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一百一十三章 聊胜于无

第一百一十三章 聊胜于无

    看着张斗走了过来,硕托大声的尖叫起来:“狗奴才都死哪去了!快来救我!”

    有两个刚才被撞到的白甲兵刚要站起来,就被胡铁牛的板斧削去了头颅。

    看到张斗已经距离自己不足五步的时候,硕托一咬牙抽出一直羽箭对着张斗举起了手里的弓。

    还没等他射出手里的箭呢!就连他一道黑影向他扑了过来。硕托吓得赶忙闪身多次,到张斗的脚更快。

    一脚就踹在硕托的胸口,所托整个人都被张斗踹的飞了起来,飞出一丈多远,掉到了小溪之中。

    他在水中挣扎着坐起来,张口就吐出一大口鲜血。还没等他喘口气,一直大脚就踩在他的胸口将他整个人都踩到水里。

    硕托双手抓住那支大脚,努力的抬起身子,尽量的把头伸出水面。

    他费力的把脸露出水面,就看到一张满是血污的脸。那张脸还龇牙冲他一笑,雪白的牙齿配上鲜血淋漓的脸,活像九幽地狱里出来的恶鬼,吓得硕托“嗷!”的一嗓子叫出声来。

    这时不断的有白甲兵冲破胡铁牛的拦截跑来救援硕托,他但他都被张斗抡起狼牙棒一一砸飞。

    长兴军的士兵也冲了上来,将残余的白甲兵分割包围成几团。外围的一些火铳手收起了钢刀,开始给火铳装药。他们装好火药就是白甲兵覆灭之时,看着满地的尸骸张斗不禁发出一阵的苦笑,真是一场惨胜!

    一直停在小溪对岸观战的马车和十几个甲兵见到这边战败,转身就跑。

    筋疲力尽的长兴军队于逃跑的阿巴泰是无能为力,他们的两条腿无论如何也跑不过女真人的战马。

    正这时,从外面突然杀出一哨人马。他们挥舞着兵器杀向逃走的马车,虽然护卫马车的女真人悍勇。但是他们人数太少了,不多时就被杀了个干净。

    毛承禄带着马车趾高气昂的来到张斗面前,说道:“张将军真是好本事,一战全歼数百白甲兵,真是一场大胜,升官发财就在今朝!恭喜!恭喜”

    他嘴上说着恭维的话,可是脸上的那抹得意之色却是怎么也掩饰不住。

    抓住阿巴泰可是他的功劳,到时论功行赏他毛承禄才是首功。你张斗再能打,还不是照样喝他们东江镇的洗脚水。

    张斗冷笑着说道:“毛将军来得可真及时啊!佩服!佩服!”张斗把及时二字咬的极重,说的毛承禄脸上露出尴尬之色。

    确实毛承禄早在张斗与硕托隔着小溪对峙的时候就到了,一见女真人竟然全部都是最精锐的白甲兵他就怂了。

    他手下的士兵什么样自己最清楚,平日里搞个偷袭还行,要是堂堂正正的拉开与女真人的甲兵对战那就是菜。

    而白甲兵又是女真人中精锐中的精锐,绝对是以一当十的存在。他这千人的队伍要是下去跟数百白甲兵对战,肯定是凶多吉少的下场。

    他也不看好张斗,张斗自己发疯要找死,他毛承禄可没有活够。所以就躲在远处观察战场的变化,万一张斗要是取胜了,他再带兵杀出,来个黄雀在后!

