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一百二十章 是你们逼我的(为篝火贩子加更一章)

第一百二十章 是你们逼我的(为篝火贩子加更一章)

    “陛下!李御史刚才说臣在长生岛与建奴离得近,就是与建奴勾结。那么李御史身上带着淫具,就是要奸淫。”张斗说着,还用手指了下李御史的下身。

    这下子所有人都憋不住了,一个个东倒西歪笑成一团。天启皇帝朱由校笑得最夸张,直接在龙椅上就出溜下去,要不是魏忠贤手疾眼快拉住朱由校,非得摔伤不可。

    朱由校笑了好一会才坐正身体,用手指着张斗说道:“好一张伶牙俐齿,但你竟然在金殿上说如此……嗯!如此之事,朕就罚你三个月的俸禄,退下去吧!”

    张斗一听只是罚奉?自己好像就没有领过俸禄好伐!赶紧低头认错,就要会到柱子后再次的补觉。

    可谁知又有一人站了出来说道:“臣参奏张斗勾结建奴!放走阿巴泰!”

    皇帝朱由校听了,就是一皱眉。怎么还没玩没了了,刚下去一个怎么又站出来一个。他耐着性子说道:“左学士有话请讲!”

    这人是内阁成员之一,虽然排名末尾那也是阁老,他的话自然天启要重视起来。

    左光斗来到金殿中央说道:“臣启陛下,押送阿巴泰的官船并不是全军覆没,还有一人侥幸生还。此人称当日劫船的就是长生岛水师!”

    他的话让大殿内一片哗然,大臣们都惊讶无比。不是说官船上的人都全军覆没了吗?还真有活口啊!为什么不早些出来指证张斗呢?

    张斗听了浑然不惧,他对左光斗说道:“哦?还有人生还?不会是左大学士赵人假扮的吧!可否让张斗见一见!”

    “这有何不可!”左光斗说完就把目光看向朱由校。

    天启朱由校面色冷峻的说道:“宣!”

    门口一个小太监立刻向外面高声的喊道:“陛下有旨!宣押送官船生还之人觐见!”那小太监尖细的嗓音传出去老远,被其他人接力一声声传到宫外。

    不多时一个尖嘴猴腮之人走上大殿,这人一进金銮殿就“噗通”一声跪倒在地。连连磕头道:“锦衣卫小卒拜见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朱由校见到此人眉角就跳了几下,这人长得就不像好人,一看就是狡猾之辈。

    “你起来说话!”朱由校还是让这个人起来回话。

    “谢万岁!”这人起身,就规规矩矩的站在金殿里,丝毫不敢左顾右盼。

    左光斗来到此人面前说道:“侯小田,你就把当日的情形说一下吧!”

    侯小田回忆了下说道:“当日小的与高千户押送阿巴泰返京,就在天津外海被张斗这恶贼的海船追上。还口口声声说是来护送咱们返京,六太保一时不查就被他们骗过。他们送到船上一些酒肉,大家吃了就浑身无力,被对方用匕首一个个的捅死。

    可怜那些同僚啊!就这样一个个被张斗这恶贼的手下捅死,小的当日吃坏了肚子,在船舱里方便,就没有吃那顿酒菜。小的趁那些贼人不被跳入大海,漂了五天才被人救起。万岁爷可要为小的做主啊!”

    大殿内的官员听完侯小田的话都看向了张斗,左光斗也是重重的冷哼了一声。

    张斗则是对天启拱手说道:“陛下!臣能问猴子几个问题吗?”

    “猴子?”朱由校不解的问道。

    “陛下!这人刚到长生岛的时候,那些锦衣卫都叫他猴子,臣也就记住了这人的名字!”张斗说道。

    “那你就问问猴子吧!”天启皇帝听着好笑,也就跟着张斗向侯小田叫起猴子来。

    张斗踱步到侯小田身前,吓得猴子向后退了一步。

    “猴子是吧!本官问你,追上你们的是什么海船?”张斗问道。

    “鸟船!不过船帆和别的鸟船不一样,速度却很快!”猴子答道。

    “给你们送的都是什么酒菜?”张斗问道。

    “有……”侯小田对答如流。

    “你是在船舱里面方便?用马桶?”张斗问道。

    侯小田刚要回答就被左光斗给打断了,他怒斥张斗道:“张斗!你到底要闹到什么时候?大殿之上岂容你胡搅蛮缠!”

