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一百一十九章 臣有证据

第一百一十九章 臣有证据

    张斗用眼睛一扫,他的瞳孔猛然就是一缩。原来是他,怪不得锦衣卫会对付自己呢!

    这时从外面冲进来一队锦衣卫,为首的正是田尔耕。他见到坐在地下的张斗就叫道:“你们好大的胆子!张斗可是明天皇上要见得人,你们眼里还有没有皇上!”说完他扶起张斗就向外走去。

    只留下来一地受伤的锦衣卫,还有目瞪口呆的骆家叔侄。

    张斗出门就没有刚才那种马上要挂掉的样子,他从身上解下胸甲看了看。铅弹射穿了外面的黄金甲,却被里面的高锰钢胸甲给挡住了。

    自从上次买了一船的锰矿石后,长生岛的火铳制造就大大的加快了速度。

    高锰钢做成的钻头可以轻易的将低碳钢打造的枪管钻出来,并且运用在了胸甲和头盔的冲压模具上。

    作为长生岛最高指挥官,张斗当然得到了特殊的待遇。那就是他的胸甲和头盔都是使用高锰钢打造,靴子里的那两把短剑也是高锰钢的材料。

    铅弹虽然射穿了黄金甲,却对高锰钢打造的胸甲无能为力。这才是张斗闯北镇抚司的底气,不然一支小小的弩箭都能要了他的命。

    田尔耕见到张斗无恙也是吃惊的张大了嘴巴,他真的没想到还有铠甲能挡住正面射过来的火铳。

    田尔耕的家里张斗见到了孙元化,才几日不见张斗觉得孙元化似乎苍老了许多。再不是当日长生岛上那个意气风发,一心想要大明富强的孙元化了。

    他看到张斗时不禁苦笑了下,半天没有说出话来。

    “世叔这段时间过得可还安好?”张斗拱手问道。

    “好什么呀!老夫算是看明白了,大明全是烂透了。偌大一个工部,却生产不出一把合格的火铳。造不出一门像样的火炮,老夫刚提出铁范铸炮就被这群人说成是奇淫技巧,不守规矩。怪不得你当初不要朝廷的火器,什么都要自己造!”孙元化说道。

    对于大明工部的那些勾当张斗是心知肚明,如果孙元化愿意跟那些贪官同流合污还好,自然能万事大吉天下太平。

    但是以孙元化的性子怎么能任由那些人打造劣质的火器,他受到同僚的排挤那是必然的。

    张斗没有继续往深里问,就说道:“世叔以后有什么打算?”他在心里是万分的期盼孙元化能去他的长生岛,有了孙元化他的设想就能实现。

    “老夫打算此间事了就辞官回家,从此不问世事!”孙元化心灰意冷的说道,他是真的被工部的人伤透了心。

    “世叔一生所学难道就这样荒废掉不成?”张斗焦急的说道。

    “不辞官还能怎么办?”孙元化问道。

    “来小侄的长生岛吧!那里才是世叔一展身手的地方!”张斗说道。

    一提到长生岛孙元化的眼睛就亮了起来,是啊!那里是他的心血。是他亲手将一无所有的长兴沟建成各种作坊林立的繁荣之地,只有那里才能让他一展所长,尽情的发挥自己的才干。

    随后他又犹豫了,现在的县令可是袁崇焕,那人对他没有什么好感。自己去了会不会给张斗添麻烦?

    想到这里孙元化说道:“嗯!让老夫再考虑下吧!”

    张斗也没有再说什么,嘱咐了几句让孙元化注意身体就回到了军营。

    大明的早朝简直就是折磨人,一过了午夜就需要起来准备。官员们需要穿过大半京城,在凌晨3点赶到午门站好队伍等候。这时要是有人打哈气、咳嗽、放屁都会被官员记录下来,留到以后处理。

