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一百五十四章 重骑VS手榴弹

第一百五十四章 重骑VS手榴弹

    梅丽夫人号一进港就看到码头上站立的澳门议事会成员和佛郎机士兵,只要拿下这些士兵澳门就会像一个脱光衣服的少女一样任由长兴军施为。

    所以长兴军就定下了引诱议事会成员上船,然后假传命令消灭佛郎机驻军的计划。

    让艾伦没想到的是,那些驻军竟然如此配合他们的行动。在这关头竟然发动了叛乱,这就给了长兴军下杀手的机会。

    看着排成整齐的队伍逼过来的佛郎机人,艾伦的心里没来由的一阵悲哀。曾几何时自己也是以为大明土著不堪一击,只有真正同长兴军交手才知道长兴军的厉害。

    看着走到六十步还在前进的佛郎机士兵,艾伦果断的下令“开火!”

    一阵阵硝烟从长兴军前排的火铳里升起,打完一铳的长兴军士兵根本就没多看一眼,他们转身就像后排走去。

    第二排火铳手立刻上前,在军将的口令中举起手中的火铳继续向敌人射击。

    梅森刚开始还在为大明土著军队的愚蠢而感到高兴,佛郎机驻军装备的是欧洲最新式的火绳枪。

    这种火绳枪的有限射程只有七十五米左右,更多的军队都把交战的距离定在了五十米。

    还有一些军队能顶住敌人的射击走到二十米再开火,这样的距离就相当于将火铳顶在对方脑门上射击,绝对是对士兵意志力的考验。

    梅森预想的交战距离是五十米,在那样的距离他的士兵可以轻松的打死每一个大明士兵。而大明生产的低劣火铳在这个距离根本就没有杀伤力。

    他们可以轻松的用火绳枪将大明士兵挨个点名,只要大明土著士兵扛不住压力崩溃掉,他也就赢得了战争,赢得了澳门的控制权。

    他的想法很美好,但是现实却给了重重的当头一棒。对方的火铳在进入百米后就开火了,而且在这么远的距离就能大量的杀伤他的士兵。

    梅森少校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士兵想割麦子一样被敌人打倒在地,他的心中泛起了惊涛骇浪。

    大明土著什么时候拥有这么先进的火铳了?到底谁才是土著啊?

    可是在这个距离他们的火铳根本就没有多大的杀伤力,他还要顶着敌人的打击行进至少二十米。

    他知道自己的手下是什么德行,他们可不是职业的军人。都是一些恶棍流氓,万一他们要是顶不住压力崩溃了,自己要提前暴露底牌?

    好在佛郎机人身为欧洲人的骄傲让他们撑过了死亡的二十米距离,他们在付出了一百多人的伤亡后终于可以开火了。

    稀稀落落的铳响从佛郎机人的手中发出,由于长兴军的打击澳门驻军的火铳手队列参差不齐,他们的开火就显得稀稀落落,没有什么气势。

    张斗对自己的长兴军能否顶住排队枪毙的压力也是一阵的紧张,对于从未经历过这种压力的长兴军来说这是一次考验,是他们彻底蜕变成长所必须的过程。

    好在敌人的反击没有那么猛烈,最前排的长兴军火铳手只有十几人中弹倒地。后排的士兵很快就上前一步填补了倒地士兵的空白,继续对佛郎机人射击。

    这些长兴军士兵可不是当初紧张的连通条都打出去的菜鸟了,经历过几次大战的他们对死亡的恐惧已经没有那么强烈。

    有了跟建奴重箭对射的经历,再遇上排队枪毙这样的战术,他们也能应付自如。更何况佛郎机人的反击照比建奴的重箭的威力可差多了,至少佛郎机人不会专门射人的脖颈和面门。

    许连山在开了第一铳后就嘟囔个不停。“红毛鬼!大爷的铅弹好吃吗?等下大爷等下再给你来个尝尝……”

    “砰!”的一声,一颗铅弹从许连山身边划过,击中了他身边一个士兵的肩头。

    长生岛冲压出来的胸甲虽然没能完全防御住铅弹的冲击,却也减缓了铅弹的速度。这可铅弹仅仅是在那个士兵的肩头开出一个小洞,并没有伤到骨头。

    那个士兵“啊!”的一声抱着肩头就蹲在地下。

    许连山一脚就把这个士兵踹倒,还大声的骂道:“屁大个伤弄得跟杀猪似的,没死就自己赶紧到后面去包扎,别再这里挡路!”

