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二百零二章 你们眼睛里还有国法吗?

第二百零二章 你们眼睛里还有国法吗?

    刘渠带人赶到大营左侧时见到的是披头散发狼狈不堪的鲍承先。他吃惊的问道:“鲍承先,你怎么变成这副模样?”

    “姑父啊!”鲍承先像个受委屈的小媳妇一样跪在刘渠马前哭诉。

    “不知从哪里冒出来一支长兴军,不但占了本应是属于我军的营地还打死我的亲兵。我本想与他们理论,结果被一铳打在头盔上。要不是我命大,就见不到姑父大人了!大人可要为我做主啊!呜呜!!”鲍承先是彻底不要脸了,他在刘渠面前声泪俱下动情的表演着。

    刘渠可不像自己外甥先这么孤陋寡闻,长兴军这个名字他可不陌生。这个崛起不到一年的长兴军不但从建奴手里夺回长生岛,还在那里扎下了根。

    建奴数次攻打不但损兵折将,还被他生擒了奴酋阿巴泰。要不是锦衣卫废物被建奴救回去,老奴的脸可就要丢光。

    即使如此长兴军还在朝鲜境内截住了阿巴泰,虽然被阿巴泰逃掉,却抓住了台吉硕托。

    自己部下鲍承先怎么得罪了此人?此人不仅战功卓著,为人也胆大包天。在京城就敢暴打北镇抚司的锦衣卫,大闹金銮殿掀翻了阁臣左光斗,听说还砸了英国公的瑶台山庄。

    这样的人绝对不好对付,如今自己部下在他这里受了委屈,无论如何自己都要替部下讨回公道。不然人心散了,谁还愿意为你拼命?

    想到这里他一提马的缰绳来到长兴军的大营门前说道:“老夫乃广宁右屯卫总兵刘渠,让张斗出来搭话!”

    不多时营门一开,张斗同一个文士实在高头大马上出了营门。

    确是是高头大马,刘渠骑的就是从蒙古高价购买来的宝马。此马身高接近四尺,绝对是宝马良驹。

    但和张斗骑的安达卢西亚马一比就成了二等残废,安达卢西亚战马身高五尺,身体修长肌肉外露,一看就是力量十足,非常擅长速度的宝马。

    刘渠的马跟张斗的战马站在一起就显得寒酸无比,他强忍住将张斗暴打一顿抢过宝马良驹的冲动。张斗质问道:“张总兵为何一到广宁不但抢夺我右屯卫的驻地,还打死打伤我的士卒,难道以为我右屯卫好欺负不成?”

    张斗听了刘渠的质问只是轻蔑的一笑,说道:“广宁给我军安排的驻地坑洼不平还有积水,根本就不能扎营,所以我军自行自行择地扎营也是无奈之举。

    至于打死打伤一说更是笑话,你右屯卫的骑兵向我长兴军射出箭的那刻起就是我长兴军的敌人。对于敌人我长兴军从不手软,更不会手下留情!”

    张斗的话说的刘渠根本就无从辩驳,有人用箭射自己的士卒,自己也会先打死再说。

    这时鲍承先跳了出来吼道:“那打我的那一铳又怎么说,我已经说了是右屯卫的副将,为何还要向我开铳?”

    张斗根本就没瞧鲍承先说道:“有人在我长兴军阵前犬吠,下次本帅就让士卒不要打那么高直接打头!”他的话吓得鲍承先一转身躲到刘渠的身后。

    躲在别人的身后刘渠似乎找到了些安全感,他这才说道:“你凭什么说我的亲兵先射箭的,我还说你的卫兵先开铳的呢!”

    对于谁先开火这事还真的不好说清楚,双方各执一词官司打到兵部也说不清楚。

    张斗则是转身对一侧的文士一拱手说道:“曹公公,这事你可得为张斗作证!”

    听到张斗称呼此人公公,刘渠脸色有些不好看。当今天子重用宦官,魏忠贤在朝堂上虽不能一手遮天但也足以左右朝堂局势。如今这里出现一个太监明显是一个不妙的信号。

    只听见曹化淳说道:“杂家乃是陛下指派到长生岛的监军曹化淳,适才却是右屯卫先用弓箭伤人,长兴军才用火铳反击。这件事杂家一定会上报陛下,请万岁圣裁!”

    刘渠被一句万岁圣裁给说的郁闷,他用屁股想都知道天启皇帝会信谁的。

    他深吸一口气说道:“事情的起因还是你们长兴军强占我军驻地,今日你无论如何得给老夫一个交待。不然就是刀兵相见也在所不惜!”

    当兵的最终还是要以实力说话,既然讲理讲不过那就动手吧!刘渠不信自己的一万多大军还打不过区区三千的长兴军。

    张斗面无表情的说道:“那就手下见真章吧!”说完带着曹化淳一同回归大营。

    刘渠也一挥手回归本队,他咬着牙说道:“将右屯卫的士卒都调来,老夫到要看看传说中灭杀建奴如儿戏的张斗有多厉害!”

    刘渠的一万多人陆续开出军营将长兴军团团围住,只等一声令下就要进攻。

    长兴军也毫不示弱,一百多门的火炮都都准了右屯卫的士兵。只要他们敢进攻,就让他们先吃顿散弹再说。

    如果右屯卫的士兵能抗住火炮的散弹,在承受火铳连续打击,最后再承受手榴弹的攻击还不溃散?那么他们早就打得女真人满地找牙,根本就不用别人帮忙,收复辽东有他们就够了。

    所以张斗面对上万人的包围一点都没有紧张,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看着右屯卫士兵那拙劣的表演。

    长兴军也不屑的看着眼前的明军,他们都经历过数场生死大战。明军的表现还不如那些汉军旗呢!只要让他们放手进攻,他们有绝对的把握杀光眼前的明军。

    “住手!你们在这里火拼同僚,眼睛里还有国法吗?”一声暴喝从远处传来,接着一队士兵拦在两支人马的中间。

    当一队队的右屯卫士兵开出大营时,终于引起了王化贞的注意。最近几天他也是忙坏了,六七万人的给养可不是小数目。光是调拨这些事都让他忙的头发白了好多,而且这些士卒都是来自不同的地方,摩擦在所难免。每日处理这些事物都让王化贞苦不堪言,今日他听说右屯卫全体出动时顿时再也坐不住。

    这是要多大的阵仗才能出动一万多的人马,自己好不容易集结来的数万大军没有同建奴开战就要先火拼一场不成?

    他急忙带上孙得功赶到战场阻止这场冲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