    战斗一开始毛承禄就看到长兴军的火铳手像割麦子一样将白甲兵成片的打倒,他的心也开始活泛起来。

    看来盛名之下无虚士,张斗能取得一连串的胜利也不是浪得虚名。只要张斗能顶住白甲兵的冲击,没准还真能取胜。

    但接下来女真人使出的人肉炸弹让毛承禄惊掉了下巴,看着被炸得七零八落的长兴军阵型,他在心里就判了张斗死刑。

    就在他要下令撤兵的时候,长兴军硬是凭借血肉之躯顶住了白甲兵的猛攻。虽然被打得节节败退,但他们还是顽强的抗住了。

    嗯?这仗有得打。毛承禄刚要下令进攻,就被一声爆炸给惊呆了。这回白甲兵也享受了一次火药桶的威力,到处飞舞惨叫的白甲兵成了整场战斗的转折点。

    长兴军气势如虹,一口气全歼了白甲兵。毛承禄也知道,自己再不出手就连点汤水都捞不到。

    他下令出击的时候,迎面正撞上逃跑的马车。没想到他毛承禄还有这般的运气,这么大的功劳竟然凭白送到他的手上。

    毛承禄立刻下令围攻马车,生擒车上之人。

    张斗抓起水中的硕托交给过来的马宝。没有抓到阿巴泰,生擒老奴的孙子也算是一个安慰奖。

    毛承禄看着张斗又是抓到硕托,又是忙着砍首级,把他给妒忌的够呛。他大手一挥说道:“来人!将奴酋阿巴泰给老子带上来!”

    说完就得意洋洋的看着张斗,胡铁牛刚要骂两句这货的无耻就被张斗给拦下来。

    不多时从马车上带下来一个五花大绑的女真人,这人桀骜不驯即使被绑着也是对周围的明军怒目而视。

    毛承禄得意洋洋的来到阿巴泰的身前说道:“阿巴泰!今日你落到本将的手里可有话说?”

    谁知阿巴泰一口浓痰吐到毛承禄的脸上,口中女真话接连不断的喷出,一听就不是什么好话。

    张斗一众人见到“阿巴泰”明显的愣了一下,随后就爆发出一阵哄堂大笑。

    毛承禄被阿巴泰吐了一口浓痰,又被长兴军嘲笑。他恼羞成怒的拔出腰刀,对着长兴军威胁道:“再笑!老子送你们去见阎王!”

    杀良冒功的事,他毛承禄不是没有干过。眼前满地的白甲兵首级,那就是满地的战功。眼红的他还真想干掉长兴军一行人,抢夺战功。

    长兴军听到毛承禄的威胁,他们停下了手里的动作。快速的在张斗的身后排成了战斗队形,一支支黑洞洞的铳口对准了毛承禄。

    看着对着自己的铳口毛承禄出了一身的冷汗,他这才注意到虽然长兴军刚才一战损失惨重,可还剩下500多的士兵。

    这些可都是力拼白甲兵活下来的精锐,一点都不比白甲兵差,没准还要强上一筹。

    自己带的这群杂兵还真不是人家的对手,万一动起手来肯定会是一场单方面的屠杀。

    他有点后悔刚才自己的冲动了,怎么就把眼前这群煞神给当成普通的明军了呢?

    张斗却是不屑的瞧了毛承禄一眼,说道:“毛将军这是要火拼友军,抢夺战功了吗?告诉你!数百建奴我们都能杀得干干净净,更不要说你们东江兵了!”

    跟着张斗的话语,他身后的长兴军齐声大喝一声“杀!”,冲天的杀气震的东江兵连退数步。

    张斗看着脸色不敢看的毛承禄说道:“告诉你一个不幸的消息!”

    毛承禄听着张斗的话,问道:“什么?”

    “阿巴泰在长生岛那一战腿上受到重创,你看看自己抓到的阿巴泰吧!根本就是个赝品,还在那傻乐,你说你是不是傻!”张斗的话像一把大锤狠狠的砸在毛承禄的胸口,他转身一看那个俘虏四肢健全,哪里有什么伤口。

    他气急败坏的冲上去,用刀架在那女真人的脖子上喊道:“阿巴泰去哪里了?说!”

    那个女真人听了,没有丝毫的惊慌却是哈哈大笑:“你们这群泥堪休想抓住主子爷,爷早早的就换装离开了这里,现在都快过江了,哈哈哈!!!额……”

    这个女真人十分的硬气,大笑几声后用力的在毛承禄的刀上一蹭。他的声音嘎然而止,躺在地下再没有了声音。

    茫茫的大海上,长生岛一行船队满身伤痕的向着长生岛进发。袁崇焕来到张斗的近前说道:“此战要不是东江镇毛文龙畏敌避战,阿巴泰根本不会跑掉,等回去本官定要狠狠的参他一本!”

    “算了!至少这次抓回来了硕托这个老奴的孙子,聊胜于无,但愿万岁能满意吧!”张斗说道。