    他一边瞄准一边对长兴军士兵说道:“你们怕个屁!有这身铠甲就算是被打中顶多就是个受伤,养两天又是活蹦乱跳的好汉。对面的红毛鬼就不一样了,哪铳不是见血见肉。再来三轮就能打散他们,兄弟们再加把劲!”

    他的话语听得所有长兴军士兵精神为之一振,对啊!死不了还怕个屁!

    士气旺盛的长兴军火铳打得更准了,又是两轮过后佛郎机人连一半都没有剩下。百分之五十伤亡让澳门驻军彻底崩溃了,他们再也不去想控制澳门了,再也不去想那惊人的财富!

    此刻的他们只想活下去,再多的财富也得有命去享受,没有了性命一切都是浮云。

    梅森少校的脸也难看了起来,他没有想到大明土著军队不仅装备的火铳比他们先进,意志力也是顽强无比。

    十几轮的排队枪毙竟然没有让一个士兵逃跑,这样的军队在欧洲也算是强军了。

    卡拉斯科到底从哪里找来的这么一群士兵呢?自己队伍的溃败让梅森也跟着向后撤去,他边跑边向后方观察。

    果然和他预想的差不多,那些军队向着自己撤退的方向追了下来。是时候丢出自己的底牌了,想到这里梅森掏出一个小巧的号角含在嘴里使劲的吹起来。

    小号角的声音不像大号角那样低沉,反而还有一种高亢的声音传出。

    接着马蹄声由远及近的传来,一队五十骑的高大全甲重骑兵向着码头奔来。这些骑兵手持长矛,身上是全身的板甲,就连战马也在重要部位穿上了铠甲。

    他们就像钢铁怪兽一样冲向追击中的长兴军。

    这些骑兵就是梅森的底牌,他们都是梅森花高价从巴达维亚招募来波兰雇佣兵。这些人才是真正的欧洲顶级战力,虽然火枪的出现让他们在欧洲的生存空间越来越小,但是对付散乱的步兵正是他们拿手的好戏。

    许连山正带着手下的百人队正追击佛郎机溃兵,突然前方马蹄声隆隆,与建奴交战多次的他立刻就意识到,澳门还有一支骑兵的存在。

    他马上就让士兵们做好防御,枪盾兵快速的从背后取下盾牌,来到队伍的前排组成防御阵型。

    随着马蹄声音的临近,许连山终于看清楚了眼前的骑兵。这些骑兵的战马高大强壮,身上驼着全甲的骑手,身上披甲的它们还能奔跑如飞。

    光是这体型,这力量就不是矮小的蒙古马可以比拟的,说是天马也毫不为过。

    这些战马毫不犹豫的冲向了许连山前方的一个百人队,他们只付出了两匹战马就撞开了那支百人队的防御。

    接下来就是单方面的屠杀,尽管那支百人队的士兵十分的勇敢。他们用血肉之躯抱住战马,却还是不能阻挡这些重甲骑兵的脚步。

    有了这些骑兵的加入,后撤的佛郎机人终于止住的溃散。他们重新整队,向着码头又杀了回来。

    看着越来越近的骑兵,许连山的手心都满是汗水。他大声喊道:“手榴弹准备!炸死这群铁疙瘩!”

    “隆隆!!”的手榴弹在许连山阵列前爆炸,“不要停!继续往前丢,快!把所有的手榴弹都丢出去!”许连山大声的指挥后方的刀盾手投掷手榴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