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一百二十五章 大公子,小的们顶不住了!

第一百二十五章 大公子,小的们顶不住了!

    感谢家里窝囊家外雄打赏的100起点币

    瑶台山庄的书房张之极与一个金发碧眼的西方人相对而坐,那个西方人恭敬的说道:“总督大人对于公爵阁下的礼物非常满意,那些火炮就按照咱们之前说好的价格办好了!”

    “没有问题!我大明乃天朝上国,答应的事就一定会办到。这次只不过是咱们第一次交易,以后咱们的交易会越来越多,本公子十分愿意同总督大人成为朋友!也愿意同弗朗西斯先生成为朋友!”张之极做成了这比生意十分的高兴,他开心的说道。

    弗朗西斯也客气的说道:“弗朗西斯也十分愿意同大公子成为朋友,祝咱们的友谊源远流长!”

    弗朗西斯还端起茶盏敬了张之极一杯,张之极听了哈哈大笑。他大手一挥,说道:“来人!备下酒宴,本公子要与弗朗西斯先生一醉方休!”

    张斗和田尔耕带着人赶到瑶台山庄时已经过了申时,看着气势恢宏的建筑张斗在心里感叹,国公的生活还真是奢侈啊!这得干多少伤天害理的事才能积累起如此多的财富!

    他们还没有接近山庄就被一队骑马家丁给拦住了去路,为首的一名家丁喝道:“哪里来的丘八!不知道这里是谁的地方吗?再往前一步就让你们血溅当场!”

    那家丁骑在马上,双眼望天只用鼻孔看着张斗和一众长兴军。

    田尔耕这时走上前来,把手中的腰牌一晃,说道:“锦衣卫办案!你们还不赶快让开道路,不然就是窝藏朝廷重犯,都要跟咱们去北镇抚司喝茶!到了那里命可就不是你们自己的了!”

    自从他听到张斗的悄悄话后,办起案来腰不酸了,腿不疼了,就连说话都硬气不少。

    那个家丁听了田尔耕的话不由得冷笑一声,“瞎了你们的狗眼!区区锦衣卫也敢管到英国公府上,看来你们这群丘八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啊!”

    这货说着就拔刀在手,对身后的骑士喊道:“兄弟们!给这群丘八放点血,他们涨点见识,知道知道咱们英国公府的厉害!”

    喊完!这货就带头向田尔耕冲了过来,田尔耕被吓得一转身就跑回了长兴军队伍中。

    他激动的说道:“怎么办?怎么办?这下可坏了!”

    张斗和长兴军也是不屑的看着这群冲过来的骑士,他们连建奴的一成水准都没有。

    一个个骑在马上咋呼得倒是挺欢,但这样的骑兵对上建奴就是个菜,分分钟给建奴送人头的命。

    长兴军连建奴的铁骑都不怕,更不要说眼前这些连骑兵都算不上的家丁了。

    他们不慌不忙的排出了标准的战斗队形,在这些傻乎乎冲过来的家丁还有60步的时候瞬间开火。

    一阵铳响过后,十几个骑士都被打下战马,他们几乎被打成了筛子,一个个躺在地下死不瞑目。这些骑兵家丁怎么不会想到,在大明的帝都还会有人向英国公的家丁下杀手。

    刚才那个嚣张的家丁头目比较幸运,铅弹只是打穿了他的大腿。他躺在地下凄惨的嚎叫,再也没有刚才嚣张的样子。

    张斗踱步到了这个家丁身前,俯下身子看着刚才还不可一世的家丁。

    “还想给我的弟兄们放血吗?”张斗的声音不大,但听在这个家丁耳中却普通炸雷一般。

    他顾不得腿上的伤口,赶忙跪在地下磕头去捣蒜。

    “爷爷饶命啊!小的家里还是80岁……”

    “停!再废话,就再在你身上添个窟窿!”张斗的威胁让那个家丁瞬间就闭上了嘴巴。

    张斗满意的点了点头,说道:“刚才送过来的姑娘呢?”