    张斗却对朱由校拱手道:“陛下!臣问得问题非常重要,关系到臣的清白!”

    朱由校犹豫了下,他也想知道张斗到底要问什么?也就向张斗点了点头,左光斗见到皇帝竟然纵容张斗,用眼睛狠狠的瞪了张斗下不再做声。

    侯小田见到张斗望来只好说道:“小的在船舱内方便,用的确实是马桶。”

    “你的船舱在什么位置?尾楼、首楼?还是甲板下面!”张斗问得又急又快,根本就没有给侯小田思考的时间。

    “额!小的的船舱在甲板下”,尾楼那是六太保住的地方。他想说自己住在尾楼,但是那条船被张斗拖回长生岛了。只要仔细搜查下船就能知道他在哪个房间,这个是做不了假的。

    他在长生岛上得罪了张斗,还交恶了六太保高奇亮。被安排到和低贱的水手一同住在甲板下面,也不敢抱怨什么。

    哪知张斗又问道:“你又怎么知道船上的人被杀,又怎么逃出船舱的?”

    “这个嘛!小的先是听见有人呼救之声,然后小的就看见有人下到甲板下面开始杀人。小的害怕被杀就跳下海独自逃生,真是愧对六太保!”侯小田唏嘘的说道。

    张斗猛然提高了音量说道:“你说谎!”

    “我没有!”侯小田被张斗吓了一跳,赶忙辩解到。

    张斗盯着侯小田的眼睛说道:“甲板下根本就没有窗户,只有透气用的舷窗。那小的可怜的舷窗连个孩子都钻不出来,更何况你这么大的成人了。所以就是你在说谎!”

    侯小田一下子就惊出一身的冷汗,他忽略了一个重要的问题。海船上的舷窗都是非常的小,根本就钻不出去。

    他支吾了半天才说道:“小的情急记错了,是小的躲在杂物堆里,等那些贼人走了才跳下大海!”

    哪知张斗听了哈哈大笑,“贼人都走了,你还跳海干什么?在海水里泡着好玩吗?还是你自己找死,试试自己的运气好不好,看看能不能遇到海船把你捞上来?”

    这时侯小田的额头已经满是汗水,他哆嗦着说不出话来。这个漏洞太大了,自己怎么会忽略这个问题呢?

    “那个……额!这个嘛!……是小的急糊涂了,小的练过缩骨功,可以从舷窗钻出去!”他一边狡辩一边擦汗道。

    事到如今他也只好硬着头皮编下去了,但谁都能看出来他在说谎。就连左光斗都是轻轻的摇头,他不明白骆思恭从哪里找来这么个废物,连编的假话都是漏洞百出。

    张斗却笑呵呵的对侯小田说道:“就算你会缩骨功,你知道吗?人在不喝水的情况下最多能活三天,哎!你别告诉我你喝海水,谁都知道海水是咸的,越喝越渴。喝海水连三天都过不过去就得完蛋!”

    张斗的最后一句话彻底击碎了侯小田的侥幸心理,他瘫坐在地下,呆呆的发愣。

    张斗看了魏忠贤一眼,魏忠贤心领神会的说道:“陛下!官船上还有一个活人,他被人救下后一直隐姓埋名,就是希望能够揭穿建奴的诡计!”

    “哦?”朱由校来了兴趣,“是谁?快宣进来!”

    “遵旨!”魏忠贤躬身说道:“宣锦衣卫千户高奇亮觐见!”

    听到高奇亮的名字,侯小田惊叫起来:“不可能,那刀明明刺进他的心脏,怎么可能没死!”

    他的自言自语听得大殿内所有人都“噢!”了下,原来这个侯小田才是奸细,现在还在这里反咬一口真是可恶。

    不多时从殿外走进一人,这人先是给天启皇帝见礼后就来到侯小田的面前。

    “猴子!你没想到吧!高某的心脏与常人不同,歪了一寸。你那一刀差一点就要了某的性命!”高奇亮瞪着猴子说道。

    猴子嘴里喃喃自语:“你们逼我的!都是你们逼我的!”他说着说着猛地把手伸进怀里撤下贴身穿的中衣,他的中衣特别的厚。由于是跟着大学士左光斗进来了,站殿将军也没有特别为难他。发现他身上没有携带利器就放他进来。

    猴子把中衣飞快的团成一个布包,在一端轻轻一吹。布包就冒出一股白烟出来,猴子将布包奋力的投向龙椅上的天启。口中还大喊道:“一起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