    刚到卯时就听见钟声,宫门打开,群臣才能入宫。入宫前还得在签到处签到,然后排好队进入金殿进行一拜三扣大礼。

    然后由四品以上官员提出国家大事,由皇帝和大臣们商议。

    张斗就有幸参加了这次的早朝,对于这种折磨人的早朝张斗是深恶痛绝。

    他在袖子里偷偷的拿了张油饼,一边用袖子挡住脸一边狠狠的咬下一口,使劲的嚼几下然后吞进肚子。

    到了宫门大开他的油饼还有一半没吃完,张斗只好郁闷的跟在官员身后进入皇宫。

    参拜过天启皇帝之后,大臣们开始照例汇报各地的情况。听得张斗昏昏欲睡,就找了颗柱子闭上眼睛补觉。

    天启皇帝朱由校也是被这些大臣烦的受不了,听他们在这没事白话儿,还不如去做木匠活来得开心自在。

    张斗的身材高大,站在人群里太显眼了。皇帝的龙椅又比大臣们高上很多,所以朱由校一眼就看见偷懒的张斗。

    看向张斗那张刚毅的脸,脸上的那条伤疤。还有满是刀剑痕迹的黄金甲,朱由校的心不禁飞到了厮杀呐喊的战场。那里才是男人该去的地方,功名利禄马上取……

    朱由校也走神之际,一个督察院的官员站了出来。“臣有本启奏!”

    朱由校不耐烦的说道:“讲!”

    “启奏陛下,臣参长生岛守备张斗勾结建奴私放阿巴泰,还找人冒充老奴孙子硕托。还欺压打杀长生岛上的士绅,包庇商人,违背祖训实乃不赦之罪!臣请陛下立斩此人!”

    朱由校看了一眼这个言官说道:“张爱卿!李御史所说可是事实?”

    张斗正迷迷糊糊和孙玉秀亲热呢!就被人叫醒,他甩了甩脑袋赶紧站出来说道:“陛下!臣在!”

    张斗没听见刚才李御史的话,他懵圈的表情一下子就把朱由校给逗乐了。

    “李御史你刚才参张爱卿的话再说一遍!”朱由校说道。

    听了一遍李御史的话后,张斗笑着问道:“李御史是吧!你刚才说本官勾结建奴私放阿巴泰可有证据?”

    李御史瞪了张斗一眼,义正言辞的说道:“建奴三贝勒皇太极已经出榜文感谢你放走阿巴泰,还说要与你共同刮分辽东,你还想抵赖”

    “这么说李御史是得知皇太极的榜文才来参本官的了?”张斗笑容不减,继续问道。

    “然!”李御史正气凛然的说道。

    张斗转身施礼说道:“陛下!李御史乃建奴的奸细,臣参他勾结建奴,陷害朝中大臣!”

    张斗的话引起所有官员的一片哗然,他们没有想到张斗不但不辩解,还倒打一耙。

    李御史被张斗气得浑身直哆嗦,他指着张斗说道:“你血口喷人!你今日要不说清楚,老夫就与你拼了!”

    张斗转身狠狠地盯着李御史,眼睛里浓浓的杀意吓得李御史连退两步。

    “李御史仅凭建奴的榜文就来参本官,你不是建奴的奸细谁是。今天建奴说本官放走阿巴泰,明日建奴又说你李御史是他们失散多年的孙子你承认不承认!”张斗的话让朱由校实在忍不住,“噗嗤!”笑出声来。

    接着又觉得如此实在不雅,努力的把笑容憋回去。就看见天启皇帝朱由校在那双肩一个劲的颤抖,嘴里发出“吭哧!吭哧!”的声音。

    李御史被张斗气得脸已经成了猪肝色,他激动地说道:“你在长生岛,就有和建奴勾结的可能!”

    “陛下!臣参李御史奸淫之罪!”张斗没有接李御史的话茬,反而告李御史奸淫。

    “你胡说!臣参奏张斗目无皇上,咆哮大殿!”李御史急了,他也知道仅凭建奴的榜文根本就不能奈何张斗,但是这攻击张斗的第一炮自然是由他这个小弟先上。结果没有奈何张斗,自己还惹了一身的骚。

    朱由校面色一正说道:“张爱卿大殿之上不可胡言乱语!”

    “臣有证据!”张斗斩钉截铁的说道。

    “讲!”朱由校也来了兴趣,想听听张斗要说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