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一百七十四章 放过!烧死他们!

第一百七十四章 放过!烧死他们!

    皇太极的人少,很快就落入了下风。不多时就被镶蓝旗的人打落下马,阿敏看着地上几个被擒的正白旗甲兵说道:“你们为何要冲撞本贝勒的队伍,还杀伤我十几个甲兵。难道以为我阿敏好欺辱不成?”

    皇太极的一个哥什哈说道:“大贝勒包庇狗奴才图库劫走我们三贝勒的女人,还在这里问我等为什么?真是笑话!”

    听了此人的话,阿敏也想起来刚才过去的确实是一马双骑。战马的前面确实坐着一个女人,要真是同这人说的一样自己还真有点理亏。

    他转身问道:“那图库何在?”

    镶蓝旗的甲兵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是一脸懵逼的表情。后来一个甲兵才说道:“大贝勒!那人根本就没有停下,他从咱们身边掠过直接跑掉了!”

    阿敏傻眼了,这什么情况?玩笑有点开大了。自己没打到狐狸还惹了一身的臊,太冤枉了。

    皇太极的人却是一脸的冷笑,他们才不会相信阿敏等人的表演。等到了复州城自有自家主子为他们出头,现在他们决定不吃眼前亏。

    阿敏也怒了,他对自己的哥什哈喊道:“巴干达!你带三十人将图库给爷抓回来!”

    阿敏相信巴干达这个追踪的高手一定会活捉图库这个滚蛋,敢戏弄自己,挑拨两旗人马厮杀的罪名了不小。

    蓝贵田带着黄翠依一直跑到战马倒地毙命才抱着黄翠依从马上跃了下来,落地是双腿的剧痛让他站立不稳一下子就摔倒在地。蓝贵田忍着腿上的疼痛,将倒毙的战马拖到树林里,又小心的掩盖痕迹。

    他们二人相互扶持着,深一脚、浅一脚的向一侧的山上走去。这里就是暗影为他们撤退安排的据点,离长生岛的海面已经不远。

    那里他们可以休息一下,等候长兴军的海船来接他们上岛。只是他们是自己跑出来的,也不知道长生岛的海船会不会来。

    他们一路非常小心,一直用树枝在他们走过的地方来回的清扫,消除自己留下的痕迹。

    虽然他们已经逃过了追杀,万一敌人要是找到他们,以蓝贵田现在的状况根本就没有自保的能力。

    一直到了午后,他们才找到那处隐蔽的据点。木屋中落满了灰尘,一看就是长时间没有人打扫。

    木屋内的东西俱全,还有一条隐蔽的地道通向林子里。很快他们就吃上了一顿热气腾腾的饭菜。

    黄翠依低头扒饭,根本不敢看眼前的男人。蓝贵田也底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时间似乎又回到了昨天夜里。

    天黑了又渐渐的发白,木屋内的炭火盆还有一点余晖存在。不时在盆中发出一声脆响,闪现出一丝火花。

    蓝贵田和黄翠依围在火盆的周围睡着了,从他们脸上露出的淡淡笑容可以知道他们正梦到美好的事情。

    突然一声战马的嘶鸣惊醒了木屋内的二人,蓝贵田一下子做了起来。他快步的来到木屋的窗前,小心的向外张望。

    原本空无一人的树林中出现了很多的身影,这些人小心的接近木屋。发现战马可能吵醒木屋中的人后,一个声音响起:“图库!这一夜风流快活的差不多了吧!也该让辛苦一夜的兄弟们乐呵乐呵了!大贝勒可是一直都惦记着你,千万不要做出让大贝勒失望的事啊!哈哈!!”

    木屋外的声音嚣张无比,他们知道木屋内只有图库一个人,根本就是有恃无恐。

    黄翠依到是能听懂满语,他将外面的声音一句一句的翻译给了蓝贵田听。

    蓝贵田听了一声不吭来到屋子角落的一个柜子处,从里面取出一把火铳和一支弩,还有几个手榴弹。

    他再次来到木屋的窗前,将装好的火铳对准刚才嚣张大笑的甲兵。

    “砰!”的一声铳响,这个甲兵惨叫着摔倒在木屋前。其他的甲兵都被这声铳响给吓得躲到了隐蔽的地方,在看清楚倒在血泊中的人后。他们都小心翼翼,再不敢向刚才那样大大咧咧的靠过来了。

    图库怎么会有火铳,看样子威力还不小。这是所有镶蓝旗甲兵心中的想法,巴干达小心的露出头来观察这间木屋。

    这就和普通的林间木屋差不多,整体都是用胳膊粗的圆木垒成,只有一个门和窗。他们想要强攻进入只有强攻正面一条路可走,有那杆火铳在也许要付出几个人才能接近木屋。

    他正观察呢!又是一声铳响从木屋里响起,一个探出头想要看看情况的甲兵被一铳打爆了脑袋。

    巴干达赶紧缩回了脑袋,擦了擦头上的冷汗。好在木屋内图库选择的目标不是他,不然被爆头的就是自己。

    图库什么时候火铳打得这么准了,这还是他们女真人吗?这个疑问在所有人的心头想起,他们不再从正面进攻,纷纷绕到木屋的后方向木屋摸了上来。

    巴干达带着人围上了木屋,他们想要从木门攻进去。结果发现木门也是用圆木制成,没有合适工具的他们别想破门而入。

    蓝贵田用一根圆木顶住木门,抓起弩箭就守在了窗边。“砰!”的一声巨响从木门那里发出,木门只是被震落了一些灰尘,没有一点松动的迹象。

    接着窗户又发出一声闷响,似乎有人用重物在撞击紧闭的木窗。木窗被撞开的瞬间,蓝贵田就射出了手中的弩箭。

    “嗖!”的一声过后,就是一声惨叫传来。屋外肯定又有一个甲兵中箭倒地,这种涂抹毒药的弩箭只要刺破皮肤就能让人快速的失去战斗力。

    蓝贵田又拿起一个手榴弹点燃丢了出去,“轰!”的一声巨响后,外面终于安静下来。

    镶蓝旗的甲兵暂时退了下去,蓝贵田知道下次的进攻肯定会更加的猛烈。

    巴干达看着地上的五具尸体,他的心中就是怒火中烧。本来十拿九稳的抓捕,现在却损兵折将。

    他都能想到自己回去后要面对阿敏滔天的怒火,他眼中寒芒一闪,恶狠狠的说道:“放火!烧死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