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一百二十九章 我做不了主

第一百二十九章 我做不了主

    张斗笑了一会才说道:“你们佛郎机真的狠强大,大的只有大明一个县那么大!”

    弗朗西斯猛地瞪大了眼睛,他没有想到这个东方人竟然知道佛郎机这个地方,还知道他们国家的大小。还没等他在刚才吃惊中回过神来,张斗的下一句话测底击碎了他的侥幸心里。

    “你们佛郎机要到大明至少要走半年吧!还数万士兵呢!你们有那么多士兵吗?就算有你们的邻居干腊丝会放过你们佛郎机吗?还有你们的死敌尼德兰人会放过你们吗?英格兰的海盗也快要崛起了吧!你们的海军还能远征大明吗?”张斗的话向一记记重锤猛砸弗朗西斯的胸口。

    弗朗西斯的下巴都掉到了地下,他没有想到张斗不仅知道他们佛郎机还知道干腊丝,还知道尼德兰和英格兰。

    他的那套佛郎机强大无比的理论根本就蒙不住眼前的东方人,他终于低下了头颅,承认了自己的失败。

    “从瑶台山庄运送的女人你们送去哪了?你们为什么要抓那个女人?”张斗见到弗朗西斯没有刚才那嚣张的样子,才高声的问道。

    弗朗西斯也是吃惊不小,他没有想到对方大动干戈就是为了一个女人!

    弗朗西斯只能无奈的讲了事情的始末,张之极想要买澳门佛郎机人的火炮,就邀请澳门总督到京师一游。

    总督卡拉斯科在京师大教堂见到了孙玉秀,他在回到瑶台山庄后就对孙玉秀念念不忘,张之极为了讨好卡拉斯科就保证将孙玉秀弄来送给这位澳门总督。

    以后双方的交易进行的十分顺利,但是卡拉斯科却没有离去,依旧在天津港等候张之极的消息。

    张之极在抓到孙玉秀后,第一时间将送去天津。所以张斗又一次的扑空了,没有办法的他只能拖着弗朗西斯向瑶台山庄走去。

    夜晚的京师并不平静,英国公府书房。张之极跪在,双腿不停的颤抖。他已经跪了一个时辰了,而他的老爹张维贤依旧在哪一动不动的看书,根本就是把他当成了空气。

    当他要坚持不住的时候,张维贤终于开口了。“之极啊!你也老大不小了,做事难道就不能细心点?与建奴来往的书信这么重要的东西看完后为什么不烧掉?还就摆在书房里?”张维贤恨铁不成钢的说道。

    “父亲大人!极儿也没有想到那张斗会有这么大的胆子,为了个女人会直接进攻瑶台山庄!”张之极小声的嘀咕道。

    哪知张维贤抬手就给了儿子一个耳光,把张之极打得一愣神不敢再说话了。

    张维贤指着儿子怒斥道:“逆子!到现在你还这么糊涂。张斗和田尔耕都是魏忠贤的人,而魏忠贤又是皇帝的人,你还不清楚咱们家的处境吗?”

    张之极听到这里,浑身都被冷汗打湿了。他没有想到,竟然是皇帝要对付自己家。这样算下来,自己家……,一想到那种可能他都想不下去了。

    看着忐忑不安的儿子,张维贤摇了摇头。他长叹一口气说道:“极儿!你何时才能长大啊!咱们家世代效忠皇帝,根本就和皇家是一体的。所以即使是皇帝出手,也不过是打压下咱们家而已。绝对不会将咱们家连根拔起,只要咱们家显示出足够的恭顺,还是可以渡过这次危机!”

