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一百七十八章 选择

第一百七十八章 选择

    一夜的大风让北信口海面彻底冻住了,清晨的北信口再一次被喧嚣占据。

    女真人营地一时间人喊马嘶好不热闹,一队队甲兵冲出营地直奔后方的奴隶营。

    那里有上万名被从各地屯堡驱赶来的汉人,他们被女真人赶出营地就在寒风中站立。很多人被冻的浑身发抖,他们这几天每天就是一碗稀粥吊着性命。

    很多人一觉睡过去再没有起来,这几天每日都有数十人被丢出营地。

    辽民们都有些麻木了,他们茫然的看着女真老爷们,眼神空洞不知在想些什么。

    一个甲兵的牛录骑着马来到百姓们的前面高声大喝道:“你们这群狗奴才都是大金的子民,大金需要你们的时候到了。你们只要攻下对面那座堡垒就可以回家了,敢走后退者定斩不饶!”

    随着他的话语,汉军旗的人抬来一筐筐的黑面饼子。尽管黑面饼子已经被冻的发干发硬,但是不少辽民嘴里不停的吞咽着口水。

    这是他们最近以来见到的第一次顶饿的食物,也是买他们性命的事物。

    所有人都听说过长生岛的威名,就连杀人如麻的女真人都打不下来的岛子,让他们去打那就是送死。

    可是不去行吗?女真人的钢刀都架到脖子上,不去死的更快。去了也许还能有一丝的活路,现场一下子就沉默下来。

    时间一点一滴的流逝,就在那个牛录章京等得不耐烦的时候,一个粗壮的汉子走出人群。

    他来到汉军旗的身边,伸手接过一块饼子径直向前走去。

    “慢!”牛录章京说话,他的声音听得在场所有人都是一愣。人们都不自觉的为那汉子担心起来,都不安的看着手拿饼子正啃的汉子。

    “你很好!是个好奴才!等下要是不死,爷给你抬籍。在给他一块饼子,让他吃饱了好有力气给大金效力!”牛录章京笑容可掬的说道。

    他本以为那汉子会感恩戴德的跪下磕头谢恩,反正这些人都是炮灰早晚都要死,那么他许下的承诺就不用兑现了。

    这么空口送出的人情,他是不会吝啬滴。可谁知那汉子面无表情的又接过一块饼子,大踏步的向着海边走去。

    让准备好勉励几句的牛录章京愣在当场,女真牛录章京的脸越来越冷,他都有抽出刀砍了这汉子的冲动。

    但是为了安抚这些炮灰,他还是把怒火压在心底。这货转过头来向着百姓们怒吼道:“半个时辰没有过去的一律都是心向大明的奸细,定当全部斩首示众!”

    这下子百姓们慌乱了起来,一些围观的人都不在等待。他们几步就来到汉军旗身前领了饼子就向海边走去,剩下的人也都动了起来。

    牛录章京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这群狗奴才就是贱!爷好好说话就是不行,只有皮鞭和钢刀才能让他们听话!”他撇撇嘴说道。

    他骑在马上,来回的扫视领取饼子的百姓。

    突然这货的目光一冷,他纵马就来到一个老妇人的身边。抡起马鞭就打了下去,嘴里还在骂骂咧咧:“你这老狗也配吃爷的饼子?你就是浪费爷粮食的废物,赶快给爷滚!”

    老妇人被打得皮开肉绽就地翻滚,一个年轻的女子扑到老妇人的身上。

    “不要打我娘,求求老爷了,别再打了!”女子单薄的衣衫挡不住皮鞭的抽打,仅仅是两下就打碎了她背上的衣衫。

    鲜红的两条鞭痕出现在白皙的皮肤上,这个牛录章京看得眼前一亮。他停下了手上的动作,跳下战马来到女子的身前。

    当他用鞭柄挑起女孩的下巴时,发现女孩的脸居然是被黄泥涂抹的一塌糊涂。怪不得自己没有发现这个女子,原来被泥巴给挡住了容颜。

    “不打也行!那就要看你识不识抬举了?”他淫笑着说道。

    女子明显一愣,又咬了下嘴唇说道:“只要你放过我娘,我就跟你走!”

    “哈哈!!!”牛录章京仰天狂笑,他的心里暗自得意。汉人的一切都应该是他们的,只要自己高兴什么样的女人都能得到。

    就在他仰天狂笑没有防备之际,地上原本软弱无力的老妇人一下子就跳了起来。

    她一口咬在牛录章京的耳朵上,将整个身体都挂在了女真人的身上。

    女子见到娘亲拼命也没有丝毫的犹豫,在女真人拉扯老妇人的时候,她伸出手抓向牛录章京的脸。

    惨叫在瞬间就传遍了整个营地,所有人都被眼前的一幕给惊呆了。

    就连女真甲兵也有些发愣,当他们分开三人的时候。牛录章京的耳朵已经被老妇人咬掉,脖子也被咬掉了一块肉。

    他的脸已经被女人抓烂,一只眼珠子当啷在眼眶外边。浑身是血的他在那咆哮,非要亲手虐杀这俩奴才不可。

    这时围观的百姓看不下去了,他们纷纷向场地中央距离。百十个女真甲兵这时才意识到他们竟然处在数千汉人中间,一时间双方竟僵在了原地。

    不多时从外面来了千余的女真甲兵,他们驱散了人群来到场地中央。

    一个身穿金色棉甲的大汉怒吼道:“舒木布!你个狗奴才,怎么这么久了,泥堪还没有过去攻岛!”

    受伤的舒木布跪在地下惨嚎:“贝勒爷!奴才被这群泥堪给打伤了,您看看!”说着,他把自己凄惨的样子给阿敏看。

    这时有人小声的在阿敏的身边讲刚才的经过,阿敏听完脸就冷了下来。

    “舒木布!你个狗奴才,这时候还想着你裤裆那点破事。来人!将舒木布斩首示众!”阿敏虽然看上去像个莽夫,但他也知道舒木布这是犯众怒了。

    要是在平时,以他的性格杀光汉人就是。但是现在是与长生岛对峙的时刻,这时候杀光汉人谁给他们当炮灰。万一要在杀汉人时,长生岛再从后面给他一击,他能挡住吗?

    杀掉一个舒木布可以最快的平息这件事情,还能让汉人心甘情愿的当炮灰。这件事如何选择,根本就不难选。

    果不出他所料,汉人们听到被处死的是舒木布时,都跪下给阿敏磕头谢恩。

    阿敏得意的坐在马上自言自语道:“张大斗!你准备好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