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二百零一章 冲突

第二百零一章 冲突

    张斗终于在期限的最后三天赶到广宁堡,他们一到城外就看见了连绵数里的大营。

    当他通秉交令后,就被带到大营外的右侧。来传令的小旗军官态度十分的恶劣,他只是用手一指一空坑洼不平的空地说道:“你们就在这里驻扎吧!没事不要乱跑,冲撞大军要被斩首!”说完就鼻孔朝天的走掉了,留下了面面相觑的长生岛众人。

    胡铁牛第一个不干了,他指着那块空地说道:“大帅!广宁堡的人也欺人太甚,不让咱们进大营也就算了。这里坑洼不平,那里还有积水怎么扎营。分明就是看咱们好欺负,咱们刚打完仗连口气都没喘赶来广宁就是来受气的?要是听老胡的,咱们回长生岛算了,这仗咱们不打了!”

    胡铁牛的话说道长生岛众将的心坎里,他们不顾疲劳赶来广宁结果被安排在这样的地方,任谁心里都不好受。只是他们心中不高兴却没有说出来,被胡铁牛这浑人说破所有人脸上都不好看。

    张斗看着给他们安排的扎营地点心里也是不痛快,看来自己的广宁之行不会太不顺利。自己还是要多加小心,不要被他们坑进去。

    他忽然想起来刚才来的时候,大营左侧的空地十分平整,正好适合扎营。

    “全军集合!到大营左侧扎营!”张斗的话让长兴军欢呼起来,他们就怕自己受气没人给出头。如今张斗的态度已经表明绝不受气,这让长兴军走起路来也格外起劲。

    长兴军扎营十分的快捷,在外至于将偏厢车围成一圈。再设立营门、鹿角,一个大营就已经扎完。

    他们刚刚埋锅造饭,外面就来了一支数千人的队伍。见到此地已经有人扎营显得十分的愤怒,一个骑兵来到长生岛大营门前高声喊道:“哪里来的土鳖,竟然敢占据我们的营地。乖乖的将营地给爷让出来,再送上白银赔罪,不然让你们这群土鳖见识见识我们辽西军将的厉害!”

    长生岛门前站岗的士兵连眼睛都没眨一下,他们自动过滤了这货的乱吠。依旧是木雕泥塑一样手持火铳,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这骑兵见自己喊了半天连嗓子都哑了,对方竟然无视自己。他怒从心头起,从马背上摘下弓箭对准门口的卫兵就是一箭。

    这一箭十分的狠毒直接命中卫兵的胸口,根本就是要人命去的。但他低估了长生岛士兵胸甲的防御力,羽箭发出“叮!”的一声只是在胸甲上留下一个浅痕就落在地上。

    在他吃惊长生岛胸甲防御力时,那两个卫兵动了。攻击他们就是攻击长生岛大营,就是长生岛的敌人。

    对付敌人长生岛士兵从来都不会手软,更不会手下留情。他们快速的当下面甲,又将手里的火铳对准了那个骑兵。

    在那个骑兵目瞪口呆中,长生岛士兵开了火,双方只有二十步的距离,根本就没有落空的可能。两颗铅弹同时击中了骑兵,他当场就被打落下马倒地身亡。

    同时凄厉的铜哨声在长生岛大营连续的响起,原本还安静的大营瞬间动了起来。向外偏厢车的炮窗都齐齐的打开,一门门黑洞洞的火炮被推出炮窗对准了这群士兵。

    又有无数的士兵将铳口冲偏厢车的射击口伸出瞄准了外面的敌人,在大营两侧的偏厢车也动了起来。他们迅速的向左右展开,向着这些人马包围过去。

    营地中又冲出数百骑兵,这些人十人一组排成横队向着敌人的后方移动。不多时就已经切断这群敌人的后路,看着眨眼间就陷入了包围,这些明军直接被吓尿了,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不过是营地之争,竟然会演变到生死相搏的程度。

    而且还是他们死,人家生。就冲这份反应速度,自己来的这两千多人在人家面前就是不堪一击。

    所以他们果断的认怂,一个三十来岁的武将骑着马从队伍中脱颖而出。

    他来到阵前就高呼:“本官乃是广宁右屯卫刘渠总兵副将鲍承先,让你们的将军出来搭话!”

    他话说完,长兴军没有丝毫变化依旧是一副如临大敌的状态。过了一会才有一个壮汉手持铁皮喇叭走到阵前喊道:“攻击长兴军就是敌人,限你们一柱香内投降,否则格杀勿论!”

    听他壮汉的话,鲍承先气得七窍生烟。他在辽西任副将多年,还从未见过如此嚣张的军队。一言不合就大打出手,以为这里是什么地方?

    他转身回到本队,这支明军迅速的变成一个圆阵防御长兴军的进攻。

    还没到一柱香的时间,从大营就冲出一支人马。他们直奔大营左侧而来,长兴军见到又有明军到达。快速的转换了阵型,骑兵回到了营地中,偏厢车也围成刚才军营的形状。

    长兴军的退却让鲍承先松了一口气,看着那些黑洞洞的炮口他的心里还是有些发毛。万一长兴军要是真的开火,他肯定凶多吉少。见到退却的长兴军,他又来了精神。

    这货来到长兴军的阵前高声叫骂:“你们这群土鳖怕了吧!识相的赶紧缴械投降,不然今天就是你们的死期!”

    “砰!”的一声铳响打断了鲍承先的咆哮,一颗铅弹击中了鲍承先的头盔。

    鲍承先“哎呀!”一声摔落马下,落马的鲍承先根本就没管滚落在一旁的头盔,连滚带爬的逃回本阵。

    这一铳只是击中了他的头盔,连同他的发髻一起打散。披头散发的鲍承先在地下喘了好久才回过神来,他狠狠地用眼睛盯了一会长兴军大营,骑上一匹马直奔后面来的援军而去。

    广宁右屯卫的刘渠正在大营休息,这几天人马的调动可把他累得够呛。直到今日才得空闲,刚刚坐在那里闭目养神,就被人给打扰了。

    当他听到鲍承先的两千精兵被人家包围,随时都有可能干掉的时候。他彻底的懵圈了,这里是哪?这里是大军云集的广宁!还有人敢在这里闹事,这是多大的胆子?

    “来人,备马!老夫要看看何人有这么大的胆子包围敢包围右屯卫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