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一百五十章 船长,咱们怎么办?

第一百五十章 船长,咱们怎么办?

    尼德兰火铳手刚对准船尾开火,船头的大明土著就冲了上来。

    这些大明土著跟他们之前看到的并不一样,每个人都有一块闪亮的胸甲。头上还带着有面罩的头盔,面罩上只有一条细缝透出两道寒光。

    他们手持钢刀和盾牌怒吼着杀向火铳手们,惊慌失措的尼德兰人急忙用手中的火铳招架。但他们高估了自己的战斗,一与这些大明土著交手就吃了大亏。

    蓝贵田一刀砍向一个红头发的西夷人,这个西夷人双手举起火铳招架。蓝贵田的刀与火铳相交发出一连串的火花,但他的动作没有停下。

    在一刀没有建功的情况下抬起右脚,一下子就把眼前的敌人踹倒。然后挥刀就斩向另一个火铳手,另外一个火铳手没有防备,让他一刀砍中手臂。

    一支手臂连同上面的火铳凌空飞起,蓝贵田并没有停留,举刀杀进了尼德兰火铳手中。

    其他四名长兴军士兵也毫不示弱,抡起钢刀跟着蓝贵田向着火铳手们杀了上去。

    一时间刀光闪动血肉横飞,人的闷哼声、惨叫声、惊呼声不绝于耳,整个甲板上乱成了一团。

    尼德兰火枪手受到长兴军的突袭,向受惊的兔子一样四处乱窜。他们手里的火铳近战还不如烧火棍好用,除了被斩杀再没有还手的能力。

    反到是那些海伦芬号上的水手操起短斧、十字剑同长兴军战成一团,他们虽然身上没有甲胄防御。但他们悍不畏死,加之身体强壮一时间到时挡住了蓝贵田的攻击。

    火铳手们的惊慌失措让船尾的长兴军找到了机会,他们爬上海伦芬号就是一轮手榴弹,然后也举着钢刀、盾牌杀向了甲板。

    尼德兰人被长兴军夹在了甲板中间,打得十分的艰苦。就连那些火铳手们也丢掉了无用的火铳,纷纷抽出腰间的短刃加入了战团。

    以他们尼德兰人这些年对佛郎机商船的骚扰、劫掠,如果落到佛郎机人的手里肯定得受尽苦难。这些能来东方冒险的也都是亡命之徒,他们爆发出了无与伦比的勇气同长兴军展开了残酷无比的白刃战。

    劳伦斯也抽出腰间的佩剑加入了战团,他知道如果被两面夹击败亡只是迟早的事,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先杀光船头的土著!”劳伦斯大吼一声,就带头杀向船头的长兴军。

    蓝贵田劈出去的一刀被尼德兰水手用短斧挡住,对手抡起短斧就砍向蓝贵田。他闪身躲过,一刀就刺入这个水手的腹部。

    尼德兰水手大吼一声,丢掉手里的短斧,双手死死的抓住了蓝贵田的手,任凭蓝贵田如何用力都无法抽出钢刀。

    只见那个水手嘴角溢血,眼露凶光。张口大吼一声:“一起死吧!”就推着蓝贵田向船舷撞了过去。

    蓝贵田虽然不知道这个水手在吼什么,但他知道了这个西夷人的意图。他努力的想要挣脱水手的双手,可他连续发力几次都没有成功。

    人高马大的尼德兰人对上蓝贵田东方人的身体有着绝对的优势,他推着蓝贵田一同撞在了船舷上。

    蓝贵田同这个水手一起翻滚着掉下了大海,一落入海中蓝贵田飞快的摘下头盔,又快速的脱掉胸甲。

    没有了这两样沉重的甲胄他终于不再下沉,向着海面游去。当他的头露出海面的时候,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接着就是一阵剧烈的咳嗽。

    刚才匆忙的入水让他呛了几口海水,他刚要游向海伦芬号,就觉得自己被人从身后抱住了。

    惊慌下的蓝贵田回头一看,正是那个和他一起掉下海的水手。这个尼德兰人双目赤红,根本就不顾身上插着的钢刀,双手死死的扣住蓝贵田的身子,将他往海中托去。

    二人在海中不断的翻滚,不一会就沉入了大海。打斗中蓝贵田终于抓到了刀柄,他用力一抽,钢刀被他冲尼德兰水手的身上抽了出来。

    鲜血顺着伤口大量的涌出,尼德兰水手像被吓破了的气球。身子一点点的软了下去,蓝贵田用刀在水手的脖颈上一抹,一团红云出现在海水中。尼德兰水手瞪大了眼睛,身体慢慢的沉入海底。

