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一百三十四章 还钱的办法!

第一百三十四章 还钱的办法!

    听到这个声音张斗制止了要冲下甲板的长兴军,他拿过亲卫们手中的短铳对甲板下喊道:“可以!请离开楼梯附近!”

    张斗将装好铳弹的两把火铳插在腰间,双手又各拿一把火铳走下了甲板。

    甲板下的一侧几十名水手和炮手簇拥着卡拉斯科和孙玉秀,在见到张斗的那一刻孙玉秀的眼中充满了神采。泪水瞬间就在她的眼眶中打转,张斗给他投过去一个安心的眼神就走向了卡拉斯科。

    见到对方只下来一个人,卡拉斯科刚要开口说话就见张斗举起短铳对准了自己。

    还没等他说话,张斗就开火了。铅弹带着巨大的动能将卡拉斯科的脑袋打得粉碎,这突如其来的变化惊呆了所有的佛郎机人。

    卡拉斯科的护卫经过短暂的惊愕后,抽出腰间的佩剑就要跟张斗拼命。他还没跑出人群就被张斗一铳爆头,张斗将打空的火铳丢在地下,飞快的从腰间又拔出两支火铳对准了佛郎机人怒吼道:“还有谁?还有谁打算跟我谈判!”

    在他凶狠的眼神中,剩余的佛郎机人都地下了头颅。他们被嗜血的张斗彻底给吓住了,这个一言不合就爆头的恶魔让剩余的水手感到惊惧。

    孙玉秀推开挡在她面前的佛郎机人,她跑到张斗的身前,再也顾不得矜持一下子扑进张斗的怀里放声痛哭。

    张斗低下头用自己的脸轻轻的摩擦孙玉秀的秀发,低声说道:“没事了!一切都过去了!”

    这一刻的佛郎机人才知道他们为什么会惹上眼前的恶魔,原来人家是冲着他们劫来的女人来的。卡拉斯科死的一点都不冤,就是他的贪婪给梅丽夫人号带来的灾难。如果他现在还活着,所有的佛郎机人都会在这个贪婪的家伙头上踏上一万只脚,让他永世不得翻身!

    胡铁牛走下甲板正好看见孙玉秀和张斗亲热的搂在一起,一旁的佛郎机人则是好举双手傻愣愣的站在一旁。

    他尴尬的来到张斗面前说道:“大帅!您等会再亲热,这些佛郎机人怎么处理?”

    孙玉秀听见胡铁牛的话,像受惊的兔子一样跳了起来。她惊慌的躲到张斗的身后,小手紧张的攥着张斗的衣襟。小脸红的跟苹果一样,底着头不敢看向其他人。

    张斗被胡铁牛打扰到好事,抬腿踹在胡铁牛的屁股上,没好气的说道:“将所有人都赶上甲板!快去,别在这傻站着!”

    挨了一脚的胡铁牛把怒火都撒到这群俘虏的身上,他对着俘虏就是一阵怒吼:“都傻站着干啥?还不赶快上甲板!谁要是走的慢了,小心爷爷的板斧!”

    听懂胡铁牛话语的佛郎机人连忙带着惊慌的同伴向甲板上走去。

    胡铁牛一边在后面驱赶俘虏,一边骂骂咧咧的说道:“就知道欺负我老胡,明明你们都看见了大人和小丫头亲热,还非让我下来。还说大人会有奖赏,这脚挨的可真冤枉!”

    孙玉秀听见胡铁牛的嘀咕,羞得恨不得钻进船板下面去。她觉得自己的脸火辣辣的,自己和张斗的亲热原来被上面那帮人都瞧见了,这让她的脸往哪搁!

    她在张斗的身后,用自己的小脑袋死劲的顶张斗的后背。恨不得将张斗的后背顶个窟窿出来,小脚还在船板上来回的跺着。

    张斗从地上捡起那把镶金带银的短铳交到孙玉秀的手里,轻声的说道:“玉秀!张斗已经用你的火铳手刃了敌人,现在物归原主!”

    在孙玉秀结果火铳后,张斗抱住了孙玉秀,明显感觉到对方的身体一僵,然后才慢慢的放松下来。张斗柔声的说道:“玉秀!等事了我就去岳父大人那里去求亲,你做我张斗的妻子好吗?”

