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一百二十七章 王参将的勇武

第一百二十七章 王参将的勇武

    张斗的话音一落,所有家丁都看向角落里的一个老者。虽然他极力的想把自己藏在人群里,但家丁们都像张管事身上有瘟疫一样躲得远远的,藏无可藏的张管事只好战战兢兢的走出人群。

    一到张斗面前张管事双膝一软就跪在地下,低下头去一言不发。他怕啊!说了实情,张之极不会放过他。不说眼前这关他就过不去,此刻他的心里正在承受剧烈的煎熬。

    张斗看着眼前这个老者说道:“张管事知道什么叫夺妻之恨吧!”

    张管事机械的点了点头,他搞不懂张斗突然和他说这个有什么用。

    “玉秀也就是晌午被你们送走的姑娘就是本将的未婚妻,这夺妻之恨张某会让参与的人都付出代价!包括你张管事,还有你的家人都将为你们的行为付出代价!”张斗狠声说道。

    听到那姑娘竟然是眼前这位将军的未婚妻,张管事绝望了。但是听到张斗竟然要报复他的家人时,张管事连连磕头:“小老儿愿招!请将军放过小老儿的家人吧!”

    年岁大的张管事对自己的生死看得不重,但他还有三个儿子。还有好几个可爱的小孙子。他不能让一家人都跟着自己陪葬,他还想让自家的香火得到延续,所以他毫不犹豫的说出了孙玉秀的去向。

    晌午时慧明刚把孙玉秀送来就被张之极交给了几个佛郎机人,送去天津了。那里有大海船在等候,只要孙玉秀一到就立即出海,至于具体去哪张管事就不知道了。

    得知玉秀下落的张斗心急如焚,现在已经过了申时,孙玉秀已经走了快两个时辰了。对方还是坐着马车,他和长兴军的两条腿能追的上吗?

    这时就听见山庄在传来一阵人喊马嘶之声,不多时一个士兵来报。山庄外来了千余名骑兵,他们口口声声说让张斗带人出去投降,不然就杀光山庄里的贼人。

    张斗得知来了骑兵不惊反喜,他急冲冲的来到山庄门口向外观瞧。只见千余名骑兵在山庄外的空地上排成整齐的队列,身边的田尔耕却惊慌的叫道:“这是京营的骑军,为首的是王参将,他身边的年轻人就是英国公府大公子张之极!”

    田尔耕咽了下口水说道:“来了这么多骑兵,他们这是要斩尽杀绝啊!张老弟,咱们还是死守山庄吧!只要能坚持到魏公公派人来救咱们,咱们就安全了!”

    张斗看了看外面的骑兵不屑的道:“田老哥不必惊慌,在辽东死在张斗手上的建奴也有数千,区区千余的骑兵还不至于让张某畏惧。”说完就在田尔耕惊讶的目光中,长兴军的士兵竟然搬开山庄大门处堆放的杂物,来到外面列阵。

    见到山庄内的贼人出来,起初王参将还有些高兴。他的骑兵可不擅长攻坚战,一旦进入山庄他的骑兵几乎就废了一半。

    让他没有想到的是贼人竟然主动出山庄列阵,怎么不让他惊喜万分。

    可是随着出来的长兴军越来越多,王参将的脸色也越发的凝重起来。他可不是张之极这样的公子哥,当年在三边他也跟蒙古鞑子拼过命,见过真正的百战精兵。

    从眼前这数百人那不屑的眼神中,王参将看到了百战老兵的影子。他搞不懂京城什么时候冒出来一支这样的人马?再看长兴军的胸甲和头盔,他的心里就是一凛。

    等下一旦要是开战,他的骑兵的损失肯定不小,即使取胜也会是一场惨胜。他是实在不愿意同这样的敌人交手,但看到身边的张之极,又一想骑军主帅的位置,他的心又坚定起来。

    他把马向前提了几步,高声喊道:“你们是哪里来的贼兵,竟敢在京师重地攻击英国公的庄园。识相的赶紧跪地投降,不然一旦开战尔等定然化为齑粉!”