    筋疲力竭的蓝贵田努力的游上了那条已经散架了的鸟船,他一屁股坐在满是海水的甲板上大口的喘气。刚才海中那短短的搏杀,几乎耗光了他身上的力气。

    现在这条西夷大夹板船已经停止开炮了,炮手们都拿起武器加入到了白刃战中。远处的两条鸟船也靠了上来,这条船已经被长兴军预定下了。

    多明戈看到的正是这种状态中的海伦芬号,看着静止不动的海船,还有蜂蛹而至的长兴军。多明戈知道海伦芬号完了,上面的一百二十六名水兵也完了。

    他不能让这种情况继续下去了,他把牙一咬,大声下令道:“挂出旗号,撤退!”最后两个字,他几乎是在牙缝中挤出来的。让一条佛郎机战舰加上一群大明土著人的联合船队给打败是他今生最大的耻辱,他发誓要立刻返回马六甲。

    召来那里的尼德兰东印度公司的主力舰队,一定要击败佛郎机人。一雪前耻,报仇雪恨。

    他的旗号刚打出鹿特丹号的立刻就调头逃跑,他的船长已经收够了那种快速灵活的戎克船骚扰。

    要不是他足够小心谨慎恐怕已经同海伦芬号一样陷入大明土著的重围,在躲过第一次的首尾同时突袭后,鹿特丹号就一直在海上做蛇形机动。

    虽然这么做让火炮的命中率大为的降低,还将火炮甲板内搞的一团糟,但他成功的摆脱了被撞击的命运。

    在看到阿姆斯特丹号打出撤退旗号时,鹿特丹号第一时间转向逃走。

    看着要逃走的尼德兰人,玉秀号的船长艾伦兴奋的跳了起来。他大声的下令到:“命令全军追击,决不能让尼德兰人逃走。命令鸟船上的小伙子们可以攻击了,一定要弄坏他们的船舵!”

    整条船队接到旗舰玉秀号打出的旗号,纷纷动了起来。他们开始向着尼德兰人的战舰靠拢,他们甚至开着舰船向尼德兰人撞了上去。

    一条鸟船很快就完成了加速,他快速的向鹿特丹号的船尾冲了过去。尽管鹿特丹号努力的调整航行,但他肥硕的体型决定了自己的命运。

    这条鸟船不偏不倚的正中鹿特丹的船尾,在命中的一刹那鸟船上的长兴军没有选择登船,而是纷纷跳入海中。

    鸟船命中船尾的同时,一声巨响在鹿特丹的船尾传来。鸟船的船头被安置了大量的炸药,这些炸药放的有些多,不但炸毁了船舵,连同鹿特丹号的船尾也被炸出一个大洞。

    鹿特丹号像被人捅了菊花的猫一样,船尾猛地向下一沉。船头高高的翘起,然后再重重的拍落在海面上。

    一时间很多的水手都被震的落入大海,而火炮甲板更是一片狼藉。原本在炮位上的火炮在船舱里四处乱滚,砸死了不少的炮手。

    而最致命的伤来自船尾,巨大的窟窿正在疯狂的灌入海水。只是一会的功夫,船尾就沉入了海中。鹿特丹那庞大的船身也开始在海中竖立起来,然后向海中沉了下去。

    一时间尼德兰水手不停的从鹿特丹号跳下海中,他们都知道再不逃走,鹿特丹号沉入海水带起的巨大漩涡也会把他们也吸进海中。

    艾伦的脸上没有丝毫的喜悦,反而还有一丝的忐忑。鸟船上的火药是他计算的药量,他本以为真正的战舰不会那么脆弱。所以就多放了一倍的火药,谁知小气的尼德兰人竟然将船板做得这么薄,这么不禁炸。

    万一要是惹得领主大人不高兴可就麻烦了!

    多明戈可没有艾伦的心思,看到鹿特丹的惨状,再看看剩下的快速戎克船都向他冲了过来,他不由自主的咽了下口水。

    大副跑到他身边说道:“船长!咱们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