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一百七十章 赤土菘菜

第一百七十章 赤土菘菜

    感谢l599xl打赏的100起点币,感谢所有给诚子投票的书友!

    皇太极的哥什哈被自家主子前后矛盾的话给说愣了,图库呆呆的看着皇太极问道:“爷!正白旗的人是去城门还是来这里救火啊?”

    回答他的是一声怒吼加上狠狠的一鞭子,“蠢货!当然是去城门,今天的一切都是张斗小儿的调虎离山之计!”

    图库挨了一鞭子不敢顶嘴,他郁闷的去正白旗驻地传令。

    正白旗统领济尓哈朗接到命令不敢耽误,他带着三千正白旗甲兵向着城门而去。

    他们刚到复州城的主街上,离城门还有老远就看见有人影在城头上晃动。

    济尓哈朗高声向城头上的人影喊道:“快开城门!”

    回答他声音的是地动山摇的爆炸,济尓哈朗就觉得脚下大地一阵的翻腾。他的战马一下子就摔倒在地下,而他身后的三千甲兵比他更惨。

    很多人都被炸上了天,变成一具具尸体落了下来。而他自己是冲过了那段爆炸的地方,只是被余波给震到了而已。

    这三千人可是贝勒爷的心血,难道就这么断送在这里?他发疯般的跑回爆炸区域,大声的叫喊:“乌尔金!达瓦尔!你们还活着吗?”

    回答他的是一阵阵的咳嗽声,过了好一会才走出几个满身灰尘的人。他们摇摇晃晃的走到济尓哈朗的身前,大声的吼道:“统领大人!你还活着!”

    这几人都被震的耳朵失聪了,讲话的声音也格外的大。济尓哈朗虽然被他们的声音震的耳朵轰鸣,但还是开心的笑了。

    这几人都活着说明明军埋下的火药不是很多,不然这么猛烈的爆炸根本就不能活下来多少人。

    皇太极正在组织救火,觉得自己一阵的心绪不宁。他正在想为什么的时候,脚下就感到一阵的晃动。

    “不好!济尓哈朗!”他在马上大叫了一声拨马就走,他的一众哥什哈也赶紧跟上。

    当他们到达城门时就看到了这样惨烈的场面,三千甲兵能站起来的只有两千五。足足五百精锐的甲兵被这次爆炸夺取了生命,就算活下来的那些也失去了战马,人也变得异常的敏感,没有一段时间的修养根本就上不得战场。

    皇太极刚要开口时,又是一阵爆炸从城门口传来。复州城那巨大的城门楼都消失了,就连城墙也塌下去一节。

    城门处简直就是满目疮痍,皇太极骑在马上一口血就喷了出来,吓得一众哥什哈赶紧上前扶住摇摇欲坠的皇太极。

    “张斗小儿!我跟你不死不休!追!”皇太极推开哥什哈,倔强的骑在马上向前追了出去。

    其他人也赶紧跟上,他们好不容易翻越了瓦砾遍地的城门,找到了空无一物的笼子。在笼子附近他们发现了一条车辙,这就对了。

    蓝贵田受了那么重的伤,怎么可能逃的掉。一定是用马车运往海边再乘船逃走,皇太极指着车辙兴奋的大叫:“追!”

    一众哥什哈赶紧拦下皇太极,“主子!您身体要紧,追击明狗的事就交给我们奴才去办就好,您要保重身体啊!”

    漆黑的夜里,一辆马车奔驰在土路上。这辆双马拉的马车在土路上奔驰如飞,竟然不比单人独骑慢多少。

    它的两个车轱辘告诉的旋转,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桎梏。即使遇到坑洼颠簸的地方,赶车人也没有丝毫的减速。

    虽然马车不断的被颠的起起落落,车轴却一点都没有折断的迹象,依旧坚挺的运转。

    这就是长生岛最新式的马车钢轴铜瓦,就连车轱辘都用牛皮包裹了一层又一层。即使再颠簸也不能让马车减速分毫,车上的两人都紧紧的抓住车辕,生怕被马车颠簸的掉下去。

    “马哥!咱们跑那么快干啥!女真人被咱们炸惨了,根本就追不上来!”许连山问道。

    马宝没好气的瞪了许连山一眼,剧烈的颠簸都不能让这小子闭嘴真是无语了。

    “你小子咋就知道女真人就都被你炸着了?万一有几十个没被炸着的追咱们怎么办?小心使得万年船知道不?”马宝训斥道。

    “马哥!也不知道蓝贵田那小子怎么样了?万一他要是挺不住,咱们不是白费力气了嘛!”许连山的破嘴就没有闲着的时候。

    马宝怒道:“闭上你的乌鸦嘴,蓝贵田命硬着呢!他能挺过这半个月就肯定能熬过去!”

    “哎!马叔!你说暗影的人怎么把那么多的火药运进复州的,建奴咋就没发现?他们都是瞎子吗?”许连山像好奇宝宝一样问个不停。

    “你小子傻啊!往复州城里运火药?亏你小子想得出来!木炭到处都是,硫磺和硝石药铺就有,提前让他们多进一些不就完了!分散多买点,再往城里拉一些不就有了嘛!就建奴的脑子,再给他们十年都想不出来!”马宝自豪的说道。

    皇太极确实无比的郁闷,你说长兴军偷偷挖空几处街道皇太极认了。挖到城墙下皇太极也认了,但那么多的火药长兴军是怎么运进城的呢?

    这就必须要详查了,今天能把千斤火药运进复州城,明天就能把数千甲兵都送进复州城。

    在追击的人马走后,复州城就开始了盘查。尤其是最近几日出去城门频繁的商家货栈,但女真人唯独漏掉了药铺。

    复州城最大的药铺内,张卫抓着蓝贵田的手说道:“兄弟!你的退断了,但是没长好。如果以后还想下地走路,就需要将腿再打断重新接上,你忍着点啊!”

    蓝贵田咧开嘴笑了,女真人的酷刑他都熬过来了,断腿算什么!

    蓝贵田的伤势根本就经不起颠簸,所以长兴军的马车上根本就没有人,只是马宝和许连山在驾着马车在空跑而已。

    而蓝贵田则是趁着混乱又被送进了复州城,最危险的地方就最安全。

    蓝贵田嘴上说打断腿骨不算什么,但真的这么做的时候。这个铁一般的汉子,硬生生的痛晕过去。

    次日天还没亮,一辆马车就到了贝勒府的后门。车夫跳下马车敲开府门,从里面出来一个黄衣女子。

    “姑娘!您要的赤土菘菜给您送来了,请问是抬进厨房吗?”车夫问道。

    “不用!抬进我的小院就好顺便帮我种在地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