    面对如此直接的表白,孙玉秀把头埋在张斗的胸口。嗓子眼发出细不可闻的一声“嗯!”

    张斗当即高兴的抱起孙玉秀,在船舱里转起圈来。引得孙大小姐一阵的尖叫,过了好一会他们两个才停了下来。

    甲板上俘虏们站成一排忐忑的等待自己的命运,二狗子、马宝、胡铁牛三人蹲在船舱的入口等候张斗上来处理俘虏的佛郎机人。

    他们听到船舱里孙玉秀的尖叫,胡铁牛说道:“大帅也太猴急了,这事应该到舒服的房间才能做嘛!”

    马宝给了胡铁牛一脚说道:“你这个夯货懂个屁!这叫情不自禁懂吗?跟你个夯货谈情说爱就是白扯,想当初我跟我们家婆娘认识那会,在竹林里……咳咳!!!”马宝一下子捂住了嘴,自家最隐私的事差点说漏了嘴。他连忙用一连串的咳嗽隐藏自己的尴尬。

    二狗子听到马宝说到关键地方就不说了,刨根问底道:“马哥!竹林里怎么样?”

    马宝瞪了二狗子一眼说道:“想知道就找个愿意跟你去竹林的女孩试试不就知道了嘛!”

    他们正扯淡呢!张斗带着孙玉秀从下面走了上来。胡铁牛见到走上来,一句“这么快!”脱口而出,马宝一脚踢在他屁股上上骂道:“赶快去盯着点佛郎机人,他们有闹事的直接丢下海喂王八!”

    张斗看着眼前跪着的70多名俘虏,悠闲的说道:“你们先是抢走了本官的未婚妻,又打坏了本官的两条快船,又杀死了本官最忠心的属下,你说本官该如何处置你们?”

    一众俘虏傻眼了,抓人的是卡拉斯科,下令驱除海盗的也是卡拉斯科,现在人都死了还能怎么办?

    艾伦身为梅丽夫人号的船长,他忐忑的站了出来说道:“尊敬的指挥官阁下,鄙人是梅丽夫人号的船长艾伦……”

    他还没说完就被张斗打断了,“这条船被本官俘虏,就归本官所有。现在这条船叫玉秀号,听明白了吗?”

    远处听到张斗给盖伦船起名玉秀号,她红着脸跑回了船舱里再不出来了。

    艾伦尴尬的笑了笑说道:“大人!下令抓捕您未婚妻的和下令向您的船开炮的卡拉斯科已经被您打死了,我们这群人都是听命行事,您就放过我们吧!”

    听了艾伦的话张斗笑了,“放了你们也不是不行!”

    听到对方竟然有放过自己的打算,艾伦和佛郎机水手都露出高兴的神色。

    接下来张斗的一句话,就让所有的俘虏如坠冰窟。

    “你们给本官造成这么打的损失,不会不打算赔偿吧!”张斗轻描淡写的说道。

    艾伦的脸瞬间就苦了下来,他就知道张斗没有这么容易放过他们。只好耐着性子说道:“大人!需要我们赔偿多少银子呢?”

    “不多!本官给你们算算,为了找到本官的未婚妻,本官捣毁了一座寺庙,做价十万两。

    本官在寺庙没有找到未婚妻又捣毁了瑶台山庄,做价三十万两。

    追击你们的过程中本官损失了两条快船,你们也看见了那种快船的速度,就做价十万两好了。

    本官最忠心的士兵还战死了三十几名就做价三万两好了,这么算下来一共是六十三万两整,只要你们拿出这笔银子就可以自由了!”

    听到六十三万两这个数字,这群水手顿时哀嚎一片。他们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天文数字,整个佛郎机在大明沿海贸易一年加在一起也不过是百万两左右。

    那可是整个澳门的收入,根本就不是他们这样的水手可以染指的。为了这笔银子他们似乎要背负上一生的债务,到死那天都还不清。

    张斗笑得就跟偷到鸡的黄鼠狼一样说道:“其实你们还有一个快速还钱的办法,要不要听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