头,让自己清醒一点。心里清楚张斗已经给他手下留情,如果刚才自己要有用刀刃斩下伤人的想法,这一脚的落点就会是胸口。

    不能要了他的命,也得让他在床上躺上数月。所以他输的心服口服,这时的黑云鹤再没有一丝骄傲。

    他起身来到张斗身前单膝跪倒,“卑职黑云鹤冒犯总兵大人,还请大人责罚!”

    张斗面无表情的说道:“黑云鹤阵前冒犯上官,按律当斩。”

    听到张斗的话西平守军心都提了起来,尤其是罗一贯跪倒在张斗面前说道:“大人!现在两军交战正是用人之际,还请大人给黑云鹤一个立功赎罪的机会!”

    “嗯!死罪可免,活罪难逃。来人!重则二十军棍以观后效,如有再犯定斩不赦!”张斗点头说道。

    罗一贯同黑云鹤一起叩谢张斗不杀之恩。

    一场风波在比武中消弥于无形,张斗却在西平守军的印象里留下战力无敌的形象。

    而这些西平堡守军也从新认识了长兴军,这些身穿精良胸甲带头盔的士兵不论是行动坐卧走,还是吃饭洗漱几乎都是一个姿势。就连睡觉的被子都会叠成整齐的豆腐块形状,看得这些西平堡守军一个个暗自称奇。

    而长兴军的伙食更是让西平堡守军垂涎三尺,每顿必有一大块肉。肉汤管够,米饭管饱。这种伙食是这些辽西军这辈子都不敢想的事情,当听说平时不出战时也是同样的伙食,辽西军彻底不淡定了。

    很多脑子经过的家伙已经开始琢磨怎么加入长兴军,当他们看到长兴军平时严苛的训练时,不少人又打起退堂鼓。

    怪不得每顿都吃的那么好,这些长兴军训练时根本就不把自己当成人。

    五十斤的沙袋背起来绕城跑,迟到的没有饭吃,这只是开胃小菜。站在寒风中一个时辰一动不动那是家常便饭,在队官的口令中排成整齐的队列射击,动作稍慢就会被一棍子打下也只是小儿科……。

    长兴军的到来让城内的商业一下子就繁荣起来,首先就是粮食、肉被清扫一空。接着兜里有银子的长兴军又开始买起他们看上的任何货物,财大气粗的他们根本就不知道啥叫讲价。看上了,丢下银子拿起来就走的行为受到堡内百姓的热烈欢迎。

    但这种日子只过了两天就在女真人围堡中结束,三千女真甲兵和五千汉军旗驱赶着上数千辽西百姓将西平堡围得水泄不通。

    看着堡下黑压压的人头,张斗心道:“广宁之战终于开始了,女真人将广宁和自己当成了猎物。自己又何尝不是将女真人当成猎物呢?到底谁才是猎人,战场上见吧!”

    雅木布里受命带领三千甲兵进攻西平堡,他比预定时间晚到了两日。

    之前抓捕汉人百姓当炮灰并不顺利,他废了好大的力气才抓到数千的百姓。为了抓捕百姓他耽搁了两日才来到西平堡。

    看着眼前不大的西平堡,雅木布里心里就是一阵的厌烦。他转身对身边的哥什哈说道:“开始吧!”

    随着他命令的下达,一队队汉军旗的士兵驱赶着百姓向西平堡进发。

    这些汉人百姓一个个在汉军旗的催促下背起沉重的沙袋向着西平堡的护城河跑去,他们首先要做的就是填平护城河,好给大军进攻铺平道路。

    看着越来越近的百姓,罗一贯来到张斗身前躬身说道:“总兵大人!建奴驱赶百姓填河攻城,卑职如何做还请示下!”

    张斗还是和刚到西平一样的回答:“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守城的事不要问本帅,你就当本帅不存在!”

    他的话听得罗一贯不停的苦笑,看来屠戮百姓的罪名这位总兵大人一定要自己背。

    也罢!背就背吧,只要能守住西平,广宁就可安然无恙。他转身对西平守军下达命令道:“填河之人必不是大明百姓,火炮射击,弓箭手准备。”

    背起沙袋跟着人群向前跑的林渝庭不停的用眼睛喵向西平堡上的几门大炮,他在心里暗暗的祈祷:千万不要开火!千万不要开火!

    但他的祈祷毫无用处,火炮在他们进入射程就开始射击。一阵阵白烟从城头升起,炮弹呼啸着打向填河的百姓。

    奔跑中的林渝庭一个重心不稳就摔倒在地,就在他摔倒的瞬间一发炮弹从他站立的地方打过,将他身后的几人打成碎片。

    林渝庭心有余悸的趴在地上不敢起来,呼啸的炮弹已经让他尿了裤子。看着被打成碎片的尸体,他的胃里一阵的翻腾哇哇的大吐了起来。

    就在他观望的时候,一只脚踹在他的屁股上。“起来,你个怂包!再不起来填河,老子现在就送你去见阎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