    “姑娘?”那家丁似乎回忆了下,但看到张斗变冷的眼神后,他打了个寒颤,说道:“午时刚过,慧明和尚确实来过,至于是不是送姑娘小的就不清楚了!”

    听到他的话张斗点了点头,时间对上了,午时到现在已经快两个时辰了,也不知道玉秀是否安好。

    这时一声声“哇!哇!”的呕吐声,让张斗的视线转了过去。

    田尔耕正蹲在路边不停的呕吐,虽然他在锦衣卫见到刑讯逼供的场面也不少,但是一次杀这么多人他还是第一次看到。

    看着那些躺在地下死不瞑目的脸,田尔耕的胃里就是一阵的翻腾。再也忍不住的他,蹲在路边大吐特吐。

    张斗走过去,拍了拍田尔耕的肩头说道:“老哥!吐啊吐的,就习惯了!”

    吐了一会田尔耕才说道:“老弟!这回麻烦大了,打死了英国公这么多的家丁,那看家伙可不会放过咱们。老哥这回可被你害死了!”

    “老哥不必担心!只要打下瑶台山庄,到时谁不放过谁还不一定呢!”张斗恨恨的说道,敢抢他张斗的老婆,真是不知道死字是怎么写的。

    他们很快就来到了瑶台山庄的正门前,巍峨的门楼还有那高大的院墙,无不显示这家主人的尊贵。

    刚才的铳声惊动了这里的守卫,他们在张斗到来之前就关上了大门。一些家丁还手持弓箭登上墙头,喵向冲向正门的长兴军。

    50步外长兴军就停下了脚步,田尔耕走到队伍前高声喊道:“锦衣卫查案!让张公子出来回话!”

    回答他的却是一只利箭,虽然没有射中,但却是惊出了田尔耕的一身冷汗。

    张斗将田尔耕拉到身后,说道:“老哥!你就别白费力了,还是用兄弟我的办法来吧!”

    一声尖锐的哨声过后,长兴军的火铳手对准墙头的家丁扣动了扳机。

    能跟随张斗来京城的都是长兴军中的精锐,他们对家丁们射过来的弓箭视而不见。每个人都是从容的开火射击,然后转身到后排给火铳装弹等待下一轮的射击。

    偶尔射过来的羽箭也会被他们身上的胸甲给挡住,而他们头上带面罩的头盔更是保护他们不受从空中吊射下来羽箭的伤害。

    那些墙头上的家丁可就惨了,他们几乎就在瞬间就损失惨重。一个个被火铳击中的家丁惨叫着摔在院内,很多人的半边脑袋都被打碎,凶猛的火力一下子就将墙头上的家丁给压制下去。

    很多人都瑟瑟发抖的躲在墙下,说死也不在上墙头。就连那些家丁头目也被这凶猛的攻击给吓住了,他们都在惊疑,这些丘八到底是哪来的?为什么要攻击他们瑶台山庄。

    张之极正和弗朗西斯吃的高兴,弗朗西斯在吃酒只余还不时的在身边陪酒侍女的胸口摸上一把,引得小侍女一阵的娇呼。

    张之极一边连连敬酒一边说道:“弗朗西斯先生,这次的大炮要3000两一门,实在是太贵了,不知道下次能不能把价格再降下来一二!”

    “尊敬的大公子!你们这次要的可是9磅炮。可是比贵国守城用的大将军炮的威力还要巨大,而且重量也只有大将军炮的一半。不论是用在船上,还是野战都破敌的利器。3000两银子一点都不贵,这还是总督大人看在往日的交情上才给的价格,不然没有5000两您都看不到货。”

    一提到生意,弗朗西斯的眼睛就亮了起来。说起他们佛郎机人的火炮更是滔滔不绝,把9磅炮更是夸得天上少有,地下难寻。

    他们正在喝酒谈论大炮呢!一个家丁慌慌张张的跑了进来,一进门他就跪在地下大叫:“大公子!大事不好,有一队士兵正在攻打正门。小的们已经顶不住了,大公子您快点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