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一百六十六章 什么声音?

第一百六十六章 什么声音?

    皇太极被巨大的爆炸给气得吐血,他的精锐三百甲兵整整一个牛录的兵力就被活埋在东山大营的入口。

    关心火炮的他尽管口吐鲜血,还是下令让女真甲兵弃马步战。当女真人费劲的翻越谷口的时候,长兴军已经指挥残余的炮手将火炮都推到一起,火药桶都摆放在了火炮中间。

    “撤吧!”张卫说道。

    “嗯!该走了,再给建奴一下狠的咱们就撤!”秦石说道。

    他走到剩余的几百炮手身前也不说话,用收铳对着刚才在人群中扇动炮手的家伙道:“你叫什么?”

    那个炮手被吓得裤子一下子就湿了,他颤抖着双腿求饶道:“他们都叫小的潘顺子!小的再也不鼓动炮手进攻天兵了,求求将爷放过小的吧!”

    秦石冷笑一声,这种汉奸还想活命!你想多了!

    “砰!”的一声铳响,潘顺子仰面摔倒。他的半边脑袋都被打飞了,倒在地下的尸体不停的抽搐。

    “跑!”这个字刚从秦石口中发出,一声声铳响就从长兴军手中发出。

    炮手们不再犹豫,他们转身就跑。那些反应慢的都被长兴军打倒在地,剩下的炮手拼命的向谷口跑去。

    刚刚翻过谷口的女真人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就见到有人向他们冲了过来。

    他们可不管什么炮手不炮手的,敢过来就是一个死。女真甲兵挥起钢刀就杀向冲过来的炮手,这些炮手跑到谷口见到女真人就如同见到救星一样。

    他们总算是见到亲人了,可让他们绝望的是这些亲人竟然对他们举起了屠刀。

    很多人没来得及喊出一句话就被斩杀在当场,剩下的炮手一边四散奔逃一边大声的求饶。

    当皇太极翻过谷口时,炮手已经就剩下百人左右。要不是皇太极及时叫住了甲兵,这百人的炮手也得见阎王。

    听说只有三百左右的明军,皇太极都快被气炸了肺。区区三百明军就毁了他数月的心血,他大吼道:“冲进去,杀光明狗!”

    女真人听了皇太极的命令“嗷嗷!!”怪叫着向大营冲了过去,忽然前方大地颤动。数百匹惊马拖着火绳向女真人冲了过来,这些战马的尾巴无一例外都被倒上火油点着了。

    吃痛下的战马根本就不管不顾的冲向女真人,尽管女真人十分熟悉战马,还是被惊马踩死数十甲兵,受伤的更是不少。

    皇太极已经被这一波一波的暗算给气得火冒三丈,他带头向前冲了过去。

    当看到堆积如山的火炮和火药时,一个哥什哈赶紧拉着皇太极后退。从不断冒烟的火绳中,随都能看出来爆炸就在眼前。

    秦石爬在同样悬崖顶部的绳梯上心中一阵的畅快,都说皇太极奸似鬼,还不是喝老秦的洗脚水。

    他正得意的爬着,要看就要翻身上到崖顶。一支利箭划破空气向他射来,“嗖!”的一声箭响如同催命符一样在秦石的耳边响起。

    尽管他努力的侧身,但还是晚了。一支利箭正中他的肩头,秦石一头就栽倒在悬崖上。如果他的动作再慢一点,就能被这支势大力沉的一箭给射下悬崖。

    皇太极手持一张三石强弓不甘的看着秦石消失在崖顶,这时一群手持铁盾的哥什哈护着皇太极开始向后撤。

    一声巨响在堆积的火药处响起,接二连三的爆炸形成了一股小型的蘑菇云。

    重达数千斤的大将军炮都被抛飞到了空中,大地都跟着一阵的颤抖。

    皇太极和他的哥什哈被剧烈的爆炸给扫倒,好在他们离爆炸足够远。又有铁盾的防护,虽然灰头土脸却没有受到太大的伤害。

    一声声爆炸还在持续,皇太极的哥什哈抱起主子就跑向远处。

    悬崖顶的长兴军也被爆炸震的站立不稳,但他们很快就惊恐的发现脚下的悬崖有崩塌的可能。

    此刻他们再也顾不得脚下的震动了,以最快的速度跑向远方。秦石的肩头钉着一支利箭,但他来不及处理伤口也跟着向前跑去。

    悬崖终于承受不住一阵阵的爆炸,“轰!”的一声塌了下来。无数的沙石泥块向下方滑去,刚才还爆炸声隆隆的火药堆瞬间就被沙石掩盖。

    人类的力量再强大也掩盖不掉自然的力量,爆炸的闷响从地下传来几声就停了下来。沙石不断的滑落,半个时辰就在悬崖下形成一条通道。

    回头看到这种情况的秦石大叫了一声“不好!”,所有人都飞快的向前跑去。

    就在他们消失在丛林中没多久,女真甲兵出现在了悬崖上。

    “追!”皇太极口中只发出一个声音,甲兵们就向着山林追了下去。

    秦石和张卫二人紧紧的趴在草丛中,眼前就是十几个女真甲兵。他们在黑夜中与大部队跑散了,女真人追寻着血迹追到了这里。

    好在这里草木茂密,加上又是黑夜,他们才能不被女真人发现。秦石肩头的箭伤越来越痛,身体也有些寒冷,脑袋也一阵阵的发晕。

    他知道这是血流的太多的原因,再不处理箭伤他可能坚持不过这个晚上。

    可眼前这些女真人似乎不打算走了,他们点起一堆篝火就在那喝酒烤火。

    忙碌了大半夜的女真人也累了,他们竟然就这样坐在那里和衣而睡。过了一会,就连值夜的甲兵也在哪打起盹来。

    张卫借着火光看到脸色苍白的秦石,他向秦石身边挪了挪。伸出双手抓住了秦石肩头的利箭,给秦石一个安慰的眼神就双手用力往外一拔。

    这支箭射的实在太深了,以张卫的力量竟然没能一下子将它扒出来。秦石“吭哧!”了一声,差点晕过去。

    张卫投过来一个抱歉的眼神,他看到熟睡的女真人没有反应再一次的抓住了箭杆。

    这次他用脚蹬住了一颗小树,又给了秦石一个准备的眼神。秦石也用双手抓住了树根,做好了准备。

    二人同时发力,“砰!”这根羽箭终于被他们拔了出来。但是用力过猛的张卫却蹬得那颗小树发出“咔嚓!”的脆响,二人的心一下子就提到了嗓子眼。

    张卫没管女真人是不是听到声音,他飞快的从地上抓起一把草土的混合物按在了秦石的肩头。

    如果不马上给秦石止血,就是流血也能让秦石坚持不下去。

    “什么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