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二百零四章 张斗!站住!

第二百零四章 张斗!站住!

    张斗回头就看见一个中年汉子坐在自己身侧,正用一种仇恨的眼神看着自己。

    “你是哪位?”张斗直接问道。

    那汉子说道:“本将乃觉华岛祖大寿是也,去年死在长生岛的祖行正是在下的侄儿!”

    听祖大寿一说张斗也想起来了,当日跟随袁崇焕登岛并用弓箭射自己的那人就是祖行。

    “哦!”张斗做恍然大悟状,“既然到了本帅的长生岛就要受长生岛的规矩,不然伸爪子的剁爪子,伸狗腿的剁狗腿!”张斗盯着祖大寿的眼睛说道,眼中的杀意毫不掩饰。只要祖大寿敢动手,绝对让他步祖行的后尘。

    二人的目光对视,在空气中擦出一连串的火花。

    “巡抚王大人到!”这声音的响起,让两人的目光分开齐齐发出一声冷哼。

    王化贞迈步来到主位上坐好,还没等他说话祖大寿就跪在大厅中央说道:“巡抚大人一定要给卑职做主!”

    王化贞听到这句熟悉的话语,心头就是一沉。他下意识的看向张斗,只见张斗对他做了个无奈的表情。

    王化贞这才把心放回肚子里说道:“祖将军何事需要本官为你做主?”

    “启禀大人!卑职觉华岛船队在双台子入海口无故被长生岛船队击沉十数艘,其余的几十艘海船无奈只能搁浅在沙滩上躲避攻击。还请大人秉公处理,给觉华岛死去的水师弟兄一个交待!”祖大寿说道。

    听到又是张斗惹事,王化贞的眉毛就竖了起来。自己的感觉没错,又是这个张斗,每次都是他惹事。

    他一拍桌案说道:“张斗!这次你还有何话可讲?”

    张斗却没有王化贞那么激动,他惊讶的说道:“大人此言从何说起?张斗从来就没见过觉华岛水师!”

    王化贞也被张斗的话给说愣了,难道自己真的冤枉了张斗不成?

    地下跪着的祖大寿不干了,他怒喝道:“张斗小人,敢做不敢当。你敢说你没在双台子入海口击沉数条战船?”

    在场的所有人都把目光看向张斗,想听听他如何的狡辩。

    “你说那些海盗啊!确实有几条海盗船堵住双台子海口,说是这条河道是他们家的。要想从这里过就得交上买路钱,军情紧急本将也就没有客气击沉了几条小船,剩下的四散奔逃了。怎么?这些海盗是你觉华岛的?”张斗的话让祖大寿没法接话。

    说是他觉华岛的海船,那他就是豢养海盗为祸大明。说不是,他的数十条海船可就要白白损失了。

    “这个……这个……”祖大寿一时间吭哧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

    王化贞已经听明白了,祖大寿让觉华岛海船堵住海口找张斗的麻烦。如今被张斗一顿狠揍,吃亏了让自己出头。

    这帮辽西将门真当自己是傻子不成,这两次三番呢找张斗麻烦,自己才不给他们擦这个屁股呢!当下就说道:“阻拦大军前进的必是海盗无疑,此次大战结束祖将军再去寻找你的海船可好?”

    祖大寿张了张嘴没有说出什么,只好坐下一个人生闷气。

    王化贞又说道:“本官得到消息!建奴打算攻取西平堡,继而攻占广宁!”

    “大胆!无法无天的建奴,他们要赶来广宁某定要与他们决一死战!”一个军将义愤填膺的说道。

    “就是!孙将军说的对!咱们这里有数万大军,定然让建奴有来无回!”

    “就是……”

    ……

    听着在坐的各位军将表决心,王化贞心中一阵的高兴。军心可用!军心可用啊!

    但他扭头看到张斗一脸不管自己事的表情,心中就不痛快。难不成这个张斗只是虚有其表,怕了建奴不成?

    “现在本官需要一位将军与罗一贯副总兵一同固守西平堡,不知哪位将军愿往?”王化贞的话一出口,整个大厅都静了下拉。

    所有的辽西武将都如老僧入定般,眼观鼻、鼻观口、口问心。场面一下子就冷了下来,再没有刚才表决心时那种热烈的场面。

    王化贞顿时被晾在当场,还好一个声音响起。这个声音让王化贞松了一口气,转头望去,只见祖大寿站了出来。

    王化贞看向祖大寿的眼神都柔和了不少,他嘴里说道:“疾风知劲草,板荡见忠臣。祖将军真是深明大义,本官自会秉明朝廷。大明不会忘记祖将军做出的贡献,好!好!好……”

    王化贞说着见到祖大寿面露尴尬之色,祖大寿赶紧抢先说话。再不说就要被当成诱饵卖掉了,到那时哭都没地方哭!

    他赶紧打断王化贞插话道:“巡抚大人,非是祖某要去西平堡。”

    这话一出口王化贞整个人都不好了,不去西平堡你出来蹦踏什么?和着自己刚才白说了,都是废话?

    他把脸一板说道:“祖将军!军中无戏言,你既站出来怎么临阵退缩?”

    祖大寿心中叫苦不迭,心道:都是巡抚你自己在说好伐!自己想插嘴都没地方好伐!

    他也只好硬着头皮说道:“巡抚大人!卑职保举长生岛总兵张斗,张总兵多次与建奴交战皆取得大胜,今次想必也不会例外。张总兵出兵西平堡,定可保西平不失!”

    祖大寿说完就忐忑的看着王化贞,他真怕王化贞脑子一抽抽把自己送到西平堡当诱饵。

    要是那样他除了败亡没有第二条路可走,在场所有人都看向张斗,就连王化贞也投去希望的目光。

    但他们想象中张斗慷慨激昂接受军令的场面没有出现,张斗好似沉思一般低头不语。人也堆在椅子上,丝毫没有当朝二品大员的形象。

    王化贞见到张斗这个形象气就不打一处来,他低声喝道:“张总兵~张总兵~张总兵!”最后一声几乎是喊了出来。

    张斗则是表现的如同刚刚睡醒一般,一下子坐直了身体对身边的曹化淳说道:“完事了!完事了好,咱们走吧!这几天赶路都累死我了!”说着他拉起曹化淳就要向外走。

    王化贞看到这里实在忍不住了,张斗竟然在如此重要的会议上睡觉。他一拍身前的书案怒喝道:“张斗!站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