    田尔耕还是硬着头皮走到长兴军前回话道:“本官乃锦衣卫指挥使田尔耕!英国公大公子张之极勾结建奴,向建奴出售大炮,罪证确着。你等继续帮张之极为虎作伥只能罪加一等,抄家灭族就在眼前,本官劝各位不要误入歧途,还是早些回营去吧!”

    田尔耕的话让那些骑兵一阵的骚动,锦衣卫和勾结建奴这两个名字实在太大了。他们根本就承受不起,不少的骑兵都偷偷向张之极这里打量。

    张之极一见王参将的犹豫,还有骑兵那游移不定的目光。他在王参将的身后高声的喊道:“锦衣卫要陷害我张家,今日杀掉一个锦衣卫赏银50两,杀掉一个贼兵赏银30两。杀掉贼首赏银万两,官升三级,你们还等什么?立功受赏就在今日,杀!”

    为了能保住自己的秘密张之极全是豁出去了,只要能杀光眼前的人,再毁灭证据,就算日后别人说他善杀朝廷命官也顾不得了。

    京营的骑兵都被这巨额的赏银刺激的呼吸沉重,只要杀掉几个士兵他们就会得到这才财富。财帛动人心啊!就连士兵们的战马都好受到主人们激动的心情,它们也打着响鼻,四蹄在地面上不停的踏动。

    他们自动屏蔽了田尔耕的话语,在银子面前良心算个屁。只要杀光这群士兵,刚才的话又有谁会说出去。

    张之极见到自己的银弹攻势起了作用,他在王参将身后小声的说道:“王参将!你还在等什么?难道你认为锦衣卫手里的那些狗屁的罪证能扳倒英国公府吗?”

    王参将听到张之极的话,眼睛一亮。他缓缓抬起了手,用力的向下一挥。下达了进攻的命令,顿时千余骑兵人喊马嘶,向着长兴军就杀了过去。

    长兴军一边在哨声过后,士兵们齐齐的把面罩带上,快速的组成了战斗队形。

    看着冲过来的骑兵,田尔耕的腿都软了。他紧张的看向张斗,却发现张斗轻松无比的站在原地观察对面骑兵的变化。

    张斗的淡定给了田尔耕信心,他的心也不再像刚才那样躁动不安。盯着越来越近的骑兵,田尔耕忍不住问道:“老弟!你500步卒对阵千余的骑兵,就没有一点担心吗?”

    “担心?确实有点!”张斗的话一出口,田尔耕又紧张起来。

    “没有必胜的把握,咱们还是进入固守待援的好。……”他还没说完就被张斗给打断了。

    “小弟担心的是怕这千人的骑兵不战而逃,那样的话!兄弟的步卒光靠两条腿可追不上驾车赶往天津的佛郎机人”张斗淡定的说道。

    田尔耕听完张斗的话,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京营骑兵进入长兴军60步时就被打倒了一片,他们可没有女真人的狠劲。只是三轮骑射就让气势如虹的京营骑兵落荒而逃,看着潮水般退下去的骑兵,长兴军的士兵心中充满了鄙夷。

    就这水平还是京营呢!放在长生岛,就算那些刚拿起武器的辽民都能血虐他们。这样的对手真的让这群百战老兵提不起精神来,他们只是无聊的开火射击,再射击而已。

    随着一阵急促的哨音,长兴军士兵的精神为之一振。他们迈着整齐的步伐,向着京营骑兵压了上去。

    那整齐的步伐向一面重鼓不停的敲击京营骑兵的心头,他们已经被刚才暴风骤雨般的火铳给打懵了。仅仅一次冲锋就有200多士兵再没有回来,看着对面压上来的长兴军,有些人已经开始在打量退路。

    张之极被京营的表现气得火冒三丈,他抡起马鞭就打在王参将的身上。口中还不停的咒骂:“废物!几百步卒都收拾不了,还敢在本公子面前吹嘘自己如何的了得?今天你要不把这群贼人杀光,本公子就扒了你的皮!”

    王参将也被自己的骑兵给弄得火大,他拔出腰间的宝剑向前一指,“兄弟们!建功立业就在今朝,跟老子冲!”喊完!他就带着自己的亲兵家丁冲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