    张之极听完父亲的话终于松了一口气,只要家族的爵位还在,英国公府这块招牌就不会倒下。

    此时田尔耕正在魏忠贤的身前恭敬的述说这一天的经过,他还把从瑶台山庄搜出来的证据念给了魏忠贤听。

    自始自终魏忠贤都没有说一句话,他始终闭着眼睛静静的听田尔耕说话。

    当他听到信件的内容时,虽然脸上还是闭目倾听的样子。可他微微颤抖的手却暴露了他激动的心情,魏忠贤早就想把自己的侄子魏良卿安插到京营。

    可张维贤几乎把持了整个京营,他根本就下不了手。如今这个机会就摆在了他的面前,张维贤不想自己家里倒霉,就得对魏忠贤妥协。

    当听说张斗并没有回京师,而是追去了天津的时候,他的脸上才有了细微的变化。

    他都不知道怎么形容这个张斗好了。这个年轻人训练士兵确实有独到之处,仅凭500步卒就能击败千名京营骑军的精锐。

    还抓了数百的俘虏,更是缴获了数百匹的战马。京营出现的千人骑军仅不到200人逃走,这样的战绩简直就是闻所未闻。

    可张斗这人也有明显的缺点,那就是太重感情。为了一个未婚妻竟然可以无诏调兵,攻打白塔寺后再破瑶台山庄,最后还击溃京营的骑队。

    如果张斗能以大局为重,魏忠贤都有将张斗安插在京营的冲动。但是这样的人留在京城就是一颗定时炸弹,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惹出乱子。

    魏忠贤要是将张斗就在京营,那一天到晚净给张斗擦屁股玩了。但重感情又何尝不是张斗最大的优点,只要好好的利用这一点,他就能让张斗死心塌地的为他卖命。

    想到这里魏忠贤不禁嘿嘿的笑了起来,只要这么办定能让张斗心甘情愿的为他出力。

    次日一早,英国公就拜访了魏忠贤。二人在密室内谈了好久才出来,临别时二人似乎成了无话不谈的好友。

    当魏忠贤就来到了天启的木匠作坊。朱由校正在对着一块木头用力的刨着,魏忠贤十分狗腿的走了过去帮朱由校按住不稳的木头。

    朱由校抬头看到是魏忠贤没有说话继续用力的干活,等他终于搞定了这块木头才从魏忠贤手里接过毛巾擦了下头上的汗水说道:“大伴!有什么事吗?”

    “老奴昨个还真听说了件有意思的事,特意来跟陛下说道说道!”魏忠贤说道。

    “哦?大伴快讲!朕要听听!”朱由校来了兴趣。

    “陛下!这件事是关于那个张斗的!”魏忠贤觉得朱由校的心情不错,就开始给朱由校讲起张斗是如何追查自己未婚妻失踪的事。

    在锦衣卫的配合下,终于发现了张斗的未婚妻失踪竟然和建奴有关。

    来不及请旨的张斗和田尔耕只能调动长兴军剿灭白塔寺的妖僧,又马不停蹄的攻打瑶台山庄。最后与京营的王参将决战与瑶台山庄前,击溃京营的骑军后又追去了天津。

    朱由校就像听故事一样听完了事情的过程,他觉得冲冠一怒为红颜的张斗才是真的汉子。

    随后他的脸色就冷了下来,说道:“这么说是英国公府的人勾结建奴贩卖火炮了?”

    “老奴已经在瑶台山庄的府邸中搜出了密信,却是山庄的张管事勾结京营的王参将所为。他们利用英国公很少去山庄的机会,大肆的倒卖人口。还向建奴出售火炮,此等恶人罪大恶极,如何处置还请陛下定夺!”魏忠贤说完就忐忑的低下头,等待朱由校的决定。

    其实他编的一个故事大部分是真的,唯独将一个张管事和死去的王参将当成了替罪羊。这个替罪羊的份量有点轻了,根本就禁不起仔细的推敲。

    但是英国公舍不得儿子,只能出此下策。

    朱由校思考了一会才说道:“不管怎么说张斗也是私自调兵,虽然是为了追查建奴的细作,但要是被多事的文官抓住不放也是麻烦。大伴你立刻去拟一道中旨,以朕的名义给张斗调兵的权利,这样就不会再有文官说闲话了。

    至于瑶台山庄还要继续追查,一个小小的管事根本就不可能办成这么大的事。”

    “老奴遵旨!”魏忠贤擦着头上的冷汗从皇宫出来就直奔英国公府而去。

    长生岛的袁崇焕正站在秦石面前咆哮:“如今金州空虚,正是为朝廷夺回失地的最好时机,你按兵不动是何道理?”

    “大哥没回来,我做不了主!”秦石眼皮都没